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永研]舍不得,所以别离开我

(这个应该算番外吧…"
时间荏苒。
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腐败,而有些却如同佳酿散发出香醇的味道。
距离英和金木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距离英和金木正式在一起之后变成色-情狂这种让金木又爱又恨的存在也很久了…
本来金木总是被英调戏得脸红别扭属性,也终于在时间的锻炼下变成了老夫老夫的偶尔傲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而在依子的死缠烂打中投降的董香,也是经过了时间的推移对依子越发依赖与独占…
两人走在街上简直闪瞎狗眼的存在,堪比永研夫夫…咳。
说起这两对…在乱世中一边避难也隐隐发展起来了自己的势力。只为自保,不为杀戮。
咦?话说情人节快到了啊…
"唔…"
有些凌乱的被子中伸出一只白皙纤细的手臂,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手臂上几个暧昧的红痕。
仿佛习惯性的用手环住英的脖子,然后把自己蹭到英的怀里。脸颊和嘴唇都轻轻贴着英胸膛的结实肌肉。温热的呼吸让英觉得痒痒的,不禁被这种甜蜜的方式叫醒,缓慢的睁开眼睛…
英用没有被金木压住的手臂把盖过金木头部的被单拉到脖子以下,温柔的掖了掖被角防止某人着凉。看着金木凌乱的白发,依赖的黏在自己身上,不禁有些想笑。而环住金木他的手蹭过后颈,如同大型犬被顺毛的舒适感加上喷在身上的鼻息,最重要的是肌肤的亲密接触…从爱人身上传来的温度和诱人的触感,让刚刚把金木折腾到半夜的某人。。又。。。。。了起来。
而硬起的某物也触碰着金木的私密部位…
看来金木醒来的时候是自然消退不下去了。英无奈的想到…
手悄悄的搂住金木偏瘦的腰,用手臂磨蹭着腰侧的曲线和柔滑的触感,然后手指顺着腰部后面,向下滑去…停留在金木翘软的臀部。极其顺手的揉了一把。
还在睡梦中的金木,即使意识不太清醒,还是下意识的轻轻的踹了英一脚…
英感受到恋人下意识的小动作,嘴角有些宠溺的笑了笑,然后把下巴抵在金木的发旋上。
静静感受着心脏好像快要被溢满的幸福感…每天这么抱着自己爱人如此平静的醒来。被金木在意着、陪伴着。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如果英听过这句话大概会想用这句话形容两人如今的生活…
又在金木身边磨蹭了一会,英终于舍得离开金木依赖的怀抱。轻手轻脚的下床…穿好衣服走到厨房。
像平日那样拎起椅子背上搭着的围裙…从冰箱里拿出一些普通蔬菜和一些"特质的肉"。把冷藏里的一个装着淡红色液体的玻璃杯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然后走进厨房做饭。除了自己吃的,金木吃的东西也要经过一定的处理。但英已经对这一切轻车熟路,虽然知道那些特质的东西的真相也没有丝毫的抵触…它们只是恋人的食物罢了…
金木从卧室闻到淡淡的味道,也只是向门的方向翻了个身。然后被疲倦的感觉压在床上。
英熟练的在厨房中忙完早餐,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单手脱掉身上的围裙。
用手指轻轻碰了碰桌子上的玻璃杯,觉得温度还是太凉…还是再一会再端给金木好了。
英走进卧室,看见的就是金木冲着门口躺着。由于翻身,被子被压在下面。露出大片的皮肤,身上的各种殷红的痕迹昭示着昨晚两人有些激烈的欢爱…
英的无奈的站到床边帮金木掖好被子,然后用温柔的嗓音叫金木起来吃早餐:
"金~木~"
五官精美的青年在沉睡中闷哼一声表示回应…逗笑了半跪在床边的英。
伸出手指用外侧轻轻蹭了蹭金木有点嘟起的薄唇。然后用手拿起一块还有点烫的"肉"在金木的鼻翼晃了晃…
被原始的食欲勾动心神,金木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眼中带着浓浓的雾气,明显还没有清醒。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食物,张开嘴把食物吞进自己口中…不太清醒的意识没有控制属于喰种的本性,左眼显现出黝黑与血红的色泽。眼角的皮肤上也弥漫上暗红的纹路。
把食物拖进口中还不够,金木的舌头和上唇含住英的手指,对血敏感的舌头一遍遍的在英的指腹上舔舐。感受这皮肤下鲜活的触感却不会伤害。
增加的饥饿感只会让金木无法抑制的吸吮着英的手指,却不会再有其它动作。就像不会咬伤主人的调皮的猫咪。

而随着自己的动作,金木也一点点从睡梦中清醒…然后…发现自己正在以一种非常色 情的方式骚扰着英的手指的时候… … …
唉,幸亏这不是第一次了。想起第一次发生这种状况的时候整个人羞愧的想装死的感觉。金木甚至觉得和英已经快变成老夫老妻模式了,那种在恋人面前对欲望比较坦诚的模式…咳。

调整好情绪的金木最后在英的手指上留恋了一下就放开了英的手指,表示可以继续喂食。
抬眼看到英有点微妙的表情,英…大概也饿了…

已经知道自家恋人属性的金木抬手揉了揉恋人柔软的金发,然后张开嘴。
"啊…"
英无奈又纵容的笑笑,继续给金木喂食。「自从第一次碰巧在金木迷糊中喂食,发现了金木在不清醒时候的热情,还有清醒后可爱的表现。英就把投喂金木的时间调整到这个奇怪的时候了。。英表示真是福利时间啊…痴汉脸」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