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杰佣】哪个时刻意识到自己真的被爱着

 

杰佣

    双向

    阴暗的小巷,这个人狼狈的逃窜着。

    灰色的西装裤上被血迹染成紫黑色。

    马上,马上就要逃出去了。

   

    光……

    快要到路口了,忽然被一个穿着西装,瘦高的身躯挡住去路。

    “闪开!”

    伸手去赶那个人,那个人却纹丝不动,只是平静的,微笑的看着他。

    下一秒,从屋檐上跳下的小小身影追了上来。不知道那个瘦弱的身影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弹跳力。

    匕首,一刀致命。

   “巧啊,我的小先生”

    目标倒下的之后,露出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出门叫你回去吃饭,碰巧。”

    “碰巧走到了三条街之外?”

    杰克只是笑着

    “太慢了,我们回家吧?”

    奈布擦干匕首上的血迹。

    默默跟在杰克身后。

    以前,奈布经常做一些噩梦,梦到被杀死的那些人,血淋淋的,充斥在他生活的各个角落。

    后来有了恋人,每当恶鬼来找他,他耳边总有个声音。

    “没事,我陪你”

      某夜

    奈布听见浴室传来很大的声响,不放心的往浴室走去。

    打开门,发现杰克半跪在地上,衣服穿了一半,手指上缠着他的刀刃。

    宽阔的肩膀有些蜷缩着,甚至整个背脊都有些颤抖。

    “杰克?”

    奈布试着叫他的名字

    似乎做了些反应,杰克的头慢慢的转过来。

但是比视线更快的是杰克的左手。

    奈布凭借自己的反应能力,用缠在腿上的匕首,接住了杰克的攻击。

    杰克的眼睛已经猩红一片,左手手臂上有深深的抓痕。

    杰克左手的骨骼咯咯作响,仿佛在做着什么激烈的斗争。

    奈布缓缓的把匕首放下来,发现杰克的手还僵持在半空。

    不禁笑了笑。

    “放心,你杀不死我~”

    说罢快速的在杰克脸上落在一吻,然后撤离了杰克的攻击范围。

    似乎像是解除了什么封印,杰克的动作不再迟缓,开始频繁的攻击奈布。

    奈布或防或躲,有时还近前去调戏一下杰克。

    杰克醒来的的时候,发现左手的指刃已经被卸下,奈布躺在自己怀里,呼吸均匀……

    杰克抬起胳膊,把奈布抱得紧了一些,惹得奈布在睡梦中发出不满的哼声。

    谢谢你

    我的小先生

【欺诈】哪个时刻意识到自己真的被爱着

欺诈

    克利切和老神棍交往已经一段时间了,克利切总觉得老神棍是傻的,每天笑得傻乎乎的,自己开心他也开心,自己不开心他就紧张兮兮的来哄,克利切还得到了很多金币作为安慰。

    老神棍想做的时候克利切总是拒绝,毕竟看老神棍从兴致勃勃到沮丧的过程非常有趣。

    老神棍听到克利切提起园丁小姐脸就很臭,像看到了老鼠屎一样臭,呸呸呸,克利切不是说园丁小姐的坏话,实话实说而已,但是看向克利切的时候从来不摆臭脸,大部分时候是委委屈屈的,傻乎乎的。

    克利切觉得老神棍怎么那么傻。

    那天看到老神棍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谈话,聊了很多克利切听不懂的话,什么效应啊,策略的,那个人听了很开心,笑得跟朵茅坑里的花儿一样。还对老神棍很尊敬的样子。

     好了,他们说完了。

    克利切也该溜了。

    不对,老神棍怎么还站在那看着那个人走的方向!一动不动的!

    混!蛋!

    克利切心里不知道从哪儿蹿来一股无名之火。

    刚走两步,就好像撞到了什么。

    然后感受到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克利切看了我好久哟~”

    老神棍的身体显现出来。紧紧的抱着克利切。

    瑟维弯着腰,抵着克利切的颈窝磨蹭。

    笑得傻里傻气的。

    克利切悄悄的攥住老神棍的衣角。

    你看

    这个人这样喜欢着克利切

    是不是傻死了

 

对于克利切来说,只要瑟维在,他就能体会到,他是被爱着的。只是他有时不敢相信,怕这种幸福是自己躺在街道上做的美梦。

[裘杰]哪个时刻意识到自己真的被爱着


裘杰


    杰克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可是今天却和往常不太一样。


    眼皮沉重的要命,身上也泛着酸疼。等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双手被分别束缚在床头,自己跪坐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甚至有些奇怪地方的破损。


    没有任何记忆……我难道……失控了吗?


    杰克的视线往边上瞟


    然后看到悠闲坐在床边的恋人


    裘克手里把玩着自己恶心的面具,看着醒来的杰克,难得笑得很好看。


  “昨天你发狂,说什么“把你变成我的东西”之类恶心的话,我就把你锁上了。”   


   “?!你……”


   “别说,你发狂的样子可没那么虚伪,顺眼多了。”


    说罢裘克从椅子上起身,打算帮杰克松绑。


    可看着这样的杰克,不免想起昨晚逗弄他的样子,明明失去了行动能力,还是凶的要命,用小刀割烂杰克衣服的时候,那双猩红的眼睛,咬的咯咯响的牙齿都让人兴奋不已。


    想到这个,裘克趴到杰克耳边,


    “他可要比你辣多了,我碰他的时候,他一边气的发抖,一边在我手里释放出来。”


    “啧,疯子”


     杰克嘴上骂着,心里无比的安心。


    谢谢你……


    没有被我杀死……


    当天,裘克带着有伤的胳膊(其实一开始没注意,还是被杰克伤到了),顶替了杰克的值班,心情颇好甚至佛了两局,放走了两个佣兵。


    被放走的佣兵:我今天看他笑得,怎么那么想打人呢?!


【找到你】自白

  [孙芳]

    我这个人,倒霉了一辈子。

    一事无成

    连最后想做一件坏事

    都没做好

    我看着多多回到她怀里,我看见珠珠向我走来。
    珠珠头发不是乱糟糟的,脸上也不是接受治疗是痛苦的神色。
    我听见她喊我“妈妈”
    就像多多喊她的妈妈
    我想,去陪珠珠了。
   
    我从船上跳下去的之后,一瞬间就被水裹紧了。水在侵略进我每一个角落,就像死神在抢夺人的生命。
    我本以为,仇恨消散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可我濒死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在“太太”家里的时光。
    陪多多玩,陪多多等“太太”回家。
    “太太”经常在回家之后先在门口休息一下,扶着额头闭着眼睛,头发随意的披散着。
    再睁眼进入屋内的时候,所有的疲惫感仿佛被留在门口,她笑得美美的,喊多多的名字。
    和她接触越多,我心里的仇恨就被磨掉得越少。
    但是不行!
    我把珠珠的尸体放在了冰箱最底层。我看着珠珠,我心里的恨就能涌出来!
    但是现在想想,那一阵子。只是被那股恨意撑着活到。
    太太没什么错
   
    我知道的

    我甚至萌生过和太太和多多过一辈子的冲动。

    回不去了。

        [李捷]
   
    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那天有好好的听她说话

    应该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我从不知道她受过这么多苦。

   
    我和我先生,因为别人口中的“相配”而结的婚。
    是啊,医生和律师。都是事业有成,社会精英的模样。
    但是真的配吗?我知道他喜欢柔弱的女人,他希望我示弱,希望我依赖他。
    我做不到。
    我们的矛盾从有了多多之后爆发。
    他说你能不能有点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
    他和我吵。
    我质问为什么女人还得有应有的样子。
    我也和他吵。
    现在可以平静的说出来,吵得时候却是吵得房子都仿佛在震。
   
    我离婚了
    没什么不好的。
   
    知道我遇到孙芳。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
    虽然对她第一印象不好,但是看她哼歌哄孩子的样子,我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滋味儿。
    心脏嗙的跳了一下。
    到后来她的细心。
    进门之后的拖鞋,知道我高跟鞋磨脚给我贴创口贴,我出门的时候抱着孩子跟我挥手说再见。
    我发现我可能和别人不一样。
    孙芳的脸绣黄绣黄的,整体看上去有点土,脸上有被岁月磨砺的那种无奈。
    但是自从我有了那个念头,我觉得她长的真的很端正,五官也很好看。
    我开始带着孙芳和多多出去玩。
    像一家人一样。我那段时间太高兴了,其实孙芳露出了很多破绽,比如她曾经对着多多,喊她死去女儿的名字。
    可我被欣喜蒙住了眼睛。什么都没发觉。
    直到她把多多偷走。
    被背叛的怒火和恨意还有对孩子的担心和焦急,混在我脑袋里。
    后来通过调查知道关于她的事情。一腔怒火变为悔恨。
    要是我那天早晨

    听她好好说话。

    她那天早晨,是想要和我坦白的。
    我如果等她说完……

    后来在船上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她抱着孩子,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我恍惚了一阵。
    那是我想要的生活。
    现在没了。
   

    但是她始终没能狠下心,她把多多还给我了。直到把多多重新抱到怀里,我才觉得这场噩梦结束了。
    然后抬头,看到她从船边跳下去。
    从爱,到被背叛之后的恨。
    她跳下去的时候,心里被掏了一个大洞。
    爱,和恨她的时候,那块地方还都是满的。
    现在空了。

   

【无双】斯德哥尔摩

“我是极少数不为了女人而活的男人。”

    搬开油墨桶看到那个警察的枪的时候,李问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呆愣了回了个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信任的人。
    被老板推开的时候脑子也还一片混沌。
    脑子里像放起了默片电影。还带慢动作的那种。
    他看到老板倒下,然后一群人冲上去。

   “我没事”

    “他有事”
  
    李问听到了这两句话
    后面的枪声不知道为什么听得不太清楚。

    老板是个嗜血的男人,
    但是老板说的没错,
    他救了他的命。
    他认了。
    过了两天,油墨弄好,出货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激动的心情中,只有他在想,怎么办?两桶油墨用完了怎么办?
    自己闯的祸,得自己偿。虽然只是个拿画笔的,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只是他隐隐觉得,有什么变化了。
    可能是那件丢在他身上的防弹衣和枪支太危险,可能是吴复生吼的“我是为了救你”吼的太大声。
    危机感和近期他做成事情的成就感把他绑在了这个危险的男人身边。

    他本能的想要逃离。但是得把油墨搞定。
    搞定了油墨,他就逃离吴复生。

    “你之前说,我不想做了可以随时退出。这话还算数吗?”
    “我会搞定油墨。”
    “我不想让你再杀人!”

    李问从噩梦中醒过来。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脑子里白天和吴复生的对话还在脑子里一遍遍重复着。
    他睡不着。
    白天不知哪里来的胆子说得这些话。

    睡不着的时候就想有什么可以做出变色油墨,总之那就好的状态极其不好,甚至差点被车撞到。
    也巧了,这一撞还真的他让找出办法来了。刮人家车的钱是老板赔的。
    他拿着东西就回屋子研究了。没看见老板盯着他显得萎缩的背影。

    再到后来他手里被老板塞了引爆器。他唧唧嗦嗦的用口袋捂着那个引爆器跟着老板。
    知道被下命令“放手”的时候。
    一直言听计从的李问没有反射性的松手。
    吴复生,他命运的转折点。也是他的老板,他的救命恩人,他的梦魇。
    他对他的恐惧从那次抢劫就根深蒂固的埋在心里。
    他第一次那么坚定的违抗命令。
    不想他死。
    等吴复生吼他,让他放手的时候。
    他其实是抱着和吴复生一起死的意志放的手。
    被身后爆炸震飞的时候,他意识到,是啊,吴复生怎么会舍得死。
    李问嘲笑了自己两句。
    隐隐作痛的内脏也跟着嘲笑他。

    他永远摆脱不了吴复生。命悬一线,同生共死,这个男人极度的危险和带来的利益与情感把他死死地困住了。

    他顺手救了那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
    后来吴复生过来扶他起来。吴复生用手搂着他的脖子。明明是人最脆弱的地方。李问却没有抵抗的想法,甚至觉得,有些危险的依赖感。

    他们的脸离的不近也不远,可能是类似斯德哥尔摩的情节在作祟,他做出了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

    他亲了吴复生。
    带着沙土和血腥味的吻。

    对方回应了,不仅回应,还很激烈。很快夺走了主权,也夺走了李问的呼吸。
    鬼知道身上那么多伤,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有力气扣着他的脖子让他逃不出去。

    吴复生一边笑一边盯着他看。这次的笑和吴复生平时挂在脸上的不一样。甚至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李问不知道是因为感觉到危险,还是吴复生笑得太……开心,总之他的心正在仿佛死掉的身躯里碰碰乱跳。

    他似乎亲手把自己,推向了深渊。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玄硕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家这么大……家难道不是用来住的吗?在烈的家。。。
  在烈看着在门口愣住的玄硕,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了吗?”(玄硕译)
  玄硕听到在烈的声音才猛地回神,
  “啊……那个……你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吗?”是家里人太多了才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我自己住,只有我一个人。”(玄硕译)
  对房子的惊叹变成了担忧,他忽然觉得在烈自己住在这么大的房子……莫名的有点寂寞。
  “我来陪你。”
  话说出口,玄硕忽然觉得不对,哪有这么臭不要脸一直住在朋友家的?!一时冲动说话都不过脑子了,怎么办怎么办?!?!
  而在烈那边则是愣了一下,然后不想被玄硕发现的笑了笑。
  “那个那个……我是说找到新房子之前……我也不能一直住在你这,太不好意思了。”
  玄硕努力的为自己打圆场。
  在烈似乎吸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没能说出来。咬了咬下唇,把玄硕往家里领。然后带着玄硕去他的房间。
  途中玄硕被各种家具装饰品吸引了目光,也就忘了刚才的小沉默。
  玄硕的房间挨着在烈的房间。屋里所有东西一应俱全。玄硕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屋子。
  “这个……真的真是给我的房间吗?”
  在烈无法形容玄硕的眼神。亮亮的,带着不可置信和惊喜。像是得到了一个喜欢的礼物的孩子。他的唇色很淡,因为惊讶,玄硕的嘴唇微开,可以看到挨着牙齿的唇边颜色要艳一点。
  玄硕不禁眨了眨眼,庆幸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嗯……是给你的。”(玄硕译)
  玄硕指了指床。
  “我,我可以坐吗?”
  玄硕还记得某一次,在转学之前。
  一群人被喊去泰成的家,当时他只是不小心碰到泰成的床。然后被揍得本身就臃肿的脸更加肥硕。
  “c……真特么晦气……”
  泰成这么说着,泄愤的把快抽完的烟头捻在了玄硕的衣服上。
  身体的本能让玄硕不禁再一次征询在烈的意见。
  在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玄硕紧张过头,但还是点点头回应。
  床垫是那种虽然软,但是是记忆棉的。弹性也很好。
  但是睡惯了硬板床的玄硕觉得简直陷到了棉花里。情绪莫名的激动。
  第一次来朋友家,第一次坐在朋友家的床上。
  玄硕又站起来,然后坐下,重新体验做到棉花的感觉。然后看向在烈的方向,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玄硕满心都充满着对在烈的感激。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但是另一边,在烈看着玄硕的动作,再加上那个过于明媚的笑容,心跳停了几拍。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之后在烈带着玄硕逛了很多地方,哪边是厨房,饮水机怎么用,事无巨细。(但是在烈没好意思带着玄硕熟悉浴室)
  最后演示怎么用电视投影仪功能的时候。顺便放了个电影。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电影投影在整面墙上,画面投影在两人的瞳孔里。
  玄硕看的十分投入,瞳孔里只有一亮一暗的倒影。也没发现在烈盯了他有一会儿了。
  但是这一天实在是太激动也太开心了,玄硕看着看着,就失去意识的倒下了。顺着沙发眼看滑到在烈肩膀上。
被在烈接了满怀。
  (下一章依旧是在在烈家,会很甜hhh时隔那么久填坑我觉得我写的已经,差的不得了了。整体的感觉应该也变了。我如约更了,不过晚了十分钟,很抱歉。)
还有
提前声明:我喜欢的是不喜欢秀珍的玄硕。一直追着看下来总觉得在烈像是作者的工具,该卖腐卖腐,该助攻助攻,用完就扔。
  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很喜欢那么单纯对男主掏心掏肺的在烈。想让他和男主幸福。
  ooc属于我。
  谢谢观看

给自己写的结局

        沈巍因为生命链接,感知到赵云澜的异常。

        在镇魂灯触发的时候,带着弟弟回到了海星。

        面面用自己之前吞噬的能量强行换下了赵云澜,虽然看着哥哥那个恨不得自己把人换下来的劲,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云澜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沈巍那通红的好看的眉眼。

“看来,是我赌赢了。只要你活着,就不会让我有事。”

        赵云澜本身是个不愿意太过于依赖别人的人。但是那一刻,他愿意相信沈巍。其实这句话还有后半句……
要是你死了,我就算化作那灯芯受尽折磨,跟活着又有什么分别。

        沈巍笑了。

        真好看。

        就算在这种时候,赵云澜也沉迷着沈教授的美貌。

      “沈教授,你看我这算是死过了。相当于,已经追了你一辈子。沈教授,给个答复呗?”

        死而复生,以前觉得日子长久,可是经历了大风大浪,什么都不能拦住赵云澜把话挑明了。

        濒临死亡的时候,想想还没亲过沈巍常常抿着的嘴,还没让那双好看有清冷的眉眼染上情欲,还没能把长发的沈巍压在身下,太不值了。

(“就你……还想指染……”
面面在旁边听着,忍得差点从脑袋上喷血的时候说道。
但是貌似某两个人都没注意到。)

        沈巍紧张得抿了抿唇,眼神里是无比的郑重。

       “我喜欢你,从万年前。”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张一合的唇。得到了应得的答案之后,忍不住凑近,确认那唇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柔软。

(“你……”
面面那一瞬间杀心都起来了,但是下一秒就被哥哥瞬移到了门外……
“哥!!!!!!!!!!!!!!”)

有车吗?可能没?没吧?再说吧……

        等到赵云澜带着两兄弟回特调处的时候,那叫一个满面春风。

        特调处的大家看到赵云澜回来,确认了不是做梦之后。整个特调处都沸腾了。

        每个人都想,想以前的日子,可是都默契的没有憋着那股伤痛,就想着或许某天,这个滚蛋领导就从哪儿蹦出来。

        梦想真的变成现实的时候,每个人反到都没形象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丑,那鬼哭狼嚎的劲,感觉隔壁墓地的鬼都得被吵醒。

        之后的日子,就继续干活儿的干活儿,偷懒的偷懒,谈恋爱的谈恋爱。

        就是多了个和沈教授长的一模一样的面面。相处久了之后发现这个孩子也挺单纯的。

        就是想给自己这个结局,舒服。写完超级舒服。状态要是好再写甜日常。

感觉快完结了,官方也放开自我了😳(本身貌似也没太收敛)。
剧透注意,我没忍住看了盗版的39,卡的位置实在太关键了,我没忍住……
p1这个“单身20年”就很有说法
p2沈教授看到林静的第一反映
p3小澜孩看到沈巍被虐时候的表情

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谁有缘看到。
你在对一个人或一件事物持续性的抱有恶意,但是你知道那是不对的,完全不对的。
恶意很难或者几乎没办法消除。
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不该找心理医生的,以前咬咬牙就撑过去的情绪。现在总是想起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