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墨生

无法改变

相似性

你看,盼着宝石之国更新的我们,像不像上赶着想被老师超度的月人(微笑)


『烈硕』一个甜饼(下)


烈硕 ABO

    一个大家都以为是A的O,玄硕,和义无反顾喜欢上【假】A的A,在烈

    (两个玄硕都是O)是车

    其实想表达的是,玄硕只有一个,胖玄硕好好锻炼也能变成瘦玄硕。在烈喜欢的一直是同一个人。

     前文 点这里

 
 

    🚗

 
 

    玄硕心中燃起了一撮火焰,那个火焰曾经被很多人踩踏过,蔑视过,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现在它又燃起来了,细小的,在胸膛摇曳着。

 
 

    玄硕有些谨慎的对上了在烈的眼神…那个火苗燃烧的更旺了。

 
 两个图链,似乎打开会很慢。

    🐍

    🐍

 

『烈硕』一个甜饼(上)


烈硕 ABO

    一个大家都以为是A的O,玄硕,和义无反顾喜欢上【假】A的A,在烈。

    是车,但是(不看也行的)设定讲在前面,简单来说就是某克隆实验,打算克隆O,最后克隆体测试出是Beta,后来就把克隆体销毁了,但是克隆体(玄硕)不仅被放走还抢走了本体的意识。

    (两个玄硕都是O)

    其实想表达的是,玄硕只有一个,胖玄硕好好锻炼也能变成瘦玄硕。在烈喜欢的一直是同一个人。

    正是转凉的时候,蝉还在鸣,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一声声的嘶喊,出口几米就坠到地上。但是天气还是时冷时热,变幻的像是恋爱时的心情。

    在烈在看着玄硕

    玄硕今天穿了自己给他准备的一套长袖配破洞的牛仔裤。因为正值中午,气温依旧很高,玄硕有些没精神的给自己扇着风,背后的汗把灰色的衣料染成灰黑,仿佛是个爱心的形状,让在烈有点移不开眼睛。

   明明是一件小事,却仿佛有什么线从玄硕那段连接到在烈的心脏,让在烈的心随着他跳动。   

    玄硕的头一垂一垂,正在和睡魔打架,最后沉沉的倒了下去。

    然后在另一边醒来。

    顶着鸡窝窝头,玄硕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有点蒙的炸了眨眼,在想自己这种行为到底算不算逃课。

    “完了,待会儿睡不着可怎么办啊……”

    玄硕重新躺回床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叹了口气。打算数羊数到睡着……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四百二十……?!

    数着数着,玄硕快睡着的时候,被一股渴望强制唤醒。

    ?!过日子过得有些迷糊,玄硕忘记了自己的发情期。然后一咕噜爬起来,赶紧去抽屉里找抑制剂。

    疯狂乱翻一通之后,终于找到了放在角落的抑制剂,拿出一支针管,对准手臂扎了下去。玄硕可以感受到,液体随着静脉的流动,热流也在慢慢的消退。

    然后玄硕就晕倒了,抑制剂大概还剩一小截没有打完。

    玄硕就在另一边睁开了眼睛,眼前是镇成一脸嫌弃的脸。

    “玄硕,下节体育课,别睡了。”

    镇成本来不想叫玄硕,可是刚看到玄硕的手在抖,怕他在做噩梦,纠结再三还是把玄硕叫醒了。

    “还有你小子今天涂了什么吗?刚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玄硕的意识一下子就绷紧了,干笑了两下。

    “没,没啊……”

   

    但是镇成貌似只是随口一问,抬头看见美珍和朋友出了教室,就也匆匆忙忙的往外赶,嘴上还挂着傻笑。

    玄硕安心的松了口气,幸亏,啊……幸亏没出什么事。

   在后面默默关注玄硕的在烈,一瞬间闻到了什么味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像是初融的冰雪,但是清冷中又夹杂着甘甜。

    在烈一瞬间有一点渴。自己也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消散了。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玄硕身上。

   

    玄硕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其实仔细看是在颤抖的……回归的意识还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情欲,尤其人刚刚都散去,混杂的微弱的信息素也都像是挑逗一样的钻进玄硕的鼻尖。

    后背忽然被戳了一下,像是有什么电流从指尖窜到脑子里,玄硕“噌”的一下坐直了。

   “啊……是在烈啊……”

    玄硕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不好意思的笑笑。而且因为意识的影响,玄硕的脸还在泛红。

    可疑的潮红从脸颊延伸到衣领。

    刚睡醒的眼睛亮晶晶的,让人很想动手验证,脸和脖子以外,解开衣衫之后是什么颜色。

    但是在烈却是另一个反应

    紧张的用手摸摸玄硕的额头,碰碰他的脸颊,然后又摸摸自己的脸。在烈还以为玄硕在发烧,紧张兮兮的摸来摸去。担忧都写在了脸上。

    在烈的手本来就偏冷,放到玄硕的脸上,正好缓解了那股难耐的燥热,还有很轻柔的向日葵和阳光的味道。

    就在在烈捧着玄硕的脸不知所措的时候,玄硕蹭了蹭在烈的手掌,然后在掌心轻轻的吻了一下。

    洁白的雪融化成滚烫的液体,无比淳朴的渴慕和热爱,烫伤了在烈的掌心。

    在烈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某个不肯醒来的梦中。

    玄硕舔了一下嘴唇,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刚消退下去的热血又冲回脑子,信息素也一瞬间有些失控,幸亏教室里只剩自己和在烈。

    在烈又闻到了刚才那股甘甜的味道,那个味道仿佛有什么魔力,诱惑着在烈吻面前的玄硕。然后在烈忽然意识到,难道……玄硕是……?!

    玄硕看着在烈忽然有些木讷,然后迟疑的伸出手,仿佛在问自己。

    “我……!”

    玄硕紧张的捂住自己后颈的腺体,不敢看在烈的眼睛。

    我没有骗人,是……是所有人都觉得我是Alpha,我没有反驳而已。

    “在烈……我……”

    如果被知道的话,会不会又像以前一样…玄硕越想越慌,就越控制不好自己的信息素。然后被在烈握住了手腕。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在烈担心的样子,忽然心里的紧张一下子被驱散了。

    “在烈…让你担心了”

    “……”(在烈比划比划)

    “抑制剂?应该在医务室吧,可是我这个状态不太好出去。”

    玄硕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在烈不放心把玄硕自己留在这,两个人各自怀有心思,商讨着解决的办法。

   

    “临时标记?”

    玄硕看着提出这个想法的在烈,在烈点了点头。临时标记可以一段时间抑制玄硕的信息素,标记之后,玄硕的味道就会被冲散。

    玄硕思考了一下,也觉得可以,点了点头,便决定信赖在烈。手伸到后颈,拨了拨最近长得有些长的头发,露出腺体,乖巧的背对着在烈。

    这下轮到在烈紧张了,本身提出这个提议也是夹杂着私心的,毕竟标记这种事情平时都是情侣做的,但是被玄硕坦率的接受,反而让在烈有点不好意思。

    在烈舔了舔嘴唇,俯下身去,把嘴唇印在玄硕有点发红的腺体上,然后感受到玄硕浑身一抖,在烈扶住玄硕的肩膀。

    “抱歉,我也是第一次……不太熟练。”

    在烈难得说话了,声音温柔又低沉,但是玄硕第一次不希望在烈说话,灼热的呼吸像是羽毛一样骚动着敏感的腺体,不知道是不是Omega本能的冲动,现在玄硕很想在烈的双唇游走在其他地方,把自己搞得乱七八糟。

    然后感受到在烈的舌头舔了一下腺体,有些粗糙的舌苔折磨着脆弱的皮肤,然后在烈的尖

牙咬住腺体,谨慎的用力,刺破腺体的那一瞬间,玄硕体会到了一股仿佛高潮一般的快感,那股如阳光一般的热流窜到玄硕身体各处,抚慰着他身体。

    然后玄硕意识到……他好像湿了……窘迫的想着千万不要弄到裤子上。

    其实在做了临时标记之后,彼此之间会有一点感应,在烈大概猜到了玄硕有了怎样的反应,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然后两人沉默了一会。无言的,默契的,暂时未散尽的信息素相互抚慰着。

    窗外的蝉忽然又叫得欢了起来,不知道是看见了两人的所作所为,还是想燃尽自己残余的青春。

[烈硕]

破三轮车复健短篇

 
 

    想写玄硕被灌酒的那次,然后去找了在烈。还想再写一个abo的…    

 
 

(由于玄硕意识不是那么清楚,所以玄硕牌翻译器下线,在烈是自己说话)

 
 

    玄硕的脑子晕乎乎的,能听到心跳咚咚咚的在耳边响着。耳边没有了聒噪的女声。

 
 

    一声撞击着耳膜的刹车声,有一辆摩托挡在自己面前,这个车……

 
 

    头盔拿下来,玄硕看到熟悉的一抹金色。不禁笑出来。  

 

     心脏还在不受控制的跳动着,冷冽的晚风也吹不散心中的燥热,但是这一刻看到在烈让玄硕心里格外的雀跃。

 
 

    尽管醉了酒,玄硕还是能分辨出在烈的关心,    

 
 

   “没事,我们回去吧” 

     玄硕说着,脚步有些漂浮的向在烈走去,在烈把手里拿着的头盔严严实实的戴在玄硕头上,又嘱咐他好好抱紧自己,才去开车。

 
 

复健(不太熟练)

 再贴一条qwq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

(车还在复健,太久没开车了有点生疏,不过复健写的车也会发上来。大概晚上会先发一篇。)


    大纲


    事情是由一场拆迁引起的,失去住所的玄硕接受了在烈的邀请,由此为契机,玄硕的两个身体分开。


    住在一起的玄硕和在烈每天朝夕相处,在烈对玄硕是把心捧给他的那种真诚的喜欢,玄硕在不知不觉中让在烈渗透进他的生活,他的一切,也渗透到他的心。


    这期间瓦斯科失踪了,虽说不是第一次,但是大家还是担心的出去找瓦斯科的下落,范在拉上玄硕还有火箭联盟的兄弟,大家一起在附近打听。


   那次寻人之后无果,各回各家,晚上玄硕聊天和在烈说了说自己调查的结果。然后就回房睡觉了。


   确认玄硕睡了,在烈才出门,其实之前在烈在玄硕出去找的时候,在烈已经在派人调查了,然后有人忽然联系在烈,说找到了知情的人员。


    其实那是个陷阱,在烈差点被人绑走,但是对方低估了在烈的身手,也就没有得逞。


    后来在烈手下赶到现场,事情也就结束了。但是那个人警告在烈,你最好小心一点,少接触别人家的东西。


    本来在烈是想为玄硕做点事情让他开心的,结果没成功,甚至受了点伤,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跟玄硕解释身上的伤口。让手下先走,在烈有些烦闷的顺着街道走一会儿。


    正好被在商店打工的玄硕看到,虽然很震惊在烈不是在隔壁睡觉吗,怎么在外面,还受伤了。


    但是压下心中的疑问,玄硕拿起店里的酒精啊绷带啊一堆东西,一股脑的抱着出去了。


    在烈也是认识那个小胖子的。在烈也知道了小胖子其实找到了住所但是玄硕还是像答应的那样,住进了自己家,在烈对这个小胖子虽然不是那么熟,但是依旧有好感。


    在烈走在路上,看见他抱着一堆医用品一脸担心的跑过来。


    当时烦闷的心一下子被安慰了些许。


    弄伤口的时候,在烈问玄硕能不能弄的不明显一点。


    玄硕愣了愣,意识到…不会吧,难道在烈怕我看到伤口担心?最后两个人做了些伪装,比如手上的伤口用绷带,然后到时候再用透气的无指手套遮上,脸上的没办法,不过比较小的一点划伤,就只贴了一个创口贴,腿上有很大的一片青紫,上了消肿的药决定之后穿长裤盖上。


    玄硕都看在眼里。但是处理好之后什么都没问,没问伤的来源,半夜出现在这的目的。


    在烈对此非常的感激,发自真心的,当然也是也掺杂了些其他的情愫在里面,只是本人无法发觉。


    等在烈回到床上睡了一觉之后,醒来迎接他的,是玄硕做的早餐,说是忽然想做早餐了,最近住在在烈家不好意思云云做了丰盛的早餐(向管家询问了在烈的喜好)


    慢慢的,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发生了题目的对话。


    “下辈子,如果是我是个女的,我就嫁给你!记得娶我啊!”


    “……”


    “什、你说,这辈子就……娶?”


    那次之后,玄硕也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在烈的感情是,喜欢他的。


    可是想到原本的自己只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loser,是配不上在烈的。意识忽然消沉了。他需要考虑,跟在烈说他需要一点时间。


    那天,他没有去在烈家,想着事情,脚就走到了自己租的房子,可打开门,自己的身体并不在里面。   


    不对啊,玄硕明明白白地记得的,他…的确在晨练之后洗了澡睡在床上了。怎么会不在呢?


    在震惊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刹车声,熟悉的穿着西装的人让玄硕上车。


(后面就全都是我自己ooc的设定了,挺冗长的,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到最后)


    而另一边,久久等不到玄硕的在烈调查了一下玄硕的行踪,发现玄硕在奇怪的地方,急忙开始行动。    被带走的玄硕,被带到了奇怪的实验室,他还在那看到了失踪的瓦斯科。


    瓦斯科其实是某一天撞见了西装男们搬运玄硕,虽然挺身而出,并且打倒了一部分人,但是对方的支援很快赶到,瓦斯科被打晕带走    由于实在出色的身体能力,瓦斯科被囚禁在了实验室。


    原来每天玄硕家都被监控着,趁玄硕住在在烈家的这段时间,他们偷偷做着研究。


    事情是这样的,他们在研究克隆技术,第一个成功的实验体,就是后来的玄硕,但是不尽如人意的是,原本的实验体是他们从小孩养着的,身体素质一流的小孩,可是克隆体长得,不尽如人意。所有的身体数据都表明这个小孩身体素质很差,最后做出了销毁的决定。


    克隆体奇妙的分走了本体的意识。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但是负责销毁的那个人,动了恻隐之心,想起自己的孩子,就把那小孩藏起来最后放在了垃圾桶旁边。   最后被如今玄硕的母亲捡到,收养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在逃避实验室,在十几年的时间,意识几乎完全转移到克隆体身上。


    本体在实验室一待,就又是十几年。


    后来是玄硕转学,他们才重新查到了这个小孩的下落,因为有后面实验体的成功,他们为了验证一些猜想,把本体玄硕送到了他自己身边。


    这才发生了玄硕一睁眼发现自己有了两个身体的场面。结局    在烈发现玄硕所在的地方很特殊,没办法随意侵入,最后动用自己的实力和人脉施压。


    在另一边    玄硕也因为看到了瓦斯科的状态,被他们不人道实验激怒。后来大闹了实验室。


   两面的混乱迫使实验的负责人最后不得已妥协,放过玄硕,终止实验。


    实验最终终止,在烈收到了玄硕的短信


    【这么说似乎太过于自私了,我可能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去找你。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在的的话……我可能有些话想对你说。】


    玄硕用这一年的时间白天陪着母亲,晚上大概可能会用自己的身体去打工,用一年的时间让自己真正变成了那个受欢迎的朴玄硕的样子。


    是啊,同样的基因,没道理有那么大的差别的。      

    玄硕不想直接回到本体,母亲的养育之恩,自己的自尊心各种各种,他如果直接舍弃了丑陋的朴玄硕,就相当于毁掉了母亲珍视的儿子,和原本的自己。   


     玄硕这一年其实相当的拼命,他知道在烈还在等他,他收到了在烈的回信,他想更早的达成自己的目标。


    在烈大概从手下知道了一些事,关于实验,关于玄硕。但是他决定等。


    (结局其实有点傻)   玄硕终于准备好,然后在去在烈家途中

    在烈手下的人一传十十传百

    少爷喜欢的人(少奶奶?)回来啦!!快告诉少爷!!!

    一路传到在烈耳朵里,换好了衣服看着手下传来的监控录像,紧张的等待着即将打开门的那个人。


end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

    玄硕在结束了夜班的打工之后会去找瓦斯科晨练,可是那条小路上却没有那个健硕的身影。


    可能是起晚了?


    玄硕等了一会儿然后决定自己先开始晨练。

   

    和另一个完美的身体不同,真实的自己就算只是走路,大笑,甚至呼吸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重量。其实也不是说肥胖就有什么错,但是玄硕如今真心讨厌当时那个被妈妈养的胖胖的却不知感恩的自己。


    他强烈的渴望一场改变。


    玄硕才跑了一圈,喘得就像一头在烈日下奔跑了一中午的大型犬。但是玄硕并没有停下来。


    “喂,胖子”


    “胖子!!!!”


    玄硕跑得已经感觉灵魂都被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了。被范在拦下后,才意识到有人在叫自己。


    “啊…嗬…嗬…范…范在…怎么了……”


    玄硕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还是费力的对着范在挤出一个微笑。


    范在看着那个满是汗水的难看微笑,本来被无视了将近半个小时的的气被一桶水扑灭。把本来有点臭的脸色收了收。


    “额,你这几天见过瓦斯科吗?”


    “我…昨天…呼…还和他一起晨练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范在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了一会儿。


   “没事儿,你接着晨练吧。”


    玄硕大概能看出范在应该又找不到瓦斯科了,不过范在不想说他也就没再问。


    只是把这件事默默的记下来了。

   

    然后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洗了个澡安心的躺到床上。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玄硕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就是在烈的嘴唇,


    饱满,颜色比较深,下唇比上唇厚一些…很好看的…想要…


    等等!


    玄硕心里的小人忽然清醒,为自己奇怪的悸动而慌乱。


    啊…我都在想些什么啊!只是睁眼之后没有睡醒,所以才,发呆着观察了起来。对对对,是这样的,我没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呀在烈。


    玄硕此时深深的愧疚着。


    但是眼睛却不禁向上看去,记得之前有一次自己差点死了,终于醒过来的那天,碰到守着自己很久的在烈。第一次看到在烈哭了。当时有看到过几眼在烈的眼睛,是很浅的琥珀色,是很漂亮的亚洲人瞳孔颜色。


    曾经玄硕还好奇过,在烈是不是外国人,刘海下是通透的蓝色眼睛。但是琥珀色也很好,温暖,干净。


    在玄硕东想西想的时候,在烈有些醒了,一晚上没有动弹,身躯有些发麻。直到在烈有了动作,玄硕才意识到自己几乎是整个人扑在了在烈身上。


    砰的弹了起来。


    “那,那个,在烈,我不知道怎么就睡,睡着了。”


    在烈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就看见玄硕拘谨的坐在自己旁边,从耳根到脖子一片通红,虽然没听到玄硕说什么但心情超好!


这个写完之后就忙起来了……以至于只是修改发上来而已就拖这么久。放假之前没时间更完的话就,发一篇车补偿,然后就开始忙自己的啦!希望有在看的人体谅,比心~


我的意中人会开着着火的车听着皇后乐队的歌来接穿着女装的我

    只是一点幻想


    克劳利那么喜欢Queen乐队,当年肯定跟了很多场音乐会,然后在某一天在离演出场地不是很近的酒吧偶遇了牙叔。


    可能因为很惊喜忘记隐藏自己恶魔的眼睛。


    牙叔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夸奖了一句:


    

    好漂亮的眼睛。



    在那一瞬间,克劳利可以坦诚地说,他觉得人类真是美好的物种。



    然后得知牙叔生病的时候,克劳利曾经想过,如果我还是一个天使,或许我可以…施展一个奇迹。



    然后他想到了自己的挚友,那个天使。想到他,克劳利的怨念都淡了不少。算了,万物有其规律,或许他在地狱或者天堂会更自在,不会再随着“公众”的口舌沉浮,那也很好。


    然后去请他的天使吃饭去了。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4)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


  

    在烈经历捏造注意⚠

 

   


    玄硕迷迷糊糊的睡着,毛茸茸的头轻轻得一点一点。最后落到了信任的人的肩头。


    消失的意识在另一处醒来。

    躺在板床上的玄硕睁开眼睛,隔壁的吵闹声一点一点地钻进耳朵。玄硕却躺在床上笑了出来。

    他在想自己经历的事情,在想身边的人,他在想在烈。

    在他意识里,在烈真的和其他人很不同,自己身边虽然都是很好的人,但有些人是不打不相识,有些是因为一起经历了些什么,之后才熟识了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只有在烈是第一个…真正回应自己的人…

    !!!!

    !!!

    !!

    啊!兼职!


    一个肉肉的身躯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飞一般的穿鞋飞出家门。

    因为玄硕每天都和自己相处,所以感受不到,自己在小巷奔驰的身影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肿的像一个快融化的冰淇凌。他正在变得更好。

    卸下的重量洒在曾奔驰过的道路上,是金色的。

 

    另一边

    由于忽然的情绪波动,玄硕发出了声带轻轻摩擦的哼声,由于窝在在烈的肩头,呼出的鼻息像是羽毛一样挠了一下在烈颈窝的皮肤。

    身体也轻轻的动了一下,从在烈的肩膀滑下,被在烈反应快的抱在怀里。

    在烈觉得自己在发烧,像只熟透的虾子蜷曲着。

    在烈似乎在感受怀里的这个人,他正在抱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玄硕的体温通过肌肤传过来。明明是不喜欢肌肤接触的,现在却仿佛变态一样抱着玄硕不肯动,只是想再贪恋一会儿这个人的肌肤触碰着自己的感觉。

    已经很久了,在烈除了打人之外很少和别人进行肢体接触。

    在烈在缓慢的动作,因为怕弄醒玄硕,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他慢得甚至让人一时之间看不出他在动。然后他的右手终于如愿的揽住了玄硕的腰。

    这是个很奇妙的姿势,本来只是玄硕倒在在烈怀里,但是由于在烈姿势的变化,现在两人像是在拥抱。虽然这很不应该,但是在烈顺着这个姿势顺着玄硕的腰线摸了下去。然后可能是腰上有些敏。感的原因,玄硕动了动。在烈身体一僵,一动都不敢动。

    静谧的夜里,小小的沙发上,有一颗炙热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胸口。

   

    (站外门外很久的管家:少爷已经保持那个姿势快一个小时了,要不要提醒他把玄硕少爷抱到房内呢??)


    tbc


这两天还会更,其实他俩的故事我早已经在脑内脑完了(捂脸),连世界观我都自己偷偷补上了(?)我会尽量更,实在没时间了我就写的简略一点,然后把整体给补全。


【杰佣】哪个时刻意识到自己真的被爱着

 

杰佣

    双向

    阴暗的小巷,这个人狼狈的逃窜着。

    灰色的西装裤上被血迹染成紫黑色。

    马上,马上就要逃出去了。

   

    光……

    快要到路口了,忽然被一个穿着西装,瘦高的身躯挡住去路。

    “闪开!”

    伸手去赶那个人,那个人却纹丝不动,只是平静的,微笑的看着他。

    下一秒,从屋檐上跳下的小小身影追了上来。不知道那个瘦弱的身影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弹跳力。

    匕首,一刀致命。

   “巧啊,我的小先生”

    目标倒下的之后,露出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出门叫你回去吃饭,碰巧。”

    “碰巧走到了三条街之外?”

    杰克只是笑着

    “太慢了,我们回家吧?”

    奈布擦干匕首上的血迹。

    默默跟在杰克身后。

    以前,奈布经常做一些噩梦,梦到被杀死的那些人,血淋淋的,充斥在他生活的各个角落。

    后来有了恋人,每当恶鬼来找他,他耳边总有个声音。

    “没事,我陪你”

      某夜

    奈布听见浴室传来很大的声响,不放心的往浴室走去。

    打开门,发现杰克半跪在地上,衣服穿了一半,手指上缠着他的刀刃。

    宽阔的肩膀有些蜷缩着,甚至整个背脊都有些颤抖。

    “杰克?”

    奈布试着叫他的名字

    似乎做了些反应,杰克的头慢慢的转过来。

但是比视线更快的是杰克的左手。

    奈布凭借自己的反应能力,用缠在腿上的匕首,接住了杰克的攻击。

    杰克的眼睛已经猩红一片,左手手臂上有深深的抓痕。

    杰克左手的骨骼咯咯作响,仿佛在做着什么激烈的斗争。

    奈布缓缓的把匕首放下来,发现杰克的手还僵持在半空。

    不禁笑了笑。

    “放心,你杀不死我~”

    说罢快速的在杰克脸上落在一吻,然后撤离了杰克的攻击范围。

    似乎像是解除了什么封印,杰克的动作不再迟缓,开始频繁的攻击奈布。

    奈布或防或躲,有时还近前去调戏一下杰克。

    杰克醒来的的时候,发现左手的指刃已经被卸下,奈布躺在自己怀里,呼吸均匀……

    杰克抬起胳膊,把奈布抱得紧了一些,惹得奈布在睡梦中发出不满的哼声。

    谢谢你

    我的小先生

【欺诈】哪个时刻意识到自己真的被爱着

欺诈

    克利切和老神棍交往已经一段时间了,克利切总觉得老神棍是傻的,每天笑得傻乎乎的,自己开心他也开心,自己不开心他就紧张兮兮的来哄,克利切还得到了很多金币作为安慰。

    老神棍想做的时候克利切总是拒绝,毕竟看老神棍从兴致勃勃到沮丧的过程非常有趣。

    老神棍听到克利切提起园丁小姐脸就很臭,像看到了老鼠屎一样臭,呸呸呸,克利切不是说园丁小姐的坏话,实话实说而已,但是看向克利切的时候从来不摆臭脸,大部分时候是委委屈屈的,傻乎乎的。

    克利切觉得老神棍怎么那么傻。

    那天看到老神棍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谈话,聊了很多克利切听不懂的话,什么效应啊,策略的,那个人听了很开心,笑得跟朵茅坑里的花儿一样。还对老神棍很尊敬的样子。

     好了,他们说完了。

    克利切也该溜了。

    不对,老神棍怎么还站在那看着那个人走的方向!一动不动的!

    混!蛋!

    克利切心里不知道从哪儿蹿来一股无名之火。

    刚走两步,就好像撞到了什么。

    然后感受到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克利切看了我好久哟~”

    老神棍的身体显现出来。紧紧的抱着克利切。

    瑟维弯着腰,抵着克利切的颈窝磨蹭。

    笑得傻里傻气的。

    克利切悄悄的攥住老神棍的衣角。

    你看

    这个人这样喜欢着克利切

    是不是傻死了

 

对于克利切来说,只要瑟维在,他就能体会到,他是被爱着的。只是他有时不敢相信,怕这种幸福是自己躺在街道上做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