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酒茨]直男要从小开始掰弯(叁)

  本章酒吞视角的回忆,暖暖哒~(私设有!)
 
  曾经站在鬼族顶点的男人,酒吞。
  呵,也不过是一个想随心所欲活着的酒鬼罢了,。
  曾经被茨木那个滚蛋挑衅,打败了他之后惹了一身麻烦事儿的家伙。
  酒吞总是以这样的话自我嘲讽,透露着对茨木打扰了自己生活的不满。可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茨木很烦,每天围在自己身边“挚友,挚友”的喊。
  遇到任何一个人都在大肆夸赞“吾友多么多么强大,多么多么有魅力。论实力绝对是站在鬼族巅峰的男人!!”,结果惹来一群狂妄的家伙过来挑衅。
  来挑战的妖怪都被我打败,我也就真的坐到了鬼王的位置上……
  切,茨木这个祸害。扰本大爷的清闲。
  但是千百年,对于妖怪来说也是很漫长的时光了,陪伴在身边的,除了不可或缺的酒,就是怎么都甩不掉的茨木了。
  每天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茨木已经习以为常,对着他慕濡的眼神,从烦躁到厌恶,到习以为常。
  在身边缠绕着像躲不开的咒术,可慢慢的,也知道这长久的陪伴对自己的影响。酒吞就算不想承认,这份对茨木的感情,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根植到心里。
  有次酒吞喝醉,本想着就那么醉倒在树旁。结果醒来的时候从床上醒来,身边是一夜没睡的茨木。
  酒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然后……
  “嗯,挚友,虽然你可以随处醉倒的随性也突显你的强大,但是还是睡在这里比较……符合你的身份!”
  (本来……茨木想说比较舒服,但是觉得那样说还是怪怪的。)
  一句话破坏了有些微妙的气氛。
  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就是莫名的烦躁。
  不懂这种感觉,也没有深究……
  直到
  有一天茨木失去了右臂。
  “挚友!不必为吾伤心,是吾的过失。本应被挚友支配的身体有了缺损。但是挚友,只要你需要,就算茨木童子只剩骸骨,也愿逆天而行爬出地府成为你的助力。”
  心中翻腾出来的愤怒让酒吞觉得茨木的面容如此的可憎。
  本大爷从来都不是想让你成为我的助力!本大爷早把你……
  从那以后,酒吞再不想看见茨木,除了避开茨木,对他的热情视而不见,还想找一个可以替代茨木的存在。
  不想茨木再跟着自己,酒吞给自己的理由是厌烦茨木。不想承认真的只是不想茨木这样丝毫不怜惜自己。
  记得在枫树林,靠着枫树喝酒的时候,红色的枫叶片片飘落,很美。后来遇到了同样美丽的妖,红叶。
  就像茨木陪伴自己喝酒一样,酒吞有一种被被枫叶陪伴的感觉。酒吞决定追求红叶。
  而茨木很快寻到自己的踪迹,说什么“现在鬼王易主,可是只有挚友才配得上那鬼王之位。”
  酒吞只是想让茨木死心,尤其在茨木在的时候装出一副为情所困的模样。
  然后,又藏匿了起来。
  这家伙……该死心了吧。
  后来……再回枫树林的时候,那里染上了恶鬼的腥臭味。
  “毁掉陪自己喝酒的人,本大爷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对晴明的怨恨不知有多少迁怒的成分。连着当初那种失去茨木的恐惧,一起。

  酒吞从床上坐起,眼神有些直愣。缓过神来才想起自己在哪。
  昨日刚刚和神乐攻破了黑晴明。
  酒吞摸了摸额头,出了些薄汗。这对妖怪来说是极其罕见的。
  是夜,敏锐的听觉让酒吞听到远处的庭院:
  “姑姑,小红叶就拖给您照顾了。”
  “没问题,那小茨木呢?”
  “放到结界里养着。我会经常过来看的。”
  等神乐回到房间,酒吞跑到结界,看着在还流着口水,睡得一脸香甜的小茨木。
  心跳兀自加快……茨木。
  脑子里,胸膛里回荡的只有这个名字。
  酒吞伸出手轻轻蹭了蹭小茨木白嫩嫩的脸颊。小茨木正好偏过头,拿小嘴啃了一口酒吞的手。
  酒吞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下。收回手之后盯了一会儿仍旧没有睁开眼睛的茨木。
  茨木毫不知情的咂了咂嘴巴。安心的睡着。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