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英,我们回家吧

13
藤原其实有察觉到绫的一点异常,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关心。
  两个学校公认的一对,祝语多了。藤原有时候也有一种已经被接受的错,然而错觉永远是错觉…
  绫最近的脾气非常不好,藤原可以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各种抗拒以及若有若无的厌烦…和之前开玩笑式(绫:谁跟你开玩笑!!)的讨厌不同。
 
  "为什么不动手?"
  脑中的声音如是问道。
  "我想避开藤原。"
  "原来是这样啊,无所谓啦,等毁灭外来者,一切都将会被重置。
  他不会记得你做过什么。"
  绫沉默着。她也在挣扎,她也有不忍心伤害的人…
  "我可以把你的权力送给你…"
  绫没有听懂。
  "我说过,他们都属于你。你拥有支配他们的权力,把他们当做傀儡,去杀戮吧。"
  曾经的支配欲一下子漫上了双眼,唇角微扬。
 
  [金木!有什么不对!这个世界出问题了。]
  "怎么?"
  本来依靠在英身上的金木第一次听到佑如此严肃的语气。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金木,怎么了?"
  话音刚落,英就感受到了莫名的杀意。
  [这个世界规则的统治权被集中起来了,这是不允许的。]
  两人正在操场休息。
  英把金木护在身后,看着赤瞳看着自己的藤原。
  [找到统治源了,浅野 绫。不过她应该没有那么大能力,估计是规则看我们不爽。]
  金木在英身后观察着如今的状况。
  藤原眼神带着强烈的杀意,却没有什么神采。
  随身的佩剑直直的指向英,英并没有佩剑。不过,站在藤原对面也没有丝毫畏惧。
  "金木,小心点。"
  金木应了一声表示听到了。
  藤原想冲过来,而英已经来到他身旁。本来指向前的佩剑快速的向身侧划过,英弯下腰的动作堪堪避过,不过也蹭过英金色的发丝。
  英直接贴过来并不是和好选择,但是既要让他无法接近金木,又要尽量挡在连接两人的直线上,这样比较保险。
英伸手制住藤原拿剑的手,然后用另一只手掰断了佩剑的锋刃。
  "看起来,你并不想这么做…你被控制了?"
  英看着对方的眼睛,从对方和自己的交手中可以感受到他在对克制自己的力量 。
  不过英忽然注意到还有几个吸血鬼正在接近金木。拿着手上的刀刃,直接刺伤了几个吸血鬼。
  虽然没有致命,但是行动已经受到了限制。身后藤原也如鬼魅一般的追杀着英。
  不给英任何喘息的时间。
  [以女主的承受能力,她最多控制与她有感情联系的人。]
  [所以她能操纵的…可能还有…金木!葬科出现在二十米内!]
  金木愣了一下,觉得不能给英添麻烦。和葬科同为人类,自己应该可以…
  拿出前几天英帮自己绑在腿上的匕首,还一只…麻醉针放在系统那里。(你还留着啊…)
  [你手碰到他的时候,我会把针递给你。]
  嗯。
  葬科倒不是像藤原那么呆滞,还没有接近金木就被发现了之后,还轻轻的笑了一下。
  [金木,他身上有枪。对付吸血鬼的,不过对你也能造成伤害。]
  葬科拿枪和射击的动作流畅无比,几乎不等金木反应。
  英察觉到了葬科的动作,不过和藤原赤手僵持的他根本无法脱身。
  英看着子弹飞过,手上力道加重,疼的藤原的表情有些扭曲。
  "金木!"
  金木身边风刮的急了一瞬。红色的刀面与子弹碰撞的声音发出清脆的声音。
  天谷用刀帮金木挡住了子弹,细细凝视着不认识的葬科:
  "你怎么了?葬科。"
  天谷本来在学生会调戏葬科,可是葬科忽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匆忙的离开了。
  "谢谢。"
  金木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虽然并不喜欢你,不过我会保护你的。"
  天谷模仿着某个人的口气说到,
  "这是我们学生会的责任。"
 
  天谷靠近葬科,试着把剑抵在葬科喉部。葬科也只是防御着天谷的动作。
  "他只是被操纵了。"
  金木还以为天谷要直接杀了那人,出声阻止。
  天谷向后摆摆手,示意知道。他只不过是在试探。
  那…就让我看看你在想什么吧。
  牙齿咬住手套,扯下露出皮肤。然后制住葬科
  "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不过好像被操控了。"
  葬科的声音因为接触,在天谷脑中响起。让天谷格外安心,
  "虽然这么说不吉利,如果我还能变回原样…我会尽力去做个好恋人的。别总是忽然…有点冷漠。"
  天谷整个愣在当场…
  恋、恋人?我?冷漠??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葬科…你、你能解释一下吗?"
  "我们不是恋人吗?"
  天谷瞪大双眼,愣愣的看着葬科:
  "啊?!有吗?"
  "不…不够明显吗?"葬科声音弱了一下。
  "… …"
  天谷抱住葬科的头,有点无奈的开始读取葬科的记忆。

  放手的时候,看着葬科的眼神格外复杂。
  简单点说,就是某人一直以为天谷读心嘛,有些事情就不用说出来。一直以为天谷知道自己的想法,而天谷的表现也好像喜欢自己。就以为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真是…
  通过回忆,也可以感受到葬科对自己的感情。不过…心情可是微妙啊。。
  葬科你那么别扭真的可以吗?
  天谷紧紧的抱住葬科:
  "作为忠诚的手下,我从来都没有窥测过你的内心。
  一直以为自己在单恋真是蠢死了。我会找个时间正式告白的!你等着,葬科!"
  "我拿枪的手都抬起来啦,阻止我啊"
  操纵者像是听到了这句话,葬科手指扣住扳机。
  子弹已经出膛…
  天谷:"… …( TДT)"

  有些时候,一瞬即是变数。

  子弹是冲着仍在缠斗的英。
  本来用匕首抵挡吸血鬼的金木想过来救场,可是并没有成功。
  英躲了一下,子弹打到英的手臂上。鲜血汩汩的流下,丝毫没有干涸的意思。吸血鬼的治愈能力也丝毫不起作用。
  同时,在人群中隐藏的双子中的哥哥向英射麻醉。
  另一个也在周围的双子弟弟从英后面赶过去…
  一剑刺穿了英的心脏…
  吸血鬼被刺穿心脏,几乎与死亡无异。
  金木死死的盯着喷涌的血柱,熟悉感回到心头。
  剑拔出的时候,鲜血也喷到藤原的脸上…让藤原的眼神一下子恢复了一下清明。
 
  "绫…为什么?"
  浅野鬼魅一般的出现在藤原身后,笑着对藤原说:
  "没问题的,等一切恢复正轨,我们就在一起。"
  少女的笑容还是一如当初,可是…已是罪孽深重。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