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感觉……有些小说是把恶意糊到纸上。目的应该是虐……但是,三个人(有复杂到不行的关系)明明都没有任何的约定,甚至预感。三个人的游历范围都是全国的,刚刚好的,偏偏以一个微妙的顺序到达了同一个地点。然后造成了满满恶意的悲剧。
  这样真的好生气呀。好过分啊……

  昨天狗崽的肉码了一部分卡住了。然后今天早晨做梦梦到妖狐为了啥事儿要去色诱大天狗?!
  然后……我舍友为什么要在这么关键的地方吵醒我!!!

[狗崽]

  这是一个,讲耿直狗子被贪图美色的妖狐养大,然后两个人水到渠成干柴烈火的故事。
       (两发完,前半部分正文,后半部分肉肉)
私设有,
ooc有。

  沉溺于美色,为了美丽的事物可以付出一切。可是也偏执于要让美丽的事物永存。

  妖狐妖化的那一天,在妖狐的记忆里总是模模糊糊的,只记得眼前一片血红,母亲美丽的面庞留着血泪,惊心动魄的美。但是那美丽流逝的如此之快。可怖的皱纹如吸收养分的树藤,盘踞到母亲美丽的脸上。血泪在干枯的皮肤上,如同丑陋的疤痕。

  不允许!!!

  平安京依旧风和日丽,安静的早上,一间隶属于阴阳师安倍睛明的房间,妖狐猛地从床上坐起,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却有些涣散。梦中可能出了些汗,汗珠顺着脖颈流进宽松的睡衣。

  妖狐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明白自己是做了一些不好的梦。很久,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心冷的像冬天里,古井最深处的死水。

  这是平安京,自己也已经被安倍晴明收为式神。一切,都没有想起来的必要了。

  可心情还是很糟。

  小纸人把妖狐的衣服送来了,妖狐和往常一样,穿代整齐。准备出门找晴明。可脚刚刚踏出房门,就听到院子里一阵怖人的喧闹。

  赶到院子的时候,看到晴明抱着博雅在哭……寮里的小姐姐围成一团,格外的壮观。

  等姑姑把围观的妖怪都赶了赶,妖狐才凑上前去。

  小小的蒲团上,坐着个幼小的式神,小孩的眉眼还未长开,可已经仿佛是天地精雕细琢出来的。还有身后小小的翅膀,黑亮黑亮的,惹人怜爱。

  美丽的

  美丽的

  事物

  看着他,妖狐的内心稍微得到了一点慰藉。

  然后就像是抓住地狱里的蛛丝,妖狐眼神中有些狂热,甚至显出一点血红,只是没有人注意到。

  想要,想要他。虽然知道他是很强的妖怪,他是大天狗。可是,至少他在幼年期是美丽而柔弱的。妖狐梦中的场景一在脑中闪过一次,他对幼年的大天狗的渴望就越浓重。

  在妖狐的强烈要求下,跟姑姑抢走了养大天狗宝宝重任。

  本身姑姑是坚决不同意的,觉得妖狐照顾不好宝宝。可是妖狐把毛茸茸的尾巴往幼崽面前一放,小天狗眨了眨眼睛,不确定的伸手。然后陷入了一种绵软的触感里。
        柔软的触感舒缓了这个小妖怪刚刚降世的恐惧。看没有人阻止,便整个人都扑倒毛茸茸的大尾巴里了。

  然后就溺死在妖狐的尾巴里了,姑姑想抱走小天狗,他也不哭也不闹,就是摆出一副又委屈,又听话的样子。满脸都是不舍,最后姑姑狠不下心,只好放弃。

  妖狐用扇子抵住唇角,嘴角勾起弧度。

  走到幼崽旁边,妖狐的手温柔的揉了一下小天狗柔软的发丝,然后低下头,看着小天狗纯净的眼睛。

  轻声呢喃:“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吗?”

  小天狗清晰的听到了那句话,可是似乎没有明白那句话的意义,不过却跟着含糊的嘟囔着。

  在之后,妖狐就过起了刷御魂刷觉醒带孩子的生活。怕压坏小天狗,睡觉都只敢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生怕一个翻身就把脆弱的幼崽压回小纸人。一开始,只敢让小天狗在观战席慢慢吃经验,等级高一点的时候,上场的是晴明,妖狐,莹草,和小天狗。

  妖狐把雉魂四件套递给草爸爸,被草爸爸轻轻的叮了一下,灰溜溜的回来了。只好自己带上。妖狐已经是五星,满级针女套装了,所以没有针女伤害也还不错。

  所以,每当敌人对着小天狗发招的时候,妖狐就会猛地挡在小天狗面前。熟悉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就会挥到小天狗面前,然后抖一下。但是每次小天狗想去伸手抓那个毛茸茸的尾巴的时候,那尾巴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他找到规律,只要在尾巴抖之前抓,应该就能抓到。

  小天狗做好准备,等到一股陌生的妖力向自己袭来,妖狐的尾巴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眼疾手快的去抱那个尾巴,然后妖狐不经意被吓到,承受了敌方的暴击。手腕愣是被划伤了,殷红的血往下流。等妖狐回去的时候,小天狗正好看到一滴血珠下落的场景。手掌轻翻,那滴血珠便飞向掌心,小天狗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术,那一滴血液,便消失在他掌心。

  等战斗结束之后,妖狐身上的伤,也都被莹草治好,一点痕迹也不留。妖狐伸手抱起小天狗,在小天狗觉醒之前,并不会继承天狗一组的记忆。所以,没有记忆的小天狗乖乖的任妖狐抱着,甚至伸出小手亲昵的环住妖狐的脖子。

  “小宝贝,妖狐哥哥是你什么人啊?”

  不谙世事的小妖怪,愣愣的偏了一下头,盯着妖狐的眼睛纯净得倒影出妖狐的影子。

  “哥、哥哥?”

  妖狐弯起勾人的眉眼,

  “错了,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

  小天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重重的点点头。

  随着日子渐渐过去,小天狗也慢慢长大,从羽刃暴风只能一两百伤害到将近一千。总一脸渴求的看着妖狐的尾巴,想要抱着妖狐尾巴睡觉的小妖怪,身体如同竹节一般飞速的拔高,五官也开始长开,五官褪去了幼稚,甚至更加精致,精致却不妖媚。无端的让人觉得温和,舒适。

  这种美貌,更让妖狐不想放开大天狗,不过,现在更需要担心的是,大天狗继承了自己的记忆之后,会不会恼羞成怒的再也不理自己这个对他孟浪的妖怪。

  时间终于到了,要给大天狗觉醒的那一天。
       其实寮里面一直都不缺材料。只不过妖狐一直强烈反对太早给大天狗觉醒。知道现在大天狗已经是预备的主力军,也是要在妖狐之前升六星的。

  等觉醒的时候,妖狐没敢等在旁边。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把弄自己的折扇。之前两人出去游玩时,还给小天狗买了一个小小的折扇。现在正在妖狐的身旁放着。

  “笃笃笃”

    妖狐头也不抬。
  
         “谁?”

         “吾乃大天狗。”

  然后大天狗推门进了房间,妖狐转过头的时候,看到那张布满皱纹的可怕的脸,内心是绝望的。他想起了梦里的母亲。为了保护自己,妖力散尽,挡在自己身前一瞬间苍老的母亲。

  一切噩梦如昨日重现。如同一道雷击让妖狐血液都冻结。

  大天狗俯下身,摘掉自己的面具。曾经柔软的银发已经变成满头黑发,显得发质更为柔软。有些长的头发十分随意的在身后扎了个小辫子。

  勾勒出脸部轮廓,整个人显得更加的俊美。妖狐愣在原地。

  大天狗就像通常一样,坐到了妖狐身边。

  “以前我不懂,现在懂了。我会好好待你的。”

  妖狐:???

  大天狗如同觉醒前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妖狐,澄澈的眼神与以前别无二致。

  妖狐秀眉轻蹙,然后又很快展开。

  “大天狗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大天狗听着这个格外生疏的称呼,心里别扭的很。

  “像以前一样叫吾便可。”

  妖狐的嘴角笑得有些轻蔑

  “哦?像以前一样?是狗子,还是……宝贝儿。”

  大天狗的耳朵不合时宜的蹿红。身子向前倾了倾,

  “吾乃大天狗。

  是你的命定之人。

  相传你会希望爱人的时间永远停留,永远陪伴你。

  我不会老去,想要陪伴你的心情也绝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让我成为你最后一位命定之人吧”

一只尾随小白的小黑~(沉迷截图,截图完就两人就走过去嘞……)

  找时间发趟车吧……狗崽儿的。(纪念我家有了五只狗子……PS:我只抽出过狗子。
  毕竟第一只狗子,是给崽儿换皮肤之后抽出来的。(≧▽≦)

[酒茨]直男要从小开始掰弯(肆)

  私设有,ooc有。
  文笔不好,尤其不懂该怎么描绘像酒吞这样的强者。只会写一点温柔的日常。谢谢阅读~
 
  自从小茨木抱着酒吞的大腿,奶声奶气的说完“我喜欢你”之后,酒吞似乎陷入了一种……思考人生的状态……
  当天本来是姑姑要带着崽崽们去刷御魂,可八百比丘尼不知为什么喊上了酒吞(已经满级)。
  二勾儿的小茨木看见酒吞之后,立即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酒吞后面,仰着脖子看着酒吞。
  茨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急得在酒吞旁边打转……
  酒吞似乎很漠然,但是移动着的步伐完全没有伤到身边毛燥的小鬼,甚至比往常走路的速度要慢很多。
  “酒,酒吞童子,我喜欢你。”
  酒吞动作顿住,震惊之余,脑中剩余的冷静让他有些疑惑:茨木明明还小,这些……是谁教给他的?
  低下头去看茨木,白嫩嫩的小手拽着自己的裤腿,带着点婴儿肥的脸和精致的眉眼让小茨木格外的萌。
  金色的眼眸闪着的期待,让酒吞生不出一丝烦躁,甚至还有些喜爱的心情。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酒吞问出口之后,就已经有一丝后悔。明明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的。
  茨木的眼睛眨了眨,笑得格外灿烂:
  “知道,喜欢,就是可以让你支配我的身体。”
 
  “哦呀~真是独特的回答呢~”(声音来自迟迟来到的八百比丘尼)
    酒吞抬头看了一眼八百比丘尼,眼神比以往要凌厉……
  
  然而看似冷静的酒吞,在打御魂的时候,却被混乱了好几次,好几次鬼葫芦的血盆大口都喷向了八百比丘尼。
 
  傍晚
  八百比丘尼没有让茨木回结界,脸上挂着让人摸不透的笑容:
  “我带你去找酒吞童子好不好啊?”
  茨木顺应本心的重重点头。
  然后,八百比丘尼就带着茨木,敲响了酒吞的房门。
  “笃笃笃”
  酒吞在他们到来之前,就感受到了。酒吞有强烈的不详的预感……
  酒吞在屋内握着刚刚解下的发带,犹豫着。
  却听到门口……
 
  “茨木你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哟~”
  “嗯嗯!知道了!”
 
  啧……这女人……
  等八百比丘尼走远,酒吞才打开门。
  门外乖乖站着的茨木看到酒吞,傻傻的笑着。
  “进来吧。”
    酒吞有些纠结,如果是原本的茨木童子,他但是可以直接推开,因为就算推开,那家伙也不会亏待自己,转天依旧活蹦乱跳的缠在他身边。
  可是……如今茨木却是孩童模样。且不说心智尚未成熟,能力也太弱。
  让人放心不下。所以才会让茨木留宿的。没有别的原因。(一本正经找借口的傲娇吞。)
 

  其实,粉丝到一百我就超级开心了,想给大家开个车弄个福利什么的。不过,我想拖到12号考完高数(抱头痛哭……)
  新年快乐www

嗯……因为快考线代和高数啥的,就……没那么勤更新。抱歉啦!!(⊙…⊙ )

[酒茨]直男要从小开始掰弯(叁)

  本章酒吞视角的回忆,暖暖哒~(私设有!)
 
  曾经站在鬼族顶点的男人,酒吞。
  呵,也不过是一个想随心所欲活着的酒鬼罢了,。
  曾经被茨木那个滚蛋挑衅,打败了他之后惹了一身麻烦事儿的家伙。
  酒吞总是以这样的话自我嘲讽,透露着对茨木打扰了自己生活的不满。可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茨木很烦,每天围在自己身边“挚友,挚友”的喊。
  遇到任何一个人都在大肆夸赞“吾友多么多么强大,多么多么有魅力。论实力绝对是站在鬼族巅峰的男人!!”,结果惹来一群狂妄的家伙过来挑衅。
  来挑战的妖怪都被我打败,我也就真的坐到了鬼王的位置上……
  切,茨木这个祸害。扰本大爷的清闲。
  但是千百年,对于妖怪来说也是很漫长的时光了,陪伴在身边的,除了不可或缺的酒,就是怎么都甩不掉的茨木了。
  每天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茨木已经习以为常,对着他慕濡的眼神,从烦躁到厌恶,到习以为常。
  在身边缠绕着像躲不开的咒术,可慢慢的,也知道这长久的陪伴对自己的影响。酒吞就算不想承认,这份对茨木的感情,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根植到心里。
  有次酒吞喝醉,本想着就那么醉倒在树旁。结果醒来的时候从床上醒来,身边是一夜没睡的茨木。
  酒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然后……
  “嗯,挚友,虽然你可以随处醉倒的随性也突显你的强大,但是还是睡在这里比较……符合你的身份!”
  (本来……茨木想说比较舒服,但是觉得那样说还是怪怪的。)
  一句话破坏了有些微妙的气氛。
  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就是莫名的烦躁。
  不懂这种感觉,也没有深究……
  直到
  有一天茨木失去了右臂。
  “挚友!不必为吾伤心,是吾的过失。本应被挚友支配的身体有了缺损。但是挚友,只要你需要,就算茨木童子只剩骸骨,也愿逆天而行爬出地府成为你的助力。”
  心中翻腾出来的愤怒让酒吞觉得茨木的面容如此的可憎。
  本大爷从来都不是想让你成为我的助力!本大爷早把你……
  从那以后,酒吞再不想看见茨木,除了避开茨木,对他的热情视而不见,还想找一个可以替代茨木的存在。
  不想茨木再跟着自己,酒吞给自己的理由是厌烦茨木。不想承认真的只是不想茨木这样丝毫不怜惜自己。
  记得在枫树林,靠着枫树喝酒的时候,红色的枫叶片片飘落,很美。后来遇到了同样美丽的妖,红叶。
  就像茨木陪伴自己喝酒一样,酒吞有一种被被枫叶陪伴的感觉。酒吞决定追求红叶。
  而茨木很快寻到自己的踪迹,说什么“现在鬼王易主,可是只有挚友才配得上那鬼王之位。”
  酒吞只是想让茨木死心,尤其在茨木在的时候装出一副为情所困的模样。
  然后,又藏匿了起来。
  这家伙……该死心了吧。
  后来……再回枫树林的时候,那里染上了恶鬼的腥臭味。
  “毁掉陪自己喝酒的人,本大爷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对晴明的怨恨不知有多少迁怒的成分。连着当初那种失去茨木的恐惧,一起。

  酒吞从床上坐起,眼神有些直愣。缓过神来才想起自己在哪。
  昨日刚刚和神乐攻破了黑晴明。
  酒吞摸了摸额头,出了些薄汗。这对妖怪来说是极其罕见的。
  是夜,敏锐的听觉让酒吞听到远处的庭院:
  “姑姑,小红叶就拖给您照顾了。”
  “没问题,那小茨木呢?”
  “放到结界里养着。我会经常过来看的。”
  等神乐回到房间,酒吞跑到结界,看着在还流着口水,睡得一脸香甜的小茨木。
  心跳兀自加快……茨木。
  脑子里,胸膛里回荡的只有这个名字。
  酒吞伸出手轻轻蹭了蹭小茨木白嫩嫩的脸颊。小茨木正好偏过头,拿小嘴啃了一口酒吞的手。
  酒吞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下。收回手之后盯了一会儿仍旧没有睁开眼睛的茨木。
  茨木毫不知情的咂了咂嘴巴。安心的睡着。

啊啊啊头套能摘下来!!而且!这个发型……pr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