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酒茨]直男要从小开始掰弯(壹)

  神乐一手抱着茨木宝宝,一手抱着红叶宝宝……内心无比的复杂。
  给好友的信并没有寄出去,可是……刚刚帮一户人家封印妖怪,红叶的碎片被当做谢礼送到寮里。
  看着频频闪着亮光的红叶碎片,又舍不得剥夺红叶降生的权力,所以……
  神乐看两眼茨木,看两眼红叶。我……这是在搞事情啊!!
  最终先把茨木安顿在结界的小床上,把红叶让姑姑在寮里帮忙照看着……
  神乐坐在房间里……不知叹了多少口气。期间跳跳妹妹的狗跑进来三次,庭院里传来青蛙雨女孟婆山兔打麻将的声音……骨女抱怨二口女跟她石头剪子布的时候强行耍赖……
  愁的神乐感觉自己脑袋比晴明的帽子还大……
  最终决定去结界看一看茨木宝宝怎么样了。而等神乐赶到结界,发现酒吞站在结界里……已经六七岁的茨木挂在酒吞身上,眼神炽热……
  “我感受得到你身上强大的妖气,你好强!我可以跟着你吗?”
  此时的茨木还没有自己的记忆,可是对酒吞的好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酒吞背对着神乐,似乎还没有察觉神乐的到来,酒吞似乎愣了几秒,低头看着扯着自己衣摆的小小茨木。
  神乐看到酒吞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仿佛想落在茨木的头顶……
  神乐愣愣的,心跳莫名的加快。
  酒吞猛地回头,看向神乐。手转了个角度抓住茨木的衣领,把他从自己衣服上扒下来。
  还是往常淡然又带点傲慢的神情,把茨木递到神乐面前:
  “他打扰到本大爷休息了。”
  然后酒吞就走了……
  ???茨木的等级还不足以从结界出去啊?茨木自己跑出去的?
  神乐低头看着茨木,茨木还在盯着酒吞走的方向,一脸崇拜。
  “茨木~你从这里出去了吗?”
  茨木看向神乐,呆萌的小脸上带着笑容:
  “我太弱了!无法破开结界,但是刚才那个强大又美丽的妖怪就可以!他太强大了!阿妈,他是谁啊?”
  神乐被兴奋的手舞足蹈的茨木萌得一脸血……
  “嗯,他叫酒吞童子。说起来,他和你颇有渊源……你以后就知道了。”
  茨木一脸兴奋:
  “我们是朋友吗?如果是,那一定是挚友!”
  神乐看着茨木一脸期待的表情,刚想回答是,就想起……茨木说自己没有出结界,说明酒吞是主动进来的。
  脑中浮现出那只没能落在茨木头顶的手……
  阿妈怎么感觉……自家酒茨能成呢!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是茨木这个大江山第一直男……
  神乐看着茨木期待的表情:
  “茨木啊,你们……据我所知是比朋友还要特殊的关系。独一无二的,特殊的关系。”
  茨木愣了一下,听到这个答案有些失落,可是……独一无二的特殊关系?那是什么?
  茨木幼小的心里莫名升起小小的期待……
  另一头,酒吞正在喝闷酒……酒吞很了解自己,他很希望对于茨木的到来,他是嫌弃而无感的。但是……他错了,尽管眉头皱得死紧,也掩盖不了嘴角是上翘的。
 

评论(6)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