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永研]舍不得,所以别离开我

5.日常
和英说着,金木又隐隐约约闻到英良的血的味道。略皱眉:
"英,腹部的伤口怎么样了?我有闻到血的味道。"
英有点惊奇的瞪大眼睛看着金木:
"金木,你嗅觉变得那么好啊。伤口的确有一点疼。唔,虽然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受的伤。"
面对着英如此纯良的表现,金木也有些无奈:
"我其实…也只是对血液的味道那么敏感…"
说完不禁有点沮丧…
英只是对金木笑了一下,然后把鼻子凑到金木脖子旁边,看上去整个头都趴在金木肩窝处。狠狠的嗅了几下。
有种大型犬在确认自家主人的错觉,英温热的气息打在金木的脖子上。 英的头发也随着动作轻轻挠着金木的脖侧。金木觉得痒痒的:
"英,你在干嘛……"
英从金木身上起来,眨了眨眼,笑着说:
"我好像也能闻到金木的味道呢~"

金木被他无厘头的动作取悦到。那点沮丧也一扫而空。笑得眼睛弯弯的。
英看着眼前熟悉的金木,有一种很久没有看到这个笑容了的感觉…很怀念。
虽然还是想不起来那些事情,但是忽然有一种"既然那回忆不怎么样,记不起来也没什么"的感觉。
"英,把衣服脱掉吧。我看一下伤口。哦,对了。我去给你拿一下我的衣服,你应该穿的下…"
说完金木跑出房间去拿衣服。
被留在床上的英嘟了下嘴…
刚听到脱衣服的时候还有点小激动呢,居然是这么正经的内容……
((@ ̄ー ̄@))还有… …#金木我脱衣服欸,脱衣服欸~#都不看一下的嘛…
((@ ̄ー ̄@))(@ ̄ー ̄@)

英不开森的脱掉身上宽大的病号服,才发现自己原来受了很严重的伤啊…腹部被贯穿,纱布也被染红了一些。
那么严重啊,怪不得金木看见自己醒来的时候那么激动。
金木回来的时候,也已经换下了那件带着血迹的青铜树的战斗服。
金木看着英身上被染红的纱布皱了皱眉。而英只是看着金木笑笑,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似的。
如果英有自己的愈合能力该有多好,金木叹了口气。又顺手的把那件碍眼的病号服扔进垃圾箱。
英良静静的看着,觉得这样带有情绪的金木真的挺可爱的。平时总是在为别人考虑的金木,温柔又让人担心。担心到让自己一步都不想离开呢。
金木把几件衣服放在旁边,对英说:
"我去买一下药,一会就回来。"
英点点头:
"可是金木,我有点饿了唉~"
"嗯…那我再给你捎汉堡回来。"
“嗯!快去吧快去吧~”

英呈大字型躺在床上,听着金木关门的声音,觉得有些满足…

不过……过了还没有一分钟,就有点无聊的坐起来四处打量。目光扫到床附近的书架,唔,好多奇怪的书啊…
咦?这是…嗯,相册。英良坐在床上感兴趣的翻了起来。
相册的第一页,是一个笑容很温柔的女性抱着胖乎乎的小金木。小金木冲着镜头露出大大的笑容。很高兴的样子呢。但是英向后翻去,却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大概是金木的妈妈吧,。
往后翻去,就大多是金木和自己的回忆了。从两个人还都是小孩。到长成少年…想起自己没有两人18岁左右的记忆,就向后翻了翻。找到了一些自己没什么印象的照片。而这个时候的两人的合照,总是自己搂着金木,而金木只是冲着镜头一副微笑着的样子。
而有一张照片跃进英的眼帘。
一些画面好像慢慢在脑子里复苏…就像冲洗照片那样从光影变成黑白图像,再变得拥有色彩的鲜活。
那天…金木好像被谁推了一把,正好被推向在拍照的自己。然后…不可避免的有了很亲密的接触。
也就有了这张仿佛金木在偷亲自己脸颊的照片。英偷笑,没想到这张照片竟然也被金木留下来了呢。
英心里有了写小小的想法,要不要……逗金木一下呢~脸上的笑容坏坏的。而正抓紧时间回家,在路上奔波的金木君。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