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玄硕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家这么大……家难道不是用来住的吗?在烈的家。。。
  在烈看着在门口愣住的玄硕,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了吗?”(玄硕译)
  玄硕听到在烈的声音才猛地回神,
  “啊……那个……你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吗?”是家里人太多了才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我自己住,只有我一个人。”(玄硕译)
  对房子的惊叹变成了担忧,他忽然觉得在烈自己住在这么大的房子……莫名的有点寂寞。
  “我来陪你。”
  话说出口,玄硕忽然觉得不对,哪有这么臭不要脸一直住在朋友家的?!一时冲动说话都不过脑子了,怎么办怎么办?!?!
  而在烈那边则是愣了一下,然后不想被玄硕发现的笑了笑。
  “那个那个……我是说找到新房子之前……我也不能一直住在你这,太不好意思了。”
  玄硕努力的为自己打圆场。
  在烈似乎吸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没能说出来。咬了咬下唇,把玄硕往家里领。然后带着玄硕去他的房间。
  途中玄硕被各种家具装饰品吸引了目光,也就忘了刚才的小沉默。
  玄硕的房间挨着在烈的房间。屋里所有东西一应俱全。玄硕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屋子。
  “这个……真的真是给我的房间吗?”
  在烈无法形容玄硕的眼神。亮亮的,带着不可置信和惊喜。像是得到了一个喜欢的礼物的孩子。他的唇色很淡,因为惊讶,玄硕的嘴唇微开,可以看到挨着牙齿的唇边颜色要艳一点。
  玄硕不禁眨了眨眼,庆幸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嗯……是给你的。”(玄硕译)
  玄硕指了指床。
  “我,我可以坐吗?”
  玄硕还记得某一次,在转学之前。
  一群人被喊去泰成的家,当时他只是不小心碰到泰成的床。然后被揍得本身就臃肿的脸更加肥硕。
  “c……真特么晦气……”
  泰成这么说着,泄愤的把快抽完的烟头捻在了玄硕的衣服上。
  身体的本能让玄硕不禁再一次征询在烈的意见。
  在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玄硕紧张过头,但还是点点头回应。
  床垫是那种虽然软,但是是记忆棉的。弹性也很好。
  但是睡惯了硬板床的玄硕觉得简直陷到了棉花里。情绪莫名的激动。
  第一次来朋友家,第一次坐在朋友家的床上。
  玄硕又站起来,然后坐下,重新体验做到棉花的感觉。然后看向在烈的方向,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玄硕满心都充满着对在烈的感激。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但是另一边,在烈看着玄硕的动作,再加上那个过于明媚的笑容,心跳停了几拍。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之后在烈带着玄硕逛了很多地方,哪边是厨房,饮水机怎么用,事无巨细。(但是在烈没好意思带着玄硕熟悉浴室)
  最后演示怎么用电视投影仪功能的时候。顺便放了个电影。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电影投影在整面墙上,画面投影在两人的瞳孔里。
  玄硕看的十分投入,瞳孔里只有一亮一暗的倒影。也没发现在烈盯了他有一会儿了。
  但是这一天实在是太激动也太开心了,玄硕看着看着,就失去意识的倒下了。顺着沙发眼看滑到在烈肩膀上。
被在烈接了满怀。
  (下一章依旧是在在烈家,会很甜hhh时隔那么久填坑我觉得我写的已经,差的不得了了。整体的感觉应该也变了。我如约更了,不过晚了十分钟,很抱歉。)
还有
提前声明:我喜欢的是不喜欢秀珍的玄硕。一直追着看下来总觉得在烈像是作者的工具,该卖腐卖腐,该助攻助攻,用完就扔。
  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很喜欢那么单纯对男主掏心掏肺的在烈。想让他和男主幸福。
  ooc属于我。
  谢谢观看

给自己写的结局

        沈巍因为生命链接,感知到赵云澜的异常。

        在镇魂灯触发的时候,带着弟弟回到了海星。

        面面用自己之前吞噬的能量强行换下了赵云澜,虽然看着哥哥那个恨不得自己把人换下来的劲,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云澜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沈巍那通红的好看的眉眼。

“看来,是我赌赢了。只要你活着,就不会让我有事。”

        赵云澜本身是个不愿意太过于依赖别人的人。但是那一刻,他愿意相信沈巍。其实这句话还有后半句……
要是你死了,我就算化作那灯芯受尽折磨,跟活着又有什么分别。

        沈巍笑了。

        真好看。

        就算在这种时候,赵云澜也沉迷着沈教授的美貌。

      “沈教授,你看我这算是死过了。相当于,已经追了你一辈子。沈教授,给个答复呗?”

        死而复生,以前觉得日子长久,可是经历了大风大浪,什么都不能拦住赵云澜把话挑明了。

        濒临死亡的时候,想想还没亲过沈巍常常抿着的嘴,还没让那双好看有清冷的眉眼染上情欲,还没能把长发的沈巍压在身下,太不值了。

(“就你……还想指染……”
面面在旁边听着,忍得差点从脑袋上喷血的时候说道。
但是貌似某两个人都没注意到。)

        沈巍紧张得抿了抿唇,眼神里是无比的郑重。

       “我喜欢你,从万年前。”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张一合的唇。得到了应得的答案之后,忍不住凑近,确认那唇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柔软。

(“你……”
面面那一瞬间杀心都起来了,但是下一秒就被哥哥瞬移到了门外……
“哥!!!!!!!!!!!!!!”)

有车吗?可能没?没吧?再说吧……

        等到赵云澜带着两兄弟回特调处的时候,那叫一个满面春风。

        特调处的大家看到赵云澜回来,确认了不是做梦之后。整个特调处都沸腾了。

        每个人都想,想以前的日子,可是都默契的没有憋着那股伤痛,就想着或许某天,这个滚蛋领导就从哪儿蹦出来。

        梦想真的变成现实的时候,每个人反到都没形象起来。哭的那叫一个丑,那鬼哭狼嚎的劲,感觉隔壁墓地的鬼都得被吵醒。

        之后的日子,就继续干活儿的干活儿,偷懒的偷懒,谈恋爱的谈恋爱。

        就是多了个和沈教授长的一模一样的面面。相处久了之后发现这个孩子也挺单纯的。

        就是想给自己这个结局,舒服。写完超级舒服。状态要是好再写甜日常。

感觉快完结了,官方也放开自我了😳(本身貌似也没太收敛)。
剧透注意,我没忍住看了盗版的39,卡的位置实在太关键了,我没忍住……
p1这个“单身20年”就很有说法
p2沈教授看到林静的第一反映
p3小澜孩看到沈巍被虐时候的表情

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谁有缘看到。
你在对一个人或一件事物持续性的抱有恶意,但是你知道那是不对的,完全不对的。
恶意很难或者几乎没办法消除。
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不该找心理医生的,以前咬咬牙就撑过去的情绪。现在总是想起来她。

嗯……闲余时间大多在跑医院,所以没更新。咳咳,冒泡,会更新的。
还有病好的差不多了~希望喜欢看同人的大家每天开心www

【恋与】笼中人(2)

      设定写在前面

        许墨是药剂师,也是被诅咒的存在。父母双亡之后自己在森林小屋里看书制药。向贵族售卖各种非法药剂,但是表面上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药店。Ares的名号在贵族中一直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禁忌。某天,蝴蝶妖精悠然闯进了他的世界。贪婪的许墨将妖精囚禁。

  悠然是从森林中诞生的蝴蝶妖精。因为认识的植物多,在王国的一个草药的组织里赚一些零花钱。公司投资人是如今的国王李泽言。

  李泽言,残酷的剥削者。下到农民,上到伯爵贵族,全都对这位国王的严苛叫苦不迭。但是王国的确在他的带领下,飞速的繁荣着。虽然嘴上吐槽,所有人其实都在心里有些崇拜和感激这位“可怕”的国王。(国王的小癖好是去森林那边挑某只精灵的毛病。)

  悠然的好朋友,狼人周棋洛(经常去悠然工作的地方偷吃)。因为长相过于可爱,而化解了一直以来人类与狼人之间的隔阂,是整个王国的名人。多少女人为了见周棋洛一眼而独自闯入森林,培养出了一群既会通过云层看天气,又能用各种道具进行野外生存的迷妹。为王国贡献了很多女中豪杰,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不)。

  白起,王国中最神秘的骑士。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看到精灵悠然,然后一见钟情。经常偷偷去看望精灵。但是因为脸皮太薄,悠然到现在还不知道白起的存在,但是经常有一种有人在觊觎自己采的植物的迷之第六感(被觊觎的是你啊…傻悠然…)。

  (其实吧,就是因为白起除了氪金送的sr,就两张重复的限定sr。按种类说只有两种sr!!其余男主都是他的2~5倍。就这一次,让我欺负欺负白警官。哼哼o( ̄ヘ ̄o#))

  想写的是许墨篇。黑化许墨,主要在囚禁蝴蝶……先提醒一下。

  其他人的……emmmmmmmmm我觉得我可能会难产。你们就假装没有的吧。

           悠然拉着自己的篮子,飞回森林边上的仓库。

  “呼~”得知李泽言大魔王没有来,累的趴在桌子上松了一口气。

  “蝴蝶小姐~”

  听称呼就知道是周棋洛。

  周棋洛的喊声从远到近。活力的声音仿佛能把所有生物都唤醒。

  “咦?蝴蝶小姐,你身上有好浓的陌生人的味道啊……还混着一种奇怪的草药味。”

  一边摆出嫌弃的鬼脸,一边凑近趴在桌子上的蝴蝶小姐。

  然后用手指戳了戳悠然的胳膊。

  “悠然,你……你现在好像我昨天吃的奶油甜点啊……都成一坨了哈哈哈哈哈”

  悠然的腿冲着周棋洛的方向蹬了两脚。

  “说到甜点……我今天遇到了森林里的药剂师。他说给我带甜点哦~”

  “欸……我也想要……”周棋洛一边说,一边玩着悠然的翅膀。虽然原本蝴蝶的翅膀是不能碰的,但是悠然毕竟是精灵嘛。倒是不像普通的蝴蝶一样那么脆弱。

  “那我们一起找好多草药给他送过去吧~还有他好帅好帅哦……”

  周棋洛听到后半句顿时眼睛瞪得像铜铃。

  “蛤???!!!!比比比比比我还帅吗?”

  悠然的脸贴着桌面转了转,看了看周棋洛不可置信的脸。看到悠然看了过来,顿时摆出自己觉得最帅的表情,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可能是……看太久免疫了……”

  闻言,周棋洛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有史以来第一次想要自己更有魅力一点……

   看着周棋洛失落的样子,觉得很可爱。悠然有点坏心眼的这么想着。扑棱扑棱翅膀飞到周棋洛的头上。像是许墨安慰她那样,伸出小小的手,对着周棋洛的头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揉呀揉呀揉~

  成功把周棋洛揉成鸡窝刘海~

  从很久很久之前,周棋洛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悠然也只是只刚刚出生的妖精,两个人还都不会化形。就已经玩在一起了。虽然分开过一阵,但是重逢之后又臭味相投的黏在一起。

  洛洛是个很棒的人,虽然世人都觉得他最厉害的就是那张脸。但其实真的不只是那样。狼人和人类的和解,是周棋洛一点一点努力来的,像是一张细细密密的网,每一根之间都有着联系。

 
  
  【某间喧闹的酒馆】

  一个贵族装扮男子理了理自己的袖扣,有点不太自然的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舞女看他一个人愣了半天,就理了理头发,施施然向他搭话。

  “您很面生呢。”魅惑的慵懒声线,想要勾起男人的注意。

  但是男人似乎更紧张的了,但是男人还是冲舞女露出了一贯的绅士微笑。

  没说两句话,男人就把一袋子钱交给酒馆的侍者。然后像是逃一般的离开了。

  “真是奇怪的男人……”舞女用食指磨了磨自己艳丽的下唇。

  可是舞女并没有注意到,那一袋子钱币,到底是“消费”了什么。

  男子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门前放了一个布袋。装作自然的走到门前,拿起袋子,然后转身进了家门。

  男子背靠在门上,握着布袋的手有点颤抖。从布袋中拿出两瓶发着幽幽的紫色光芒的药剂。

  而男子支付的钱币,早就换成了一些珍贵的药材等,在一间森林中的小屋。

  Ares是贵族烂在肚子中的名字。禁忌的存在。也曾经有身份很显赫的贵族曾经广撒网的捉了一群药剂师,想要接触Ares。也有人派遣一些有特殊技能的人去调查各个药剂师。甚至有人动用骑士团的力量去药剂师家中调查,调查每个人的资金动向。当然 有些多疑的人也考虑到了那个森林中神秘的药剂师。

  但是都没有结果。

  完全……没有结果。这就更加深了Ares的神秘感。

  【森林一角】

  悠然躲在某个隐秘花田的花苞上睡觉。悠然搂着白天许墨给的哨子睡觉。哨子中闪着很难察觉的微微的光芒。

  而远处的许墨,如同一个工匠,在打造一个专属的牢笼。

  

  而今天的白起也在偷偷的在风里观察小蝴蝶~(戏份就是这么少,嗯哼。欺负老实人白起。就是欺负一下下而已www)

  

  “许墨~”

  悠然抱着自己收集好的草药,跟着松鼠找到了许墨的小屋。后面跟着一脸狐疑的周棋洛。

  悠然落在许墨的窗口。

  “许墨先生~我和朋友来给你送草药~”

  许墨从里屋走出来,袖扣被精细的挽住。好像刚才在工作的样子。

  “悠然吗?真是太感谢了。有带朋友来吗?”

  许墨从里屋门口走到窗前,神情从工作时的认真,慢慢换成温和的脸。悠然盯着走向自己的许墨,莫名觉得呼吸都紧促了一点。

  “嗯嗯”

  说着一颗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从窗子下面窜了出来。

  “我叫周棋洛,是悠然的好朋友。”

  “是过来蹭吃蹭喝的~”不好意思说好友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悠然这么补充道。

  悠然除了抱的几株草药,还有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装在篮子里,周棋洛帮忙提着。

  因为不知道许墨想要什么,所以各种奇怪的东西都有,甚至有悠然睡觉的花田中,刚刚开放的鲜花。

  许墨笑着接过篮子,转身从一个奇怪的容器里面,拿出了一个精心包装的盒子。

  像是魔术一样,许墨从盒子里端出了泡芙,杏仁双层小圆饼,格雷派饼,甚至上面还有没融化的冰激凌。瞬间,窗外的两个人眼睛都直了。

  悠然倏地变成人形,但是因为在窗子边上,还不小心从窗子仰了下去。

  “洛洛,一点也不疼。我是在做梦对吧……”

  作为兽人,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敏捷度和反应力。把自己垫在了悠然和地面之间。

  “啊……大概吧。”然后咽了一口口水。

  许墨从门口赶出来,看见两人犯傻的样子。依旧是温和的笑着,把两个人依次扶起来。请到屋子里,看着两个人疯狂的往嘴里塞甜点。一边吃,一边看向许墨,露出看着神一般的眼神,虔诚又感激。惹得许墨也被感染了一样的笑着。

  “我本来还担心会不会买太多,看来是多虑了。”

  悠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拿起仅剩的一个泡芙,伸向许墨。

  “许墨先生你买的哪一家的甜点啊……这个泡芙简直太好吃了。你吃了吗?”

  许墨看着被递到自己嘴边的泡芙,眨了眨眼。然后没有用手接,直接就这悠然的动作,吃下了泡芙

  然后愣了一下。

  “恩,真的很好吃。”

  悠然开心的跟着笑,然后一回头。

  “啊!!!!!洛洛我下次不带你来了!!不等我一下的吗?”

  看到悠然喂食有点心里不舒服的周棋洛,正在用好吃的甜点泄愤。

  吵闹的声音从小屋融入森林。

  本来幽静的小屋,第一次,有着这么鲜活的生气。

  

  夜晚……

  许墨站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在月光下,诡异的把手指放到了舌头上。眼中晦暗难明。

  “我等不及了。”

  

  【王宫】

  白起本来在巡逻,忽然感觉到一丝异常。除了自己的风场,再也没办法感知到别的风向。是……那个人?

  记得在那个人即将变成王之前,也出现过两次这个情况。每一次这个情况下,都会有一些大事发生。

  白起一直在怀疑,那个人有那样的能力,但是不能证实。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呢。

  

  第二天,有药剂师袭击国王的传闻像是随风飘的蒲公英一样。在各地扩散着。

  据说那个药剂师被当场死刑。国王也受了些伤。

  而当然没有人会在意,有一个妖精,化成人形,一步一步的踏进陷阱。

  从那天之后,森林里再也没有了那只小蝴蝶的身影。

  (懒得写另外三个人解密的桥段了,开学有点忙,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 许墨的手段。)

  从放在哨子里的药剂跟踪,并且让一个精通洞察的精灵跟在悠然身边,后被白起察觉,用风场阻止。

  因为白起是骑士中的名人,所以许墨对他有一点了解,猜到白起这个人。然后用一些人做实验,发现白起自己的风场有限,平时风场就混在风里,如果有紧急事态,会尽量聚集风场。

  之后是李泽言,拥有时间操控的能力,应该会对白起风场的控制范围有一定的限制。自然的风停止了之后,白起就只能动用自己的风场。

  行刺行动的时间,白起的反应力,还有悠然接到自己的魔法信之后赶过来的时间。都是许墨一步步的算好。然后找准时机把悠然拐到自己家,在地下室弄昏迷。

  

【恋与】笼中人(1)

        〖设定〗

       许墨是药剂师,也是被诅咒的存在。父母双亡之后自己在森林小屋里看书制药。向贵族售卖各种非法药剂,但是表面上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药店。Ares的名号在贵族中一直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禁忌。某天,蝴蝶妖精悠然闯进了他的世界。贪婪的许墨将妖精囚禁。

  悠然是从森林中诞生的蝴蝶妖精。因为认识的植物多,在王国的一个草药的组织里赚一些零花钱。公司投资人是如今的国王李泽言。

  李泽言,残酷的剥削者。下到农民,上到伯爵贵族,全都对这位国王的严苛叫苦不迭。但是王国的确在他的带领下,飞速的繁荣着。虽然嘴上吐槽,所有人其实都在心里有些崇拜和感激这位“可怕”的国王。(国王的小癖好是去森林那边挑某只精灵的毛病。)

  悠然的好朋友,狼人周棋洛(经常去悠然工作的地方偷吃)。因为长相过于可爱,而化解了一直以来人类与狼人之间的隔阂,是整个王国的名人。多少女人为了见周棋洛一眼而独自闯入森林,培养出了一群既会通过云层看天气,又能用各种道具进行野外生存的迷妹。为王国贡献了很多女中豪杰,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不)。

  白起,王国中最神秘的骑士。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看到精灵悠然,然后一见钟情。经常偷偷去看望精灵。但是因为脸皮太薄,悠然到现在还不知道白起的存在,但是经常有一种有人在觊觎自己采的植物的迷之第六感(被觊觎的是你啊…傻悠然…)。

  (其实吧,就是因为白起除了氪金送的sr,就两张重复的限定sr。按种类说只有两种sr!!其余男主都是他的2~5倍。就这一次,让我欺负欺负白警官。哼哼o( ̄ヘ ̄o#))

  想写的是许墨篇。黑化许墨,主要在囚禁蝴蝶……先提醒一下。(PS:是甜的你们相信我)

  其他人的……emmmmmmmmm我觉得我可能会难产。你们就假装没有的吧。

  【静谧的森林】

  一棵灌木植物诡异的摇摆着。

  原来是有精灵在采草药。那个精灵大概只有人的手掌大小,和人类相同的身体,只是多了两对翅膀。是一只蝴蝶精灵。小小的手握住拽着植物的茎,两只腿都在使劲的瞎扑腾。想把植物拽出土地。

  “噫呀呀呀呀呀呀!!!”

  “唉……”

  似乎是终于放弃了,小蝴蝶垂着胳膊飞了出来。然后几乎是一瞬发生的,蝴蝶的翅膀被一点点收了进去。小精灵从手掌大小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大小。身上穿着和翅膀颜色相近的衣物。

  “哼哼!”

  有正常人大小的少女在植物面前蹲下来。似乎在和植物说话。

  “怕不怕!!嘿~嘿~嘿~看我不把你拔下来的~”

  似乎在对着植物耀武扬威,说罢伸出白嫩的手。

  然后听到身后有人发出细微的笑声。

  慌忙的转身才发现身后站了一位男性。

  干净的白衬衫,没有任何表明身份的物件。森林是很美的……细密的阳光从叶子的缝隙中透过去。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笑得眼睛弯弯的,嘴角弯弯的。似乎在掩饰笑意的用手挡了一下唇角。

  比森林都要好看……

  “抱歉……因为很可爱所以……失礼了。”

  礼貌的话语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悠然。

  丢人啊丢人,竟然看一位雄性看呆了,啊啊啊丢死人了。

  悠然急忙站起来,怕裙子沾上泥土或者自己衣服不整齐,还理了理自己的裙子。

  “你好,我叫悠然。是森林里的精灵。”

  “我叫许墨,是隐居在森林里的药剂师。”

  许墨伸出手,相当自然的理了理悠然反常卷起来的一小撮头发。精灵似乎紧张了一下,但是还是乖乖的任凭许墨的动作。

  然后悠然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草药的味道。

  忍不住抽搭鼻子,多闻了两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对方好像细微的笑了?

  不过许墨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啊……哦,对了。好像有传闻说森林里住着一位特别和善的药剂师。很多在森林里遇到危险的人,都曾接受过他的救治。

  悠然对这个人的好感又蹭蹭蹭的向上飙升。

  之后该说些什么啊,我是个超级不会找话题聊天的精灵啊!!

  “你是精灵的话,是不是认识很多植物?”

  悠然正在苦恼的时候,许墨用温和的声音发问了。

  “嗯嗯”

  带一点小骄傲的。笑着点头。

  “那……小蝴蝶,偶尔帮我采一点草药。我也满足你的一些愿望,可以吗?”

  愿望?

  “什……什么愿望?”

  许墨摸了摸下巴,认真的看着悠然。

  “任何愿望啊,只要你想要的。”

  “那……那我要人类的甜点!!!我没办法去买……”

  “好啊。那……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喽。”不知道为什么,作为精灵的悠然,那一瞬间有一种掉进敌人陷阱的感觉。但是怎么都不会觉得危险来自面前的许墨。

  许墨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大概一个指节长的细管。放到悠然手里。

  “试着吹一下。”

  悠然放到嘴边,轻轻吹了一下。虽然没有声音,但是作为精灵的悠然还是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波动。

  “窸窸窣窣”

  树上的叶子相互摩擦的声音。一只松鼠忽然从一棵树上下来,蹦到了悠然的脚边。

  超……超可爱。想摸大尾巴!!

  “吹一下那个哨子,它就会带你去我住的地方。森林这么大,我还是会担心你迷路的。虽然你是森林的孩子。”

  悠然乖乖的点了点头。许墨真是超级好超级好~超级温柔的绅士啊!

  不行,不能露出花痴的笑容。记得洛洛说过,经常有女人用那种要吃了他的表情看着他。明明他才是狼人……

  对喜欢的人应该保持淑女的风范~就算是精灵也要遵守。

  许墨看着又陷入自己思考的悠然,笑着等待着。

  “啊!!我都忘了我还在工作!!!”

  希望李泽言一定不要今天来监督啊!!!!

  “采集草药的工作吗?”

  悠然重重的点头。

  “那……先把我的拿去吧。”说着许墨拿出一个小袋子。应该是一个魔法道具。

  因为许墨从里面拿出来了好几株和袋子体型不相符的植物。

  而且几乎都是悠然要找的。

  “不……”

  “没关系,今后你再帮我找回来。”许墨说着,直接走向了悠然盛放草药的篮子。

  没有帮上忙反而……

  许墨似乎看出自己情绪不是很高,伸出手揉了揉悠然的头发。

  “再不去就真的迟了。”

  那只手揉过的地方暖暖的。揉的悠然心里也很暖。

  悠然变回蝴蝶的样子。幽蓝色的翅膀和小小的身体。阳光把翅膀上的色彩晕染开。许墨的眼眸里也全是那抹透亮的蓝色。

  “那……之后见。”

  说罢,悠然就飞走了。

  而许墨的眼睛,似乎还停留在那一刻。

秘技:永远恰好错过

【全员×你】把手伸进先生的被子

【恋与全员×你】

  偷偷想把手伸到先生的被窝~

  设定已经是婚后~小甜甜甜甜甜饼⊙ω⊙

    〖许墨〗
 
  这几天你和许墨两个人都很忙。

  虽然许墨并不需要睡觉,但是通常会陪你躺下。等你睡着了再悄悄起来工作。

  许墨把洗完澡的你直接抱到了床上,帮你温柔的掖好了被角。

  就像平常一样,许墨躺在你身边。想陪着你睡着。

  只剩一个夜灯开着,看不清先生的表情。

  意识还算清醒。把手偷偷的探出被窝,伸到先生的被子里。

  随即被一只大手握住。

  真不知道这么黑,许墨是怎么看到自己的小动作的。

  许墨的手比自己的手凉一点,你不禁把另一只手也伸过去,紧紧的握住许墨的手。

  虽然因为光太弱,看不到先生的表情。但是许墨的手被自己捂的一点点升温,觉得特别的幸福。

  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许墨的另一只手伸到你的被窝,揽住你的腰,只是一个瞬间。

  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腰上一重。你整个就到了许墨的被窝里。

  ??????

  “悠然”

  许墨温和又危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只是手的话,不够。我要你的全部。”

    〖李泽言〗
  等你洗完澡到卧室的时候,发现李泽言正在看着书等着你。

  累的直接扑倒在李泽言旁边,然后往他那边蹭了蹭。
  不出意外的。

  “白痴……”

  嘿嘿,就知道他要说这个。

  好想吐槽自己,已经抖m到,每天不听他怼你一句都不能好好睡觉了。

  李泽言一边数落你,一边轻手轻脚的把你裹到被子里。关了灯。

  等李泽言躺下,你悄悄的把手伸到他的被窝。

  摸索着碰到他向上的手掌。

  手指攀到上面,然后插进他的指缝。十指相扣。

  李泽言的手也紧紧的握住你,滚烫的温度传到你的手上。烫的心也砰砰的跳快了些。

  “幼稚。”

  嫌弃我幼稚,你有本事别握这么紧呀!!我看你头脑不清醒吧~(默默在心里甜蜜的吐槽先生~)


    〖周琪洛〗
  洛洛这两天拍戏好累……

  下午到家之后,洗了个澡就倒在床上暴睡。

  等你晚上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趴在你被窝里睡得像只可爱的奶狗的你先生。

  你怕洛洛醒来饿,准备好饭菜,放到冰箱才去洗漱睡觉。

  你蹑手蹑脚的躺到原属于周琪洛的被窝。关上灯。

  一双手环到你的腰上,你落到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悠然……”

  声音委委屈屈的,从你耳后传来。

  然后某人挤到原本是他的被窝。

  “你回来了都不叫我,我都想死你了……”

  某人撒娇般的在你的颈窝蹭来蹭去。

  “我也超~级想你,饿了吗?我做了饭,热一下就可以吃。”

  洛洛的手摸索到你的手,把玩着你的手指。

  “我饿了~

      我可以吃薯片小姐吗?”
 
 


    〖白起〗

  你不知道白起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是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先生已经躺在自己身边了。

  迷迷糊糊的,把自己的手伸到他被窝。握住白起的手。

  昏昏沉沉的就又睡过去了。

 
  …

  ……

  ………

  …………

  你不知道的是……

  白起其实刚刚钻进被窝,就发现你似乎醒了。马上一动也不敢动。

  然后就感受到一只热乎乎的手悄悄的摸索进来。

  绵绵的搭在了他的手上。

  热乎乎的,软绵绵的。

  “人民的好警察”白警官肾上腺素,促肾上腺素,促甲状腺激素一堆激素开始失控。

  听着自己心脏“砰砰砰”的声音,都怕心跳声把你吵醒。

  手一动也不敢动,手心开始不可自抑的出汗。

  对于白起来说,真是个甜蜜又煎熬的夜晚啊……

  不过转天早晨,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为啥就在白起怀里的时候……你也大概就也体会到了白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