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英,我们回家吧

3
"那个…"
  金木有些担忧自己的"唯一需要重视的人",所以大概绍了一下c栋,,,但英看上去并不很在意的样子,金木只好带着英往c栋走。 
  自己担心又有什么用处呢?
  [短期任务完成,奖励喰种碎片×1]
  金木眨了下眼…喰种碎片?
  不过还是先把注意力集中在英良身上吧。
  英走着走着就闻到了异常熟悉的血腥味,从某个特定的地方传来…
  英心想,大概我已经知道自己的寝室在哪了…
  英伸出拦住身前好像有些愣神的金木:"前面就是c栋吧,谢谢你带路喽~"
  不打算让金木踏入吸血鬼的领地,毕竟对方对自己的善意如此真实。
  金木转过头来,却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一样:
  "那个…不嫌弃的话,你可以住到我的宿舍。宿舍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c栋不去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短期任务:引导永近英良住进c栋]
  机械音突兀的在金木脑中响起。
  英有些讶异于金木的关心,心里有点奇特的柔软…不过想想还是想拒绝。自己想在这里好好生存,这些危险还是必不可少的。
  "不用了~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你住在哪,我有时间可以去找你。"
  看着金木依旧很担忧的样子,英有些想笑。没有理由的,就是很开心…原来被人关心是这种感觉吗?真不错呢。
  英凑近金木,带着温暖的笑意:
  "或许我一会儿就改变主意了呢,所以啊,金木,你住哪里?"
  "b栋!就是旁边那个楼,三楼314。"
  金木一边说一边指给英看,看神情应该是安心了一点。
  英忽然觉得面前这个看上去温柔弱小的人,仿佛也很执拗呢。不过…有点可爱。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对吧…

告别之后,两人分头走。
  [短期任务完成,奖励医药包]
  金木在离开英之后才敢在脑中和系统对话:
  "为什么想让英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永近英良是吸血鬼,他应该有能力保护自己。进入c栋能让他最快的了解在这里生存的规则。]
  "… …"
  [金木,你什么都做不了。]
  金木感觉系统的这句话,有其它的深意…
   
  另一边。
  门口空荡荡的,英走进有些阴森的c栋。一楼有几个有些瘦弱的吸血鬼,其中一个目光炯炯的盯着英。
  "入住条件,活着上到4楼即可。不过如果是…挑战藤原大人,就先在一楼住下,等藤原大人回来,签挑战责任书。"
  英皱了皱眉,
  "我先上楼…挑战之后再说吧。"
  那人转身从身后的柜台上翻找,然后递给英一个暗红色的棉质腕带:
  "戴上,他们就能认出你。"
  英闻得出腕带上的血味。当活靶子嘛…倒是不太在意,只是这东西…脏不脏啊。
  英拿手指挑起腕带。没有感觉到湿润的触感,所以还是戴上了。
  要上楼了!
  英刚刚从楼梯上来,就看到并不宽敞的过道里一个个表情如同饿狼的身影。
  第一个扑上来的吸血鬼,被英直接扼住咽喉将人提起。左边的门被踢开,那人被扔到对面墙面,生死不明。
  动作一气呵成。英看了眼愣了一秒的敌人…真正的杀戮才刚刚开始。
  (本人战斗渣…不太会写。。)
等那个瘦弱的管理员看到英又从楼上下来,英满身的血污和凌厉的气场让人心惊。
  "六层没有人?"
  管理员颤了一下…到了?!第六层?!不、怎么可能…
  不管血统多纯正,怎…怎么可能把五层的大人们都…
  管理员努力止住身体的颤抖:
  "那个…大人,您的房间在六层第四个房间…"
  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串钥匙,手有些抖的提出一个看上去很新的钥匙,恭敬的低着头递给英良。
  英接过后顺手放进口袋里:
  "行李帮我放过去,我过段时间回来。"
  英也受伤了,不过对于英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总是想起某个身影…
  如果英知道撒娇这个词语的话,大概就是有种:啊,受伤了。终于可以去撒个娇了…的微妙心情。
  大概知道自己能力定位,然后心情颇好的向某人的b栋走去。

  夜晚的时候,金木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才是那个为了生存而拼命挣扎的人,梦见一脸担忧和落寞的英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努力着。
  在梦里,仿佛能感受到咖啡的苦涩,还有无能为力的伤感,仿佛心里有人在咆哮,酸涩的说:我孤独的快要死掉了!"
 
  金木从梦中惊醒,却怎么也记不清楚梦中的内容。有点…伤心。
  忽然,金木听到窗子开锁的声音…
  哗啦~咣当~
  [短期任务:收留并救治受伤的永近英良]
  顿时明白窗外是谁的金木,赶紧从床上爬下来。没来得及穿鞋就赶到了窗边…看到对着窗户锁一脸无奈的英。
  不禁笑出来,然后打开了窗户上的锁…
  英终于从窗户钻了进来,有些困扰的抱怨道:
  "为什么窗户要上锁啊…"
  因为月光很暗,金木没有发现英身上暗红的色泽。笑着解释:
  "嗯,因为有时候可能会被吸血鬼攻击嘛,所以大多数屋子的窗户都是有锁的而且非常牢固。"
  金木伸手扶住英,但是摸到的触感有点奇怪…干的地方有些冷硬,有些湿润的地方又有点粘稠的触感。
  金木忽然想起系统发布的任务是…救治,受伤的英良?
  "英良!你…受伤了吗?"
  [所以说金木你要认真接受任务嘛…上次奖励的医药箱在床下。]
  英听见金木担心的声音,心里有点小开心:
  "那个…金木~我能住在你这吗?"
  "嗯!可以。"
  金木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的扶着英坐到自己的床上。从床下拿出医药箱,然后打开床头灯。
  终于清晰的看到了英的样子。几乎全身都沾满了血污,脸颊上的血迹干涸的像是古老的图腾。
  然而面前的英仿佛浑然不觉有什么异样,睁着黑亮的眼睛看着金木。
  金木心一瞬间被攥紧…怎么办…
  [你什么都做不了]
  系统曾这样说过…
  金木一边整理着医药包里的东西,一边问:
  "英良…你哪里受伤了?我帮你处理一下。"
  金木借着灯光观察了一下,虽然满身浴血。但是英身上的伤口看上去并不多,不过有一个好像划伤了腹部,还很深的样子。
  金木皱了皱眉:
  "英良,我可以把你的衣服剪开吗?…我的衣服,你应该也可以穿。"
  英很配合的点点头,认真观察着对方皱眉的样子。觉得自己因为这个人,总是爱做一些傻傻的举动…比如现在。虽然有点疼但是,觉得很值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