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永研]舍不得,所以别离开我

阳光从窗外打到床上,照着在床上的两人。被金发少年的压着的白发少年安静又有些乖巧的安睡着。
金木很久没有安稳的睡过觉了。早早醒来的英专注的看着金木的侧脸,有点犯傻气的笑着。
可是总有一些动静打扰这么平静又美好的早晨。
“叮~咚~”
门铃声如同打扰一般的划破安静的气氛。金木的眼睛在门铃响起后马上睁开了。看见专注的看着自己的英,有些腼腆的冲英笑了一下。
然后快速的下床,穿着睡衣赶到门口。有些紧张的从猫眼探视着门外的情况。
……嗯…从下巴和骚包的领子大概可以判断出是月山先生……( 过于兴奋的月山先生站得离门…太近了。。)
同时英也已经从床上起身,站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问金木:
“怎么了?”
金木回头冲英笑了笑以示安抚:
“应该…算是朋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是喰种。”
金木打开门锁,拉开门。然后侧身让月山先生可以进来。
一双长腿踏进屋子,有些近似干涸血色的长裤显得与这房子里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而进来的人迈了一步之后就停下了,夸张的张开双臂。闭着眼睛陶醉的做了个深呼吸,一只手臂收回,张开的手掌有些夸张的掩住面容。
“啊~~~~充满着金木味道的屋子~如~此美味的味道~”
… …
英看着对面总感觉是从什么莫名星球偷偷跑出来的逗逼的生物。除了对他说的话的不满之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金木已经很习惯月山的这种行为,只是平静的去关了门。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而表达完对金木的思念(?)的月山,睁开眼瞄准着英的方向。露出大大的笑容:
“的确呢,除了金木的味道还闻到了很新鲜的味道混杂在其中。”
从月山眼中透露出来的欣赏和一些看不懂的情绪让英莫名的觉得有些危险。不过还是对着月山笑了笑以示礼貌。
金木转头看着这一幕,提醒道:
“月山先生,英是我的朋友。考虑好你开玩笑的代价。”
声音带着些淡漠和威慑。月山看着金木那么不悦的样子,不禁对于两人的关系有些心痒的好奇心。越是警告越是想挑战的抖M精神。
抬起脚向英的方向迈去。而还没有迈到两步,就被金木的赫子悄悄缠住。直接一个拉扯,随着金木开门的动作被甩出了金木的家门。
撞到墙上的月山,有些惊讶的看着过于激动的金木。自己连玩笑都还没有开呢…连念头才刚刚萌芽就被甩出来了?!
因为金木近期刚刚品尝过爱的人倒在自己怀里的那种痛苦,所以对于所有和英接近的危险都有着巨大的危机感。
可怜的月山先生……
唉……可怜的月山先生……
金木站在门口,脸色很不悦的看着坐在地上有些无辜的月山:
“等月山先生不再想开这种玩笑的时候,这里会再次欢迎你的。”
英有些惊讶变换的有些快的场景,心情竟然诡异的有点小小的愉悦感。
走到自家蛮霸气外漏的金木身后,把手伸到了刚刚收回赫子的后腰的睡衣里面。手贴在上面,感受到一如既往的平坦和略高的温度。
本来金木紧绷的精神被英突如其来的动作破坏殆尽。转头看着不管场合动手动脚的英。英脸上挂着一幅“我只是有点好奇”的无辜面孔。
毫无防备被秀了一脸的月山:… …

评论(1)

热度(32)

  1. 涟漪沾裙陌生人旅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