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无双】斯德哥尔摩

“我是极少数不为了女人而活的男人。”

    搬开油墨桶看到那个警察的枪的时候,李问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呆愣了回了个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信任的人。
    被老板推开的时候脑子也还一片混沌。
    脑子里像放起了默片电影。还带慢动作的那种。
    他看到老板倒下,然后一群人冲上去。

   “我没事”

    “他有事”
  
    李问听到了这两句话
    后面的枪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得不太清楚。

    老板是个嗜血的男人,
    但是老板说的没错,
    他救了他的命。
    他认了。
    过了两天,油墨弄好,出货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激动的心情中,只有他在想,怎么办?两桶油墨用完了怎么办?
    自己闯的祸,得自己偿。虽然只是个拿画笔的,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只是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变化了。
    可能是那件丢在他身上的防弹衣和枪支太危险,可能是吴复生吼的“我是为了救你”吼的太大声。
    危机感和近期他做成事情的成就感把他绑在了这个危险的男人身边。

    他本能的想要逃离。但是得把油墨搞定。
    搞定了油墨,他就逃离吴复生。

    “你之前说,我不想做了可以随时退出。这话还算数吗?”
    “我会搞定油墨。”
    “我不想让你再杀人!”

    李问从噩梦中醒过来。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脑子里白天和吴复生的对话还在脑子里一遍遍重复着。
    他睡不着。
    白天不知哪里来的胆子说得这些话。

    睡不着的时候就想有什么可以做出变色油墨,总之那就好的状态极其不好,甚至差点被车撞到。
    也巧了,这一撞还真的他让找出办法来了。刮人家车的钱是老板赔的。
    他拿着东西就回屋子研究了。没看见老板盯着他显得萎缩的背影。

    再到后来他手里被老板塞了引爆器。他唧唧嗦嗦的用口袋捂着那个引爆器跟着老板。
    知道被下命令“放手”的时候。
    一直言听计从的李问没有反射性的松手。
    吴复生,他命运的转折点。也是他的老板,他的救命恩人,他的梦魇。
    他对他的恐惧从那次抢劫就根深蒂固的埋在心里。
    他第一次那么坚定的违抗命令。
    不想他死。
    等吴复生吼他,让他放手的时候。
    他其实是抱着和吴复生一起死的意志放的手。
    被身后爆炸震飞的时候,他意识到,是啊,吴复生怎么会舍得死。
    李问嘲笑了自己两句。
    隐隐作痛的内脏也跟着嘲笑他。

    他永远摆脱不了吴复生。命悬一线,同生共死,这个男人极度的危险和带来的利益与情感把他死死地困住了。

    他顺手救了那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
    后来吴复生过来扶他起来。吴复生用手搂着他的脖子。明明是人最脆弱的地方。李问却没有抵抗的想法,甚至觉得,有些危险的依赖感。

    他们的脸离的不近也不远,可能是类似斯德哥尔摩的情节在作祟,他做出了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

    他亲了吴复生。
    带着沙土和血腥味的吻。

    对方回应了,不仅回应,还很激烈。很快夺走了主权,也夺走了李问的呼吸。
    鬼知道身上那么多伤,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有力气扣着他的脖子让他逃不出去。

    吴复生一边笑一边盯着他看。这次的笑和吴复生平时挂在脸上的不一样。甚至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李问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到危险,还是吴复生笑得太……开心,总之他的心正在仿佛死掉的身躯里碰碰乱跳。

    他似乎亲手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