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永研]舍不得,所以别离开我

  金木去买纱布,药,一些英的日常用品的时候。感受到了身边人隐约奇怪的视线。

但是因为担心着英,没有心情关心这些事情。
金木抱着兜子走出超市后,收银员小姐与面前的顾客悄悄有点激动的议论起来:
“╰(*°▽°*)╯哎,那个头发看上去很杀马特的刚才在洗漱用品区认真挑东西的样子真的是太萌了呀~~”
“就是就是!!o(* ̄) ̄*)o而且好帅!反差萌神马的。。而且给人感觉好单纯的!”
“看着让人觉得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就是气场有点冷啦……~\(≥▽≤)/~”
balabalabala~~~~
(后方顾客:……虽然我刚才也觉得那白发小哥很养眼,但是真不想认同两个一脸猥琐笑着还不让结账的家伙啊…我还要回家看番啦!快结账!!( ‘д′))

“咔啦……”
金木关上门,把日常用品暂时放到地上。提着食物和药品在门口换好鞋子。没有听到任何声响,试探的喊道:
“英,我回来了。”
没听见英的回答,有些担心的走向卧室。视线触及到那个蜷着腿坐在床上的身影时才安心下来…不过有些奇怪英刚才为什么没有回答自己。
金木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走到英床边。发现英正在专注的看着……嗯,相册。
难道…英想起来什么了?
英看金木坐到了床边,伸出手很自然的搂住了金木的脖子。然后转头看着金木,指着一张金木在“偷亲”英的照片:
“金木~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呀?”
金木从照片里回神,被英用很无辜很无辜的表情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金木顿时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难、难道英看到那张照片以为…
我、我该怎么回答?
说是的?欸?我怎么会想回答是!不不不不,一定是脑袋混乱了…我、我们是…o(*//// - ////*)q…
可是脑袋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缓慢的上下晃了晃。脸颊一点一点的涨红…眼神愣愣的仿佛没有了聚焦。
忽然想到英不知道是不是永久的失忆了,或许……英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的吧。又何必撒这种莫名其妙的谎呢。
脑子混乱到只能处理自己的内存信息的金木没有注意到对面的英眼里已经快要掩饰不住的笑意。还有缠住自己头发的英的手指。
金木勉强露出一个比较自然的笑容,不自觉的先叹了口气:
“我是在开玩笑的。我们当然是最好的死党啊。”
英看着脸上笑的眼睛弯弯的金木,有些小小的心疼和难过。
【 可以告诉我的啊,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的话,我什么都接受的。所以多依赖我一下……可以吗?
心底有一个声音如是说道】
没有达成目的的英只能默默继续着自己的计划…
本来搭在金木右边肩膀的手臂圈住金木的脖子,身体也压在金木身上。把金木压在床上,头埋在金木的颈窝处。
抬起头一副伤心的不得了的表情看着金木:
“金木,你刚刚笑得好勉强哦…是不是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对你特别不好。。对不起啊……金木。”
金木也觉得好像英的误解更加深了。但是被英委屈的语调影响着,不知道怎么就有一种想原谅对方的感觉。尽管并没有发生英说的事情。
而且英趴在自己身上,用有点伤心、委屈的眼神……简直就像一条大型犬在撒娇说“不要抛弃我~”。让本来想解释的金木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像说出来就是抛弃身上这位大型犬似的。
在这场无形的战役中,金木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举了白旗~英胜!刚刚施展完撒娇术的英默默在心里比了个“耶”。
英向前蹭了蹭,把脸凑近了金木。
感受到英压在自己身体上摩擦过的结实的身体,还有离自己越来越贴近的脸。浑身的肌肉都有些紧张的紧绷着,心跳也在耳边“咚、咚”的加快…
“金木,我饿了,但是起不来唉…腹部使不上劲。手臂被压住了。”
被英的话语打碎如同初恋一般的心情,金木显得有些尴尬。英的手臂的确被自己压在脖子下面。(虽然是英他自己放的。)
金木抱住英,把他从自己身上抱起来。重新坐起身的英恢复成可以自由活动的状态。笑着看着金木,忽然快速的贴近金木,把自己的嘴唇贴在金木的脸颊上。像是一个表达谢意的亲吻。
得逞的英开心的蹦跶着去洗爪子吃饭了。单单留下金木一个人呆呆的,脸颊有些红红的维持着被英偷袭时的姿势。
后知后觉想起英误会了两人的关系,所以,这个吻…
被留在卧室床上的金木心里有着被亲吻后的甜蜜,和知道这只是因为英的误会的失望…甜蜜并痛苦着。。

而正在洗手的英,看着镜子中好像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印象不深的自己勾了勾嘴角。曾经的自己好像还没有和金木坦白一切…关于喜欢。关于占有和可能不会被认可的欲望。
…是没有打算说还是没有来得及?
『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这次,我一定会抓紧你的,金木。』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