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永研]舍不得,所以别离开我

4.如此真实的你
经过了短暂的逃亡,终于甩开了所有ccg的成员。金木的伤也渐渐的好转。
金木收起赫子,抱着英靠在墙上。恢复着自己的体力。金木看了看怀中毫发无伤的英,露出一点笑容……
然后准备回家,因为饿了。饿了,要吃东西。家里还有一些特制的方糖。金木深知饿到失去理智的危害,绝不会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
回到自己家里,把英放到自己床上。转身要去找咖啡。听到身后传来英的声音:
“金木?”

英,醒了吗?金木有些惊喜的回头,看见英坐在床上,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英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白发背影。不知怎么就直接叫出金木的名字。
奇怪?在自己印象中,金木明明是黑发,也没有这么高吧。为什么会直接把这个人认成金木呢?
但当那个人转过身的时候,英就确认了那个人的确是金木。尽管有些改变,那是他的金木没错。不禁脸上带出大大的笑容。
看着金木有些不敢相信的眼神,有点激动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窘迫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莫名的满足感。
金木走到床边,倒是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真实坐在自己面前的英,又想到之前他在自己面前踉跄着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忍不住紧紧地抱住英良,忍住想哭泣的欲望,紧闭的眼睛还是有点湿润……
刚刚醒来的英身上还有一些无力,被金木抱住的时候。往后一仰就被金木压在床上。身上好像有伤口疼了一下,靠近金木肩侧的鼻子闻到金木身上传来的淡淡的血腥味。
英感受到金木的激动,轻轻的回抱住金木。像是安慰一个孩子那样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却感受到金木身上的寒冷。
感受到英的回应,金木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血,鲜血的味道。英良的伤口发出的气味慢慢入侵着金木的嗅觉。让刚刚恢复好身体的金木感觉到汹涌的饿意。
金木愣了一下, 猛地放开英,逃一般的跑到厨房。

找到放在某处的方糖,快速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手指有些许的颤抖…
想起曾经因为饥饿而差点失去理智,对英良造成伤害。尽管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但是对血液产生的饥饿感却如此残酷的提醒自己,你是个喰种。食人的喰种。


在另一边
躺在床上的英,也默默消化着现状。如今的金木和自己,都与印象中的不同。从年龄上就不同,而这一切又不是梦境。有可能是自己的记忆有一部分的空缺。大概……两年左右的时间。
而刚刚金木反常的举动,自己在昏迷中感受到的一切。恐怕不是一场梦境。
枪声,比较小的喊声,和仿佛承受着痛苦的闷哼,风声。
大概可以猜测金木把自己从什么地方带出来了。而当时保护着自己的东西,坚硬的可以挡住子弹,又可以跟随着金木高速移动……
英胡乱想着,感觉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呢?
厨房里隐约传来水声。 唤回英良飞散的思绪。英笑了笑, 尽管依旧对现状有些摸不着头脑。
英悠闲的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记忆的模糊也不影响英对金木的信任。
想起金木,本来认真思考的冷峻脸露出有些傻傻的笑容。
金木依旧是那么瘦,脸型也不是印象里很可爱的有些正太的样子。
不过,还是那么好看(* ̄ω ̄)。
就在英胡思乱想的时候,金木已经从厨房里出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咧咧躺在自己床上的英。
“呐,金木。我好像忘了些事情。大概这两年的事情,我都没有一点印象哎~”
金木愣愣的看着英。

想起问亚门英的情况时,亚门不自在的表情。ccg难道消除了英良的一部分记忆?
金木走到床边。
“嗯…英…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两年的事情?”
英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金木,好像很委屈的点了点头。金木很久没有看到英良如此丰富的表情了。笑着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其实,我倒是挺希望英你想不起来这些事的。”
英一脸惊讶的看着微笑着,看着很温柔的金木。怎么感觉小金木有点腹黑呢?
“欸?(⊙ˍ⊙)”
“不过呢,觉得你总有一天也会知道。还是由我告诉你比较好。”
金木避开英的眼神,略微低下头。眼神里有些悲伤。
“我因为一场事故变成了喰种,却没有告诉你。被一家叫做“安定区”的喰种收容所收留。后来……又发生了些事情,我加入了一个组织,而你,大概进入了ccg。
在ccg讨伐安定区的时候,我们又见面了。”
说到这,金木停顿了一下。手捏紧了床单。

“然后,我就把你带回来啦。”
金木有些艰难的笑着抬头,看见英眼中只有对自己的担忧。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我现在,是喰种。”

英听到这句话忽然笑了,很无奈的把胳膊搭在金木肩上:
“那有什么关系啦,不就是喰种嘛。”
然后把脸凑到金木面前。带着有点坏坏的笑容说:
“难不成金木还想尝尝我的味道嘛~”
这句话说得好像很正常,又好像很暧昧。让本来想摇头的金木不知道到底该作何反应。感觉心里好像有一股奇怪的悸动。
大概是英的凑得太近的缘故吧。金木这么想到。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