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墨生

无法改变

『烈硕』一个甜饼(下)


烈硕 ABO

    一个大家都以为是A的O,玄硕,和义无反顾喜欢上【假】A的A,在烈

    (两个玄硕都是O)是车

    其实想表达的是,玄硕只有一个,胖玄硕好好锻炼也能变成瘦玄硕。在烈喜欢的一直是同一个人。

     前文 点这里

 
 

    🚗

 
 

    玄硕心中燃起了一撮火焰,那个火焰曾经被很多人踩踏过,蔑视过,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现在它又燃起来了,细小的,在胸膛摇曳着。

 
 

    玄硕有些谨慎的对上了在烈的眼神…那个火苗燃烧的更旺了。

 
 两个图链,似乎打开会很慢。

    🐍

    🐍

 

『烈硕』一个甜饼(上)


烈硕 ABO

    一个大家都以为是A的O,玄硕,和义无反顾喜欢上【假】A的A,在烈。

    是车,但是(不看也行的)设定讲在前面,简单来说就是某克隆实验,打算克隆O,最后克隆体测试出是Beta,后来就把克隆体销毁了,但是克隆体(玄硕)不仅被放走还抢走了本体的意识。

    (两个玄硕都是O)

    其实想表达的是,玄硕只有一个,胖玄硕好好锻炼也能变成瘦玄硕。在烈喜欢的一直是同一个人。

    正是转凉的时候,蝉还在鸣,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一声声的嘶喊,出口几米就坠到地上。但是天气还是时冷时热,变幻的像是恋爱时的心情。

    在烈在看着玄硕

    玄硕今天穿了自己给他准备的一套长袖配破洞的牛仔裤。因为正值中午,气温依旧很高,玄硕有些没精神的给自己扇着风,背后的汗把灰色的衣料染成灰黑,仿佛是个爱心的形状,让在烈有点移不开眼睛。

   明明是一件小事,却仿佛有什么线从玄硕那段连接到在烈的心脏,让在烈的心随着他跳动。   

    玄硕的头一垂一垂,正在和睡魔打架,最后沉沉的倒了下去。

    然后在另一边醒来。

    顶着鸡窝窝头,玄硕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有点蒙的炸了眨眼,在想自己这种行为到底算不算逃课。

    “完了,待会儿睡不着可怎么办啊……”

    玄硕重新躺回床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叹了口气。打算数羊数到睡着……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四百二十……?!

    数着数着,玄硕快睡着的时候,被一股渴望强制唤醒。

    ?!过日子过得有些迷糊,玄硕忘记了自己的发情期。然后一咕噜爬起来,赶紧去抽屉里找抑制剂。

    疯狂乱翻一通之后,终于找到了放在角落的抑制剂,拿出一支针管,对准手臂扎了下去。玄硕可以感受到,液体随着静脉的流动,热流也在慢慢的消退。

    然后玄硕就晕倒了,抑制剂大概还剩一小截没有打完。

    玄硕就在另一边睁开了眼睛,眼前是镇成一脸嫌弃的脸。

    “玄硕,下节体育课,别睡了。”

    镇成本来不想叫玄硕,可是刚看到玄硕的手在抖,怕他在做噩梦,纠结再三还是把玄硕叫醒了。

    “还有你小子今天涂了什么吗?刚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玄硕的意识一下子就绷紧了,干笑了两下。

    “没,没啊……”

   

    但是镇成貌似只是随口一问,抬头看见美珍和朋友出了教室,就也匆匆忙忙的往外赶,嘴上还挂着傻笑。

    玄硕安心的松了口气,幸亏,啊……幸亏没出什么事。

   在后面默默关注玄硕的在烈,一瞬间闻到了什么味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像是初融的冰雪,但是清冷中又夹杂着甘甜。

    在烈一瞬间有一点渴。自己也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消散了。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玄硕身上。

   

    玄硕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其实仔细看是在颤抖的……回归的意识还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情欲,尤其人刚刚都散去,混杂的微弱的信息素也都像是挑逗一样的钻进玄硕的鼻尖。

    后背忽然被戳了一下,像是有什么电流从指尖窜到脑子里,玄硕“噌”的一下坐直了。

   “啊……是在烈啊……”

    玄硕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不好意思的笑笑。而且因为意识的影响,玄硕的脸还在泛红。

    可疑的潮红从脸颊延伸到衣领。

    刚睡醒的眼睛亮晶晶的,让人很想动手验证,脸和脖子以外,解开衣衫之后是什么颜色。

    但是在烈却是另一个反应

    紧张的用手摸摸玄硕的额头,碰碰他的脸颊,然后又摸摸自己的脸。在烈还以为玄硕在发烧,紧张兮兮的摸来摸去。担忧都写在了脸上。

    在烈的手本来就偏冷,放到玄硕的脸上,正好缓解了那股难耐的燥热,还有很轻柔的向日葵和阳光的味道。

    就在在烈捧着玄硕的脸不知所措的时候,玄硕蹭了蹭在烈的手掌,然后在掌心轻轻的吻了一下。

    洁白的雪融化成滚烫的液体,无比淳朴的渴慕和热爱,烫伤了在烈的掌心。

    在烈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某个不肯醒来的梦中。

    玄硕舔了一下嘴唇,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刚消退下去的热血又冲回脑子,信息素也一瞬间有些失控,幸亏教室里只剩自己和在烈。

    在烈又闻到了刚才那股甘甜的味道,那个味道仿佛有什么魔力,诱惑着在烈吻面前的玄硕。然后在烈忽然意识到,难道……玄硕是……?!

    玄硕看着在烈忽然有些木讷,然后迟疑的伸出手,仿佛在问自己。

    “我……!”

    玄硕紧张的捂住自己后颈的腺体,不敢看在烈的眼睛。

    我没有骗人,是……是所有人都觉得我是Alpha,我没有反驳而已。

    “在烈……我……”

    如果被知道的话,会不会又像以前一样…玄硕越想越慌,就越控制不好自己的信息素。然后被在烈握住了手腕。抬头的时候看到了在烈担心的样子,忽然心里的紧张一下子被驱散了。

    “在烈…让你担心了”

    “……”(在烈比划比划)

    “抑制剂?应该在医务室吧,可是我这个状态不太好出去。”

    玄硕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在烈不放心把玄硕自己留在这,两个人各自怀有心思,商讨着解决的办法。

   

    “临时标记?”

    玄硕看着提出这个想法的在烈,在烈点了点头。临时标记可以一段时间抑制玄硕的信息素,标记之后,玄硕的味道就会被冲散。

    玄硕思考了一下,也觉得可以,点了点头,便决定信赖在烈。手伸到后颈,拨了拨最近长得有些长的头发,露出腺体,乖巧的背对着在烈。

    这下轮到在烈紧张了,本身提出这个提议也是夹杂着私心的,毕竟标记这种事情平时都是情侣做的,但是被玄硕坦率的接受,反而让在烈有点不好意思。

    在烈舔了舔嘴唇,俯下身去,把嘴唇印在玄硕有点发红的腺体上,然后感受到玄硕浑身一抖,在烈扶住玄硕的肩膀。

    “抱歉,我也是第一次……不太熟练。”

    在烈难得说话了,声音温柔又低沉,但是玄硕第一次不希望在烈说话,灼热的呼吸像是羽毛一样骚动着敏感的腺体,不知道是不是Omega本能的冲动,现在玄硕很想在烈的双唇游走在其他地方,把自己搞得乱七八糟。

    然后感受到在烈的舌头舔了一下腺体,有些粗糙的舌苔折磨着脆弱的皮肤,然后在烈的尖

牙咬住腺体,谨慎的用力,刺破腺体的那一瞬间,玄硕体会到了一股仿佛高潮一般的快感,那股如阳光一般的热流窜到玄硕身体各处,抚慰着他身体。

    然后玄硕意识到……他好像湿了……窘迫的想着千万不要弄到裤子上。

    其实在做了临时标记之后,彼此之间会有一点感应,在烈大概猜到了玄硕有了怎样的反应,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然后两人沉默了一会。无言的,默契的,暂时未散尽的信息素相互抚慰着。

    窗外的蝉忽然又叫得欢了起来,不知道是看见了两人的所作所为,还是想燃尽自己残余的青春。

[烈硕]

破三轮车复健短篇

 
 

    想写玄硕被灌酒的那次,然后去找了在烈。还想再写一个abo的…    

 
 

(由于玄硕意识不是那么清楚,所以玄硕牌翻译器下线,在烈是自己说话)

 
 

    玄硕的脑子晕乎乎的,能听到心跳咚咚咚的在耳边响着。耳边没有了聒噪的女声。

 
 

    一声撞击着耳膜的刹车声,有一辆摩托挡在自己面前,这个车……

 
 

    头盔拿下来,玄硕看到熟悉的一抹金色。不禁笑出来。  

 

     心脏还在不受控制的跳动着,冷冽的晚风也吹不散心中的燥热,但是这一刻看到在烈让玄硕心里格外的雀跃。

 
 

    尽管醉了酒,玄硕还是能分辨出在烈的关心,    

 
 

   “没事,我们回去吧” 

     玄硕说着,脚步有些漂浮的向在烈走去,在烈把手里拿着的头盔严严实实的戴在玄硕头上,又嘱咐他好好抱紧自己,才去开车。

 
 

复健(不太熟练)

 再贴一条qwq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

(车还在复健,太久没开车了有点生疏,不过复健写的车也会发上来。大概晚上会先发一篇。)


    大纲


    事情是由一场拆迁引起的,失去住所的玄硕接受了在烈的邀请,由此为契机,玄硕的两个身体分开。


    住在一起的玄硕和在烈每天朝夕相处,在烈对玄硕是把心捧给他的那种真诚的喜欢,玄硕在不知不觉中让在烈渗透进他的生活,他的一切,也渗透到他的心。


    这期间瓦斯科失踪了,虽说不是第一次,但是大家还是担心的出去找瓦斯科的下落,范在拉上玄硕还有火箭联盟的兄弟,大家一起在附近打听。


   那次寻人之后无果,各回各家,晚上玄硕聊天和在烈说了说自己调查的结果。然后就回房睡觉了。


   确认玄硕睡了,在烈才出门,其实之前在烈在玄硕出去找的时候,在烈已经在派人调查了,然后有人忽然联系在烈,说找到了知情的人员。


    其实那是个陷阱,在烈差点被人绑走,但是对方低估了在烈的身手,也就没有得逞。


    后来在烈手下赶到现场,事情也就结束了。但是那个人警告在烈,你最好小心一点,少接触别人家的东西。


    本来在烈是想为玄硕做点事情让他开心的,结果没成功,甚至受了点伤,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跟玄硕解释身上的伤口。让手下先走,在烈有些烦闷的顺着街道走一会儿。


    正好被在商店打工的玄硕看到,虽然很震惊在烈不是在隔壁睡觉吗,怎么在外面,还受伤了。


    但是压下心中的疑问,玄硕拿起店里的酒精啊绷带啊一堆东西,一股脑的抱着出去了。


    在烈也是认识那个小胖子的。在烈也知道了小胖子其实找到了住所但是玄硕还是像答应的那样,住进了自己家,在烈对这个小胖子虽然不是那么熟,但是依旧有好感。


    在烈走在路上,看见他抱着一堆医用品一脸担心的跑过来。


    当时烦闷的心一下子被安慰了些许。


    弄伤口的时候,在烈问玄硕能不能弄的不明显一点。


    玄硕愣了愣,意识到…不会吧,难道在烈怕我看到伤口担心?最后两个人做了些伪装,比如手上的伤口用绷带,然后到时候再用透气的无指手套遮上,脸上的没办法,不过比较小的一点划伤,就只贴了一个创口贴,腿上有很大的一片青紫,上了消肿的药决定之后穿长裤盖上。


    玄硕都看在眼里。但是处理好之后什么都没问,没问伤的来源,半夜出现在这的目的。


    在烈对此非常的感激,发自真心的,当然也是也掺杂了些其他的情愫在里面,只是本人无法发觉。


    等在烈回到床上睡了一觉之后,醒来迎接他的,是玄硕做的早餐,说是忽然想做早餐了,最近住在在烈家不好意思云云做了丰盛的早餐(向管家询问了在烈的喜好)


    慢慢的,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发生了题目的对话。


    “下辈子,如果是我是个女的,我就嫁给你!记得娶我啊!”


    “……”


    “什、你说,这辈子就……娶?”


    那次之后,玄硕也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在烈的感情是,喜欢他的。


    可是想到原本的自己只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loser,是配不上在烈的。意识忽然消沉了。他需要考虑,跟在烈说他需要一点时间。


    那天,他没有去在烈家,想着事情,脚就走到了自己租的房子,可打开门,自己的身体并不在里面。   


    不对啊,玄硕明明白白地记得的,他…的确在晨练之后洗了澡睡在床上了。怎么会不在呢?


    在震惊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刹车声,熟悉的穿着西装的人让玄硕上车。


(后面就全都是我自己ooc的设定了,挺冗长的,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到最后)


    而另一边,久久等不到玄硕的在烈调查了一下玄硕的行踪,发现玄硕在奇怪的地方,急忙开始行动。    被带走的玄硕,被带到了奇怪的实验室,他还在那看到了失踪的瓦斯科。


    瓦斯科其实是某一天撞见了西装男们搬运玄硕,虽然挺身而出,并且打倒了一部分人,但是对方的支援很快赶到,瓦斯科被打晕带走    由于实在出色的身体能力,瓦斯科被囚禁在了实验室。


    原来每天玄硕家都被监控着,趁玄硕住在在烈家的这段时间,他们偷偷做着研究。


    事情是这样的,他们在研究克隆技术,第一个成功的实验体,就是后来的玄硕,但是不尽如人意的是,原本的实验体是他们从小孩养着的,身体素质一流的小孩,可是克隆体长得,不尽如人意。所有的身体数据都表明这个小孩身体素质很差,最后做出了销毁的决定。


    克隆体奇妙的分走了本体的意识。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但是负责销毁的那个人,动了恻隐之心,想起自己的孩子,就把那小孩藏起来最后放在了垃圾桶旁边。   最后被如今玄硕的母亲捡到,收养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在逃避实验室,在十几年的时间,意识几乎完全转移到克隆体身上。


    本体在实验室一待,就又是十几年。


    后来是玄硕转学,他们才重新查到了这个小孩的下落,因为有后面实验体的成功,他们为了验证一些猜想,把本体玄硕送到了他自己身边。


    这才发生了玄硕一睁眼发现自己有了两个身体的场面。结局    在烈发现玄硕所在的地方很特殊,没办法随意侵入,最后动用自己的实力和人脉施压。


    在另一边    玄硕也因为看到了瓦斯科的状态,被他们不人道实验激怒。后来大闹了实验室。


   两面的混乱迫使实验的负责人最后不得已妥协,放过玄硕,终止实验。


    实验最终终止,在烈收到了玄硕的短信


    【这么说似乎太过于自私了,我可能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去找你。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在的的话……我可能有些话想对你说。】


    玄硕用这一年的时间白天陪着母亲,晚上大概可能会用自己的身体去打工,用一年的时间让自己真正变成了那个受欢迎的朴玄硕的样子。


    是啊,同样的基因,没道理有那么大的差别的。      

    玄硕不想直接回到本体,母亲的养育之恩,自己的自尊心各种各种,他如果直接舍弃了丑陋的朴玄硕,就相当于毁掉了母亲珍视的儿子,和原本的自己。   


     玄硕这一年其实相当的拼命,他知道在烈还在等他,他收到了在烈的回信,他想更早的达成自己的目标。


    在烈大概从手下知道了一些事,关于实验,关于玄硕。但是他决定等。


    (结局其实有点傻)   玄硕终于准备好,然后在去在烈家途中

    在烈手下的人一传十十传百

    少爷喜欢的人(少奶奶?)回来啦!!快告诉少爷!!!

    一路传到在烈耳朵里,换好了衣服看着手下传来的监控录像,紧张的等待着即将打开门的那个人。


end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4)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


  

    在烈经历捏造注意⚠

 

   


    玄硕迷迷糊糊的睡着,毛茸茸的头轻轻得一点一点。最后落到了信任的人的肩头。


    消失的意识在另一处醒来。

    躺在板床上的玄硕睁开眼睛,隔壁的吵闹声一点一点地钻进耳朵。玄硕却躺在床上笑了出来。

    他在想自己经历的事情,在想身边的人,他在想在烈。

    在他意识里,在烈真的和其他人很不同,自己身边虽然都是很好的人,但有些人是不打不相识,有些是因为一起经历了些什么,之后才熟识了变成了很好的朋友。

    只有在烈是第一个…真正回应自己的人…

    !!!!

    !!!

    !!

    啊!兼职!


    一个肉肉的身躯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飞一般的穿鞋飞出家门。

    因为玄硕每天都和自己相处,所以感受不到,自己在小巷奔驰的身影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肿的像一个快融化的冰淇凌。他正在变得更好。

    卸下的重量洒在曾奔驰过的道路上,是金色的。

 

    另一边

    由于忽然的情绪波动,玄硕发出了声带轻轻摩擦的哼声,由于窝在在烈的肩头,呼出的鼻息像是羽毛一样挠了一下在烈颈窝的皮肤。

    身体也轻轻的动了一下,从在烈的肩膀滑下,被在烈反应快的抱在怀里。

    在烈觉得自己在发烧,像只熟透的虾子蜷曲着。

    在烈似乎在感受怀里的这个人,他正在抱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玄硕的体温通过肌肤传过来。明明是不喜欢肌肤接触的,现在却仿佛变态一样抱着玄硕不肯动,只是想再贪恋一会儿这个人的肌肤触碰着自己的感觉。

    已经很久了,在烈除了打人之外很少和别人进行肢体接触。

    在烈在缓慢的动作,因为怕弄醒玄硕,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他慢得甚至让人一时之间看不出他在动。然后他的右手终于如愿的揽住了玄硕的腰。

    这是个很奇妙的姿势,本来只是玄硕倒在在烈怀里,但是由于在烈姿势的变化,现在两人像是在拥抱。虽然这很不应该,但是在烈顺着这个姿势顺着玄硕的腰线摸了下去。然后可能是腰上有些敏。感的原因,玄硕动了动。在烈身体一僵,一动都不敢动。

    静谧的夜里,小小的沙发上,有一颗炙热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胸口。

   

    (站外门外很久的管家:少爷已经保持那个姿势快一个小时了,要不要提醒他把玄硕少爷抱到房内呢??)


    tbc


这两天还会更,其实他俩的故事我早已经在脑内脑完了(捂脸),连世界观我都自己偷偷补上了(?)我会尽量更,实在没时间了我就写的简略一点,然后把整体给补全。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3)
 
  玄硕从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家这么大……家难道不是用来住的吗?在烈的家。。。
  在烈看着在门口愣住的玄硕,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怎么了吗?”(玄硕译)
  玄硕听到在烈的声音才猛地回神,
  “啊……那个……你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吗?”是家里人太多了才住这么大的房子吗?
  “我自己住,只有我一个人。”(玄硕译)
  对房子的惊叹变成了担忧,他忽然觉得在烈自己住在这么大的房子……莫名的有点寂寞。
  “我来陪你。”
  话说出口,玄硕忽然觉得不对,哪有这么臭不要脸一直住在朋友家的?!一时冲动说话都不过脑子了,怎么办怎么办?!?!
  而在烈那边则是愣了一下,然后不想被玄硕发现的笑了笑。
  “那个那个……我是说找到新房子之前……我也不能一直住在你这,太不好意思了。”
  玄硕努力的为自己打圆场。
  在烈似乎吸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没能说出来。咬了咬下唇,把玄硕往家里领。然后带着玄硕去他的房间。
  途中玄硕被各种家具装饰品吸引了目光,也就忘了刚才的小沉默。
  玄硕的房间挨着在烈的房间。屋里所有东西一应俱全。玄硕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屋子。
  “这个……真的真是给我的房间吗?”
  在烈无法形容玄硕的眼神。亮亮的,带着不可置信和惊喜。像是得到了一个喜欢的礼物的孩子。他的唇色很淡,因为惊讶,玄硕的嘴唇微开,可以看到挨着牙齿的唇边颜色要艳一点。
  玄硕不禁眨了眨眼,庆幸过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嗯……是给你的。”(玄硕译)
  玄硕指了指床。
  “我,我可以坐吗?”
  玄硕还记得某一次,在转学之前。
  一群人被喊去泰成的家,当时他只是不小心碰到泰成的床。然后被揍得本身就臃肿的脸更加肥硕。
  “c……真特么晦气……”
  泰成这么说着,泄愤的把快抽完的烟头捻在了玄硕的衣服上。
  身体的本能让玄硕不禁再一次征询在烈的意见。
  在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玄硕紧张过头,但还是点点头回应。
  床垫是那种虽然软,但是是记忆棉的。弹性也很好。
  但是睡惯了硬板床的玄硕觉得简直陷到了棉花里。情绪莫名的激动。
  第一次来朋友家,第一次坐在朋友家的床上。
  玄硕又站起来,然后坐下,重新体验做到棉花的感觉。然后看向在烈的方向,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玄硕满心都充满着对在烈的感激。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但是另一边,在烈看着玄硕的动作,再加上那个过于明媚的笑容,心跳停了几拍。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之后在烈带着玄硕逛了很多地方,哪边是厨房,饮水机怎么用,事无巨细。(但是在烈没好意思带着玄硕熟悉浴室)
  最后演示怎么用电视投影仪功能的时候。顺便放了个电影。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电影投影在整面墙上,画面投影在两人的瞳孔里。
  玄硕看的十分投入,瞳孔里只有一亮一暗的倒影。也没发现在烈盯了他有一会儿了。
  但是这一天实在是太激动也太开心了,玄硕看着看着,就失去意识的倒下了。顺着沙发眼看滑到在烈肩膀上。
被在烈接了满怀。
  (下一章依旧是在在烈家,会很甜hhh时隔那么久填坑我觉得我写的已经,差的不得了了。整体的感觉应该也变了。我如约更了,不过晚了十分钟,很抱歉。)
还有
提前声明:我喜欢的是不喜欢秀珍的玄硕。一直追着看下来总觉得在烈像是作者的工具,该卖腐卖腐,该助攻助攻,用完就扔。
  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我很喜欢那么单纯对男主掏心掏肺的在烈。想让他和男主幸福。
  ooc属于我。
  谢谢观看

[瓦斯科 范在] 瓦斯科的日记(娱乐版)

  (P.S.这个是漫画《看脸时代》的娱乐性质同人…)

    某年某月,瓦斯科很烦恼,所以听从网上的建议开始写日记。
(此为把瓦斯科日记改过错字,没语病的版本(´・ω・`))
『✽✽年✽✽月✽✽日』
  从李恩泰,变到火焰联盟的瓦斯科。我有了很多好兄弟,可是我有一个苦恼。
  我好像喜欢上我的发小了。
  现在看着可爱的女孩子,内心完全没有任何波澜(瓦斯科泪流满面…)。
  怎么办?
  说到我的发小范在,真的是很我最崇拜的人了!!尤其是在那件事之后…
  范在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至少之前是这样的。
  在我变得怪怪的之前…为什么有范在陪着自己就有点飘飘然呢?为什么有一次找不到范在就很慌乱(不是公厕那次→_→)?为什么被范在关注的时候,脸会像发烧一样?
  (瓦斯科泪流满面…)我真的没法像以前一样对女孩子有好感了…
    『✽✽月✽✽日』
  范在已经很多次心灵感应到我的方位了!!(事实:范在在瓦斯科手机上装了…防偷情软件…可以随时报告瓦斯科的方位www)
  呜哇!不愧是范在。(瓦斯科崇拜脸…)
  不过为什么期中考试我接收不到范在的心灵感应。。
    『✽✽月✽✽日』
  和兄弟们一起玩游戏,和范在…亲…亲到了。
  虽然在和另一个兄弟抽中同样惩罚的时候,范在说玩不开,下次找女生来再玩这个游戏。然后兄弟们一阵??(瓦斯科"唏嘘"两个字不会写)。
  他们为什么这样呢?不过…范在的唇好软啊…哈哈。
  在网上把我的苦恼发出去,有女生回复说:"这是基情啊基情!!!求扒!!"
  求扒?!我是遇到的什么样的女生??有点开放…(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所以我没有敢回复她。

  『✽✽月✽✽日』
  范在说他喜欢我。再也不会写日记啦~

  某天范在在瓦斯科家里翻出一本日记…终于找出了瓦斯科那些年泪流满面的原因…还有这家伙原来早就喜欢他了www。

[烈硕]提前一世实现(1)

只是发个糖,其实这个cp不冷…只不过因为是韩漫,漫画的话同人的确不多…而且官方糖都…
  官方:"这是你的烈硕糖!"
  读者:"这颗糖…甜到掉牙了…"
  官方:"给我吃!!"
看脸时代,烈硕cp 温柔无口(护妻属性爆棚)攻×软萌正能量受

  『下辈子,如果我是个女的,我就嫁给你!记得娶我啊!』
  『… …』
  玄硕愣愣的盯着在烈:
  『…什、你说…这辈子?就、娶??』
   从来没说过一个字的在烈嘴角上翘着,认真的盯着面前有些慌乱的精致的男生…
  身子往前倾了倾,唇凑到对方柔软的耳垂下面。发出软软的鼻音。
  就好像在郑重的说:
  『嗯…』

  几天前,玄硕因为租的房子即将拆迁而头疼不已…
  虽然最近攒的钱还是可以组别处的房子…可是,哪还有那么便宜的房子啊!
  本来的房子,虽然小…但是离学校近,房屋也便宜的找不出第二个…
  玄硕有点心疼钱的闷闷趴在讲桌上,本来好像在看窗外的在烈稍微的偏头…
  过长的刘海挡住眼睛,让其他人无法发现…在烈的眼神,几乎没有离开过左前方的少年。
  (管家前一天告诉过在烈,那个人的租的房子该被拆了。在烈当时的想法是…
  …买下来,不拆就可以了。
  然而管家早就识破了在烈的低情商,一脸了解的笑着说到:
  『少爷,玄硕先生没有住处…少爷作为朋友,总不能做事不管吧。
  我会让仆人收拾好住处的。』
  在烈看着管家,有点心动的点了点头。)
  下课后,玄硕有点苦恼的向好友镇成抱怨:
  『住的地方要拆掉了…唉~能不能在搬出去前找到新住处啊…』
  几乎只有同桌可以听见的低喃,却逃不过苛娜的耳朵。
  花痴的苛娜开始花痴模式:
  如果…如果玄硕可以住到自己家里。苛娜的眼睛已经要冒桃心了~~~
  『… …』(←这是在烈…话说真的不明白这俩主角怎么交流的…玄硕简直就是翻译机啊!交流全靠…爱…)
  玄硕惊讶又带点期待的看着在烈:
  『真的?你说你家空房间很多,可以让我暂住?』
  (在烈:长住也可以的。)
  在烈大幅度的点了点头。
  哇~在烈真的是个好人!!
  被这种想法填充脑袋的玄硕兴奋的抱住在烈,哇~有地方住欸~
  免费欸~而且…是暂住在朋友的家里呢。从来就没有被这样温柔的对待过。
  玄硕激动的眼角都晶莹着,眼睛黑亮,如同家养宠物一样杀伤力十足的眼神盯着在烈。
  明显的炙热注视感让在烈有点压制不住心里燃起的兴奋感…长长的刘海盖住带着笑意的眼睛。
  而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两副身体,怎么一起去在烈家里。那么靠近…如果秘密被发现了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