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找到你】自白

  [孙芳]

    我这个人,倒霉了一辈子。

    一事无成

    连最后想做一件坏事

    都没做好

    我看着多多回到她怀里,我看见珠珠向我走来。
    珠珠头发不是乱糟糟的,脸上也不是接受治疗是痛苦的神色。
    我听见她喊我“妈妈”
    就像多多喊她的妈妈
    我想,去陪珠珠了。
   
    我从船上跳下去的之后,一瞬间就被水裹紧了。水在侵略进我每一个角落,就像死神在抢夺人的生命。
    我本以为,仇恨消散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可我濒死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在“太太”家里的时光。
    陪多多玩,陪多多等“太太”回家。
    “太太”经常在回家之后先在门口休息一下,扶着额头闭着眼睛,头发随意的披散着。
    再睁眼进入屋内的时候,所有的疲惫感仿佛被留在门口,她笑得美美的,喊多多的名字。
    和她接触越多,我心里的仇恨就被磨掉得越少。
    但是不行!
    我把珠珠的尸体放在了冰箱最底层。我看着珠珠,我心里的恨就能涌出来!
    但是现在想想,那一阵子。只是被那股恨意撑着活到。
    太太没什么错
   
    我知道的

    我甚至萌生过和太太和多多过一辈子的冲动。

    回不去了。

        [李捷]
   
    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那天有好好的听她说话

    应该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我从不知道她受过这么多苦。

   
    我和我先生,因为别人口中的“相配”而结的婚。
    是啊,医生和律师。都是事业有成,社会精英的模样。
    但是真的配吗?我知道他喜欢柔弱的女人,他希望我示弱,希望我依赖他。
    我做不到。
    我们的矛盾从有了多多之后爆发。
    他说你能不能有点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
    他和我吵。
    我质问为什么女人还得有应有的样子。
    我也和他吵。
    现在可以平静的说出来,吵得时候却是吵得房子都仿佛在震。
   
    我离婚了
    没什么不好的。
   
    知道我遇到孙芳。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
    虽然对她第一印象不好,但是看她哼歌哄孩子的样子,我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滋味儿。
    心脏嗙的跳了一下。
    到后来她的细心。
    进门之后的拖鞋,知道我高跟鞋磨脚给我贴创口贴,我出门的时候抱着孩子跟我挥手说再见。
    我发现我可能和别人不一样。
    孙芳的脸绣黄绣黄的,整体看上去有点土,脸上有被岁月磨砺的那种无奈。
    但是自从我有了那个念头,我觉得她长的真的很端正,五官也很好看。
    我开始带着孙芳和多多出去玩。
    像一家人一样。我那段时间太高兴了,其实孙芳露出了很多破绽,比如她曾经对着多多,喊她死去女儿的名字。
    可我被欣喜蒙住了眼睛。什么都没发觉。
    直到她把多多偷走。
    被背叛的怒火和恨意还有对孩子的担心和焦急,混在我脑袋里。
    后来通过调查知道关于她的事情。一腔怒火变为悔恨。
    要是我那天早晨

    听她好好说话。

    她那天早晨,是想要和我坦白的。
    我如果等她说完……

    后来在船上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她抱着孩子,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我恍惚了一阵。
    那是我想要的生活。
    现在没了。
   

    但是她始终没能狠下心,她把多多还给我了。直到把多多重新抱到怀里,我才觉得这场噩梦结束了。
    然后抬头,看到她从船边跳下去。
    从爱,到被背叛之后的恨。
    她跳下去的时候,心里被掏了一个大洞。
    爱,和恨她的时候,那块地方还都是满的。
    现在空了。

   

【无双】斯德哥尔摩

“我是极少数不为了女人而活的男人。”

    搬开油墨桶看到那个警察的枪的时候,李问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呆愣了回了个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信任的人。
    被老板推开的时候脑子也还一片混沌。
    脑子里像放起了默片电影。还带慢动作的那种。
    他看到老板倒下,然后一群人冲上去。

   “我没事”

    “他有事”
  
    李问听到了这两句话
    后面的枪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得不太清楚。

    老板是个嗜血的男人,
    但是老板说的没错,
    他救了他的命。
    他认了。
    过了两天,油墨弄好,出货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激动的心情中,只有他在想,怎么办?两桶油墨用完了怎么办?
    自己闯的祸,得自己偿。虽然只是个拿画笔的,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只是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变化了。
    可能是那件丢在他身上的防弹衣和枪支太危险,可能是吴复生吼的“我是为了救你”吼的太大声。
    危机感和近期他做成事情的成就感把他绑在了这个危险的男人身边。

    他本能的想要逃离。但是得把油墨搞定。
    搞定了油墨,他就逃离吴复生。

    “你之前说,我不想做了可以随时退出。这话还算数吗?”
    “我会搞定油墨。”
    “我不想让你再杀人!”

    李问从噩梦中醒过来。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脑子里白天和吴复生的对话还在脑子里一遍遍重复着。
    他睡不着。
    白天不知哪里来的胆子说得这些话。

    睡不着的时候就想有什么可以做出变色油墨,总之那就好的状态极其不好,甚至差点被车撞到。
    也巧了,这一撞还真的他让找出办法来了。刮人家车的钱是老板赔的。
    他拿着东西就回屋子研究了。没看见老板盯着他显得萎缩的背影。

    再到后来他手里被老板塞了引爆器。他唧唧嗦嗦的用口袋捂着那个引爆器跟着老板。
    知道被下命令“放手”的时候。
    一直言听计从的李问没有反射性的松手。
    吴复生,他命运的转折点。也是他的老板,他的救命恩人,他的梦魇。
    他对他的恐惧从那次抢劫就根深蒂固的埋在心里。
    他第一次那么坚定的违抗命令。
    不想他死。
    等吴复生吼他,让他放手的时候。
    他其实是抱着和吴复生一起死的意志放的手。
    被身后爆炸震飞的时候,他意识到,是啊,吴复生怎么会舍得死。
    李问嘲笑了自己两句。
    隐隐作痛的内脏也跟着嘲笑他。

    他永远摆脱不了吴复生。命悬一线,同生共死,这个男人极度的危险和带来的利益与情感把他死死地困住了。

    他顺手救了那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
    后来吴复生过来扶他起来。吴复生用手搂着他的脖子。明明是人最脆弱的地方。李问却没有抵抗的想法,甚至觉得,有些危险的依赖感。

    他们的脸离的不近也不远,可能是类似斯德哥尔摩的情节在作祟,他做出了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

    他亲了吴复生。
    带着沙土和血腥味的吻。

    对方回应了,不仅回应,还很激烈。很快夺走了主权,也夺走了李问的呼吸。
    鬼知道身上那么多伤,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有力气扣着他的脖子让他逃不出去。

    吴复生一边笑一边盯着他看。这次的笑和吴复生平时挂在脸上的不一样。甚至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李问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到危险,还是吴复生笑得太……开心,总之他的心正在仿佛死掉的身躯里碰碰乱跳。

    他似乎亲手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玄硕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家这么大……家难道不是用来住的吗?在烈的家。。。
  在烈看着在门口愣住的玄硕,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了吗?”(玄硕译)
  玄硕听到在烈的声音才猛地回神,
  “啊……那个……你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吗?”是家里人太多了才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我自己住,只有我一个人。”(玄硕译)
  对房子的惊叹变成了担忧,他忽然觉得在烈自己住在这么大的房子……莫名的有点寂寞。
  “我来陪你。”
  话说出口,玄硕忽然觉得不对,哪有这么臭不要脸一直住在朋友家的?!一时冲动说话都不过脑子了,怎么办怎么办?!?!
  而在烈那边则是愣了一下,然后不想被玄硕发现的笑了笑。
  “那个那个……我是说找到新房子之前……我也不能一直住在你这,太不好意思了。”
  玄硕努力的为自己打圆场。
  在烈似乎吸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没能说出来。咬了咬下唇,把玄硕往家里领。然后带着玄硕去他的房间。
  途中玄硕被各种家具装饰品吸引了目光,也就忘了刚才的小沉默。
  玄硕的房间挨着在烈的房间。屋里所有东西一应俱全。玄硕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屋子。
  “这个……真的真是给我的房间吗?”
  在烈无法形容玄硕的眼神。亮亮的,带着不可置信和惊喜。像是得到了一个喜欢的礼物的孩子。他的唇色很淡,因为惊讶,玄硕的嘴唇微开,可以看到挨着牙齿的唇边颜色要艳一点。
  玄硕不禁眨了眨眼,庆幸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嗯……是给你的。”(玄硕译)
  玄硕指了指床。
  “我,我可以坐吗?”
  玄硕还记得某一次,在转学之前。
  一群人被喊去泰成的家,当时他只是不小心碰到泰成的床。然后被揍得本身就臃肿的脸更加肥硕。
  “c……真特么晦气……”
  泰成这么说着,泄愤的把快抽完的烟头捻在了玄硕的衣服上。
  身体的本能让玄硕不禁再一次征询在烈的意见。
  在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玄硕紧张过头,但还是点点头回应。
  床垫是那种虽然软,但是是记忆棉的。弹性也很好。
  但是睡惯了硬板床的玄硕觉得简直陷到了棉花里。情绪莫名的激动。
  第一次来朋友家,第一次坐在朋友家的床上。
  玄硕又站起来,然后坐下,重新体验做到棉花的感觉。然后看向在烈的方向,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玄硕满心都充满着对在烈的感激。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但是另一边,在烈看着玄硕的动作,再加上那个过于明媚的笑容,心跳停了几拍。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之后在烈带着玄硕逛了很多地方,哪边是厨房,饮水机怎么用,事无巨细。(但是在烈没好意思带着玄硕熟悉浴室)
  最后演示怎么用电视投影仪功能的时候。顺便放了个电影。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电影投影在整面墙上,画面投影在两人的瞳孔里。
  玄硕看的十分投入,瞳孔里只有一亮一暗的倒影。也没发现在烈盯了他有一会儿了。
  但是这一天实在是太激动也太开心了,玄硕看着看着,就失去意识的倒下了。顺着沙发眼看滑到在烈肩膀上。
被在烈接了满怀。
  (下一章依旧是在在烈家,会很甜hhh时隔那么久填坑我觉得我写的已经,差的不得了了。整体的感觉应该也变了。我如约更了,不过晚了十分钟,很抱歉。)
还有
提前声明:我喜欢的是不喜欢秀珍的玄硕。一直追着看下来总觉得在烈像是作者的工具,该卖腐卖腐,该助攻助攻,用完就扔。
  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很喜欢那么单纯对男主掏心掏肺的在烈。想让他和男主幸福。
  ooc属于我。
  谢谢观看

给自己写的结局

        沈巍因为生命链接,感知到赵云澜的异常。

        在镇魂灯触发的时候,带着弟弟回到了海星。

        面面用自己之前吞噬的能量强行换下了赵云澜,虽然看着哥哥那个恨不得自己把人换下来的劲,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云澜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沈巍那通红的好看的眉眼。

“看来,是我赌赢了。只要你活着,就不会让我有事。”

        赵云澜本身是个不愿意太过于依赖别人的人。但是那一刻,他愿意相信沈巍。其实这句话还有后半句……
要是你死了,我就算化作那灯芯受尽折磨,跟活着又有什么分别。

        沈巍笑了。

        真好看。

        就算在这种时候,赵云澜也沉迷着沈教授的美貌。

      “沈教授,你看我这算是死过了。相当于,已经追了你一辈子。沈教授,给个答复呗?”

        死而复生,以前觉得日子长久,可是经历了大风大浪,什么都不能拦住赵云澜把话挑明了。

        濒临死亡的时候,想想还没亲过沈巍常常抿着的嘴,还没让那双好看有清冷的眉眼染上情欲,还没能把长发的沈巍压在身下,太不值了。

(“就你……还想指染……”
面面在旁边听着,忍得差点从脑袋上喷血的时候说道。
但是貌似某两个人都没注意到。)

        沈巍紧张得抿了抿唇,眼神里是无比的郑重。

       “我喜欢你,从万年前。”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张一合的唇。得到了应得的答案之后,忍不住凑近,确认那唇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柔软。

(“你……”
面面那一瞬间杀心都起来了,但是下一秒就被哥哥瞬移到了门外……
“哥!!!!!!!!!!!!!!”)

有车吗?可能没?没吧?再说吧……

        等到赵云澜带着两兄弟回特调处的时候,那叫一个满面春风。

        特调处的大家看到赵云澜回来,确认了不是做梦之后。整个特调处都沸腾了。

        每个人都想,想以前的日子,可是都默契的没有憋着那股伤痛,就想着或许某天,这个滚蛋领导就从哪儿蹦出来。

        梦想真的变成现实的时候,每个人反到都没形象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丑,那鬼哭狼嚎的劲,感觉隔壁墓地的鬼都得被吵醒。

        之后的日子,就继续干活儿的干活儿,偷懒的偷懒,谈恋爱的谈恋爱。

        就是多了个和沈教授长的一模一样的面面。相处久了之后发现这个孩子也挺单纯的。

        就是想给自己这个结局,舒服。写完超级舒服。状态要是好再写甜日常。

感觉快完结了,官方也放开自我了😳(本身貌似也没太收敛)。
剧透注意,我没忍住看了盗版的39,卡的位置实在太关键了,我没忍住……
p1这个“单身20年”就很有说法
p2沈教授看到林静的第一反映
p3小澜孩看到沈巍被虐时候的表情

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谁有缘看到。
你在对一个人或一件事物持续性的抱有恶意,但是你知道那是不对的,完全不对的。
恶意很难或者几乎没办法消除。
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不该找心理医生的,以前咬咬牙就撑过去的情绪。现在总是想起来她。

嗯……闲余时间大多在跑医院,所以没更新。咳咳,冒泡,会更新的。
还有病好的差不多了~希望喜欢看同人的大家每天开心www

【恋与】笼中人(2)

      设定写在前面

        许墨是药剂师,也是被诅咒的存在。父母双亡之后自己在森林小屋里看书制药。向贵族售卖各种非法药剂,但是表面上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药店。Ares的名号在贵族中一直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禁忌。某天,蝴蝶妖精悠然闯进了他的世界。贪婪的许墨将妖精囚禁。

  悠然是从森林中诞生的蝴蝶妖精。因为认识的植物多,在王国的一个草药的组织里赚一些零花钱。公司投资人是如今的国王李泽言。

  李泽言,残酷的剥削者。下到农民,上到伯爵贵族,全都对这位国王的严苛叫苦不迭。但是王国的确在他的带领下,飞速的繁荣着。虽然嘴上吐槽,所有人其实都在心里有些崇拜和感激这位“可怕”的国王。(国王的小癖好是去森林那边挑某只精灵的毛病。)

  悠然的好朋友,狼人周棋洛(经常去悠然工作的地方偷吃)。因为长相过于可爱,而化解了一直以来人类与狼人之间的隔阂,是整个王国的名人。多少女人为了见周棋洛一眼而独自闯入森林,培养出了一群既会通过云层看天气,又能用各种道具进行野外生存的迷妹。为王国贡献了很多女中豪杰,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不)。

  白起,王国中最神秘的骑士。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看到精灵悠然,然后一见钟情。经常偷偷去看望精灵。但是因为脸皮太薄,悠然到现在还不知道白起的存在,但是经常有一种有人在觊觎自己采的植物的迷之第六感(被觊觎的是你啊…傻悠然…)。

  (其实吧,就是因为白起除了氪金送的sr,就两张重复的限定sr。按种类说只有两种sr!!其余男主都是他的2~5倍。就这一次,让我欺负欺负白警官。哼哼o( ̄ヘ ̄o#))

  想写的是许墨篇。黑化许墨,主要在囚禁蝴蝶……先提醒一下。

  其他人的……emmmmmmmmm我觉得我可能会难产。你们就假装没有的吧。

           悠然拉着自己的篮子,飞回森林边上的仓库。

  “呼~”得知李泽言大魔王没有来,累的趴在桌子上松了一口气。

  “蝴蝶小姐~”

  听称呼就知道是周棋洛。

  周棋洛的喊声从远到近。活力的声音仿佛能把所有生物都唤醒。

  “咦?蝴蝶小姐,你身上有好浓的陌生人的味道啊……还混着一种奇怪的草药味。”

  一边摆出嫌弃的鬼脸,一边凑近趴在桌子上的蝴蝶小姐。

  然后用手指戳了戳悠然的胳膊。

  “悠然,你……你现在好像我昨天吃的奶油甜点啊……都成一坨了哈哈哈哈哈”

  悠然的腿冲着周棋洛的方向蹬了两脚。

  “说到甜点……我今天遇到了森林里的药剂师。他说给我带甜点哦~”

  “欸……我也想要……”周棋洛一边说,一边玩着悠然的翅膀。虽然原本蝴蝶的翅膀是不能碰的,但是悠然毕竟是精灵嘛。倒是不像普通的蝴蝶一样那么脆弱。

  “那我们一起找好多草药给他送过去吧~还有他好帅好帅哦……”

  周棋洛听到后半句顿时眼睛瞪得像铜铃。

  “蛤???!!!!比比比比比我还帅吗?”

  悠然的脸贴着桌面转了转,看了看周棋洛不可置信的脸。看到悠然看了过来,顿时摆出自己觉得最帅的表情,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可能是……看太久免疫了……”

  闻言,周棋洛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有史以来第一次想要自己更有魅力一点……

   看着周棋洛失落的样子,觉得很可爱。悠然有点坏心眼的这么想着。扑棱扑棱翅膀飞到周棋洛的头上。像是许墨安慰她那样,伸出小小的手,对着周棋洛的头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揉呀揉呀揉~

  成功把周棋洛揉成鸡窝刘海~

  从很久很久之前,周棋洛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悠然也只是只刚刚出生的妖精,两个人还都不会化形。就已经玩在一起了。虽然分开过一阵,但是重逢之后又臭味相投的黏在一起。

  洛洛是个很棒的人,虽然世人都觉得他最厉害的就是那张脸。但其实真的不只是那样。狼人和人类的和解,是周棋洛一点一点努力来的,像是一张细细密密的网,每一根之间都有着联系。

 
  
  【某间喧闹的酒馆】

  一个贵族装扮男子理了理自己的袖扣,有点不太自然的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舞女看他一个人愣了半天,就理了理头发,施施然向他搭话。

  “您很面生呢。”魅惑的慵懒声线,想要勾起男人的注意。

  但是男人似乎更紧张的了,但是男人还是冲舞女露出了一贯的绅士微笑。

  没说两句话,男人就把一袋子钱交给酒馆的侍者。然后像是逃一般的离开了。

  “真是奇怪的男人……”舞女用食指磨了磨自己艳丽的下唇。

  可是舞女并没有注意到,那一袋子钱币,到底是“消费”了什么。

  男子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门前放了一个布袋。装作自然的走到门前,拿起袋子,然后转身进了家门。

  男子背靠在门上,握着布袋的手有点颤抖。从布袋中拿出两瓶发着幽幽的紫色光芒的药剂。

  而男子支付的钱币,早就换成了一些珍贵的药材等,在一间森林中的小屋。

  Ares是贵族烂在肚子中的名字。禁忌的存在。也曾经有身份很显赫的贵族曾经广撒网的捉了一群药剂师,想要接触Ares。也有人派遣一些有特殊技能的人去调查各个药剂师。甚至有人动用骑士团的力量去药剂师家中调查,调查每个人的资金动向。当然 有些多疑的人也考虑到了那个森林中神秘的药剂师。

  但是都没有结果。

  完全……没有结果。这就更加深了Ares的神秘感。

  【森林一角】

  悠然躲在某个隐秘花田的花苞上睡觉。悠然搂着白天许墨给的哨子睡觉。哨子中闪着很难察觉的微微的光芒。

  而远处的许墨,如同一个工匠,在打造一个专属的牢笼。

  

  而今天的白起也在偷偷的在风里观察小蝴蝶~(戏份就是这么少,嗯哼。欺负老实人白起。就是欺负一下下而已www)

  

  “许墨~”

  悠然抱着自己收集好的草药,跟着松鼠找到了许墨的小屋。后面跟着一脸狐疑的周棋洛。

  悠然落在许墨的窗口。

  “许墨先生~我和朋友来给你送草药~”

  许墨从里屋走出来,袖扣被精细的挽住。好像刚才在工作的样子。

  “悠然吗?真是太感谢了。有带朋友来吗?”

  许墨从里屋门口走到窗前,神情从工作时的认真,慢慢换成温和的脸。悠然盯着走向自己的许墨,莫名觉得呼吸都紧促了一点。

  “嗯嗯”

  说着一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从窗子下面窜了出来。

  “我叫周棋洛,是悠然的好朋友。”

  “是过来蹭吃蹭喝的~”不好意思说好友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悠然这么补充道。

  悠然除了抱的几株草药,还有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装在篮子里,周棋洛帮忙提着。

  因为不知道许墨想要什么,所以各种奇怪的东西都有,甚至有悠然睡觉的花田中,刚刚开放的鲜花。

  许墨笑着接过篮子,转身从一个奇怪的容器里面,拿出了一个精心包装的盒子。

  像是魔术一样,许墨从盒子里端出了泡芙,杏仁双层小圆饼,格雷派饼,甚至上面还有没融化的冰激凌。瞬间,窗外的两个人眼睛都直了。

  悠然倏地变成人形,但是因为在窗子边上,还不小心从窗子仰了下去。

  “洛洛,一点也不疼。我是在做梦对吧……”

  作为兽人,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敏捷度和反应力。把自己垫在了悠然和地面之间。

  “啊……大概吧。”然后咽了一口口水。

  许墨从门口赶出来,看见两人犯傻的样子。依旧是温和的笑着,把两个人依次扶起来。请到屋子里,看着两个人疯狂的往嘴里塞甜点。一边吃,一边看向许墨,露出看着神一般的眼神,虔诚又感激。惹得许墨也被感染了一样的笑着。

  “我本来还担心会不会买太多,看来是多虑了。”

  悠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拿起仅剩的一个泡芙,伸向许墨。

  “许墨先生你买的哪一家的甜点啊……这个泡芙简直太好吃了。你吃了吗?”

  许墨看着被递到自己嘴边的泡芙,眨了眨眼。然后没有用手接,直接就这悠然的动作,吃下了泡芙

  然后愣了一下。

  “恩,真的很好吃。”

  悠然开心的跟着笑,然后一回头。

  “啊!!!!!洛洛我下次不带你来了!!不等我一下的吗?”

  看到悠然喂食有点心里不舒服的周棋洛,正在用好吃的甜点泄愤。

  吵闹的声音从小屋融入森林。

  本来幽静的小屋,第一次,有着这么鲜活的生气。

  

  夜晚……

  许墨站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在月光下,诡异的把手指放到了舌头上。眼中晦暗难明。

  “我等不及了。”

  

  【王宫】

  白起本来在巡逻,忽然感觉到一丝异常。除了自己的风场,再也没办法感知到别的风向。是……那个人?

  记得在那个人即将变成王之前,也出现过两次这个情况。每一次这个情况下,都会有一些大事发生。

  白起一直在怀疑,那个人有那样的能力,但是不能证实。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呢。

  

  第二天,有药剂师袭击国王的传闻像是随风飘的蒲公英一样。在各地扩散着。

  据说那个药剂师被当场死刑。国王也受了些伤。

  而当然没有人会在意,有一个妖精,化成人形,一步一步的踏进陷阱。

  从那天之后,森林里再也没有了那只小蝴蝶的身影。

  (懒得写另外三个人解密的桥段了,开学有点忙,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 许墨的手段。)

  从放在哨子里的药剂跟踪,并且让一个精通洞察的精灵跟在悠然身边,后被白起察觉,用风场阻止。

  因为白起是骑士中的名人,所以许墨对他有一点了解,猜到白起这个人。然后用一些人做实验,发现白起自己的风场有限,平时风场就混在风里,如果有紧急事态,会尽量聚集风场。

  之后是李泽言,拥有时间操控的能力,应该会对白起风场的控制范围有一定的限制。自然的风停止了之后,白起就只能动用自己的风场。

  行刺行动的时间,白起的反应力,还有悠然接到自己的魔法信之后赶过来的时间。都是许墨一步步的算好。然后找准时机把悠然拐到自己家,在地下室弄昏迷。

  

【恋与】笼中人(1)

        〖设定〗

       许墨是药剂师,也是被诅咒的存在。父母双亡之后自己在森林小屋里看书制药。向贵族售卖各种非法药剂,但是表面上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药店。Ares的名号在贵族中一直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禁忌。某天,蝴蝶妖精悠然闯进了他的世界。贪婪的许墨将妖精囚禁。

  悠然是从森林中诞生的蝴蝶妖精。因为认识的植物多,在王国的一个草药的组织里赚一些零花钱。公司投资人是如今的国王李泽言。

  李泽言,残酷的剥削者。下到农民,上到伯爵贵族,全都对这位国王的严苛叫苦不迭。但是王国的确在他的带领下,飞速的繁荣着。虽然嘴上吐槽,所有人其实都在心里有些崇拜和感激这位“可怕”的国王。(国王的小癖好是去森林那边挑某只精灵的毛病。)

  悠然的好朋友,狼人周棋洛(经常去悠然工作的地方偷吃)。因为长相过于可爱,而化解了一直以来人类与狼人之间的隔阂,是整个王国的名人。多少女人为了见周棋洛一眼而独自闯入森林,培养出了一群既会通过云层看天气,又能用各种道具进行野外生存的迷妹。为王国贡献了很多女中豪杰,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不)。

  白起,王国中最神秘的骑士。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看到精灵悠然,然后一见钟情。经常偷偷去看望精灵。但是因为脸皮太薄,悠然到现在还不知道白起的存在,但是经常有一种有人在觊觎自己采的植物的迷之第六感(被觊觎的是你啊…傻悠然…)。

  (其实吧,就是因为白起除了氪金送的sr,就两张重复的限定sr。按种类说只有两种sr!!其余男主都是他的2~5倍。就这一次,让我欺负欺负白警官。哼哼o( ̄ヘ ̄o#))

  想写的是许墨篇。黑化许墨,主要在囚禁蝴蝶……先提醒一下。(PS:是甜的你们相信我)

  其他人的……emmmmmmmmm我觉得我可能会难产。你们就假装没有的吧。

  【静谧的森林】

  一棵灌木植物诡异的摇摆着。

  原来是有精灵在采草药。那个精灵大概只有人的手掌大小,和人类相同的身体,只是多了两对翅膀。是一只蝴蝶精灵。小小的手握住拽着植物的茎,两只腿都在使劲的瞎扑腾。想把植物拽出土地。

  “噫呀呀呀呀呀呀!!!”

  “唉……”

  似乎是终于放弃了,小蝴蝶垂着胳膊飞了出来。然后几乎是一瞬发生的,蝴蝶的翅膀被一点点收了进去。小精灵从手掌大小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大小。身上穿着和翅膀颜色相近的衣物。

  “哼哼!”

  有正常人大小的少女在植物面前蹲下来。似乎在和植物说话。

  “怕不怕!!嘿~嘿~嘿~看我不把你拔下来的~”

  似乎在对着植物耀武扬威,说罢伸出白嫩的手。

  然后听到身后有人发出细微的笑声。

  慌忙的转身才发现身后站了一位男性。

  干净的白衬衫,没有任何表明身份的物件。森林是很美的……细密的阳光从叶子的缝隙中透过去。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笑得眼睛弯弯的,嘴角弯弯的。似乎在掩饰笑意的用手挡了一下唇角。

  比森林都要好看……

  “抱歉……因为很可爱所以……失礼了。”

  礼貌的话语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悠然。

  丢人啊丢人,竟然看一位雄性看呆了,啊啊啊丢死人了。

  悠然急忙站起来,怕裙子沾上泥土或者自己衣服不整齐,还理了理自己的裙子。

  “你好,我叫悠然。是森林里的精灵。”

  “我叫许墨,是隐居在森林里的药剂师。”

  许墨伸出手,相当自然的理了理悠然反常卷起来的一小撮头发。精灵似乎紧张了一下,但是还是乖乖的任凭许墨的动作。

  然后悠然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草药的味道。

  忍不住抽搭鼻子,多闻了两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对方好像细微的笑了?

  不过许墨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啊……哦,对了。好像有传闻说森林里住着一位特别和善的药剂师。很多在森林里遇到危险的人,都曾接受过他的救治。

  悠然对这个人的好感又蹭蹭蹭的向上飙升。

  之后该说些什么啊,我是个超级不会找话题聊天的精灵啊!!

  “你是精灵的话,是不是认识很多植物?”

  悠然正在苦恼的时候,许墨用温和的声音发问了。

  “嗯嗯”

  带一点小骄傲的。笑着点头。

  “那……小蝴蝶,偶尔帮我采一点草药。我也满足你的一些愿望,可以吗?”

  愿望?

  “什……什么愿望?”

  许墨摸了摸下巴,认真的看着悠然。

  “任何愿望啊,只要你想要的。”

  “那……那我要人类的甜点!!!我没办法去买……”

  “好啊。那……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喽。”不知道为什么,作为精灵的悠然,那一瞬间有一种掉进敌人陷阱的感觉。但是怎么都不会觉得危险来自面前的许墨。

  许墨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大概一个指节长的细管。放到悠然手里。

  “试着吹一下。”

  悠然放到嘴边,轻轻吹了一下。虽然没有声音,但是作为精灵的悠然还是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波动。

  “窸窸窣窣”

  树上的叶子相互摩擦的声音。一只松鼠忽然从一棵树上下来,蹦到了悠然的脚边。

  超……超可爱。想摸大尾巴!!

  “吹一下那个哨子,它就会带你去我住的地方。森林这么大,我还是会担心你迷路的。虽然你是森林的孩子。”

  悠然乖乖的点了点头。许墨真是超级好超级好~超级温柔的绅士啊!

  不行,不能露出花痴的笑容。记得洛洛说过,经常有女人用那种要吃了他的表情看着他。明明他才是狼人……

  对喜欢的人应该保持淑女的风范~就算是精灵也要遵守。

  许墨看着又陷入自己思考的悠然,笑着等待着。

  “啊!!我都忘了我还在工作!!!”

  希望李泽言一定不要今天来监督啊!!!!

  “采集草药的工作吗?”

  悠然重重的点头。

  “那……先把我的拿去吧。”说着许墨拿出一个小袋子。应该是一个魔法道具。

  因为许墨从里面拿出来了好几株和袋子体型不相符的植物。

  而且几乎都是悠然要找的。

  “不……”

  “没关系,今后你再帮我找回来。”许墨说着,直接走向了悠然盛放草药的篮子。

  没有帮上忙反而……

  许墨似乎看出自己情绪不是很高,伸出手揉了揉悠然的头发。

  “再不去就真的迟了。”

  那只手揉过的地方暖暖的。揉的悠然心里也很暖。

  悠然变回蝴蝶的样子。幽蓝色的翅膀和小小的身体。阳光把翅膀上的色彩晕染开。许墨的眼眸里也全是那抹透亮的蓝色。

  “那……之后见。”

  说罢,悠然就飞走了。

  而许墨的眼睛,似乎还停留在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