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永研]舍不得,所以别离开我

2、
金木被人带离。被关在一个看上去是审讯室的地方。身边有很多人守着。

金木知道自己现在被带到了ccg内部。
那幢自己无论是人类还是喰种时都从未进来过的建筑。
而ccg内部也在讨论对金木的特殊性的处理策略……

而另一边,真户看着面前身上受了伤但是依旧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亚门,本来空空的心里仿佛又感受到了温暖…

还是那么呆板,认真的脸。带着有些抱歉的神情担忧的看着哭的狼狈的自己。却还是不懂更亲近一点安慰自己的笨蛋!
真户只能无奈又庆幸的紧紧拽住亚门的衣襟,让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一些…
感谢上天,没有把这个人带走。
谢谢…
"晓…"
真户听到亚门终于出声,自己的心情也平复下来。轻轻地松开了手,亚门的衣襟却已经被攥出了深深的褶皱…
放下了个人的感情,真户又变回了那种女王、精英的样子。
有些不满亚门身高的抬头看着他:
"走吧,去看一下筱原特等和什造…"
说要转身就走向医务科…高跟鞋与地板碰撞发出 "哒,哒" 的声响。
亚门就默默的跟在真户身后,引得路过的工作人员也不禁偷偷侧目。觉得在惨痛的战争之后,这场景有些莫名的温暖…

医务科中充满着悲痛的气氛,有忙着处理尸体的医生,也有对着尸体哭泣的成员。
尽管胜利,也无法弥补战争的残酷…
亚门不禁再次想起眼罩,那个叫金木的人。
他…怎么样了呢?

到达筱原特等的病房,被看到的场景刺的心里一痛…

什造,那个总是满脸莫名笑容的奇怪的孩子…被筱原特等看好的孩子,如今刚刚被迫处理完伤口…又跑到了筱原特等的病房…瘦弱的身体跪在昏迷不醒的人旁边,苍白的手指脆弱的握着筱原的手…
一脸呆滞的什造甚至不知道真户和亚门的到访。只是心里默默重复着那个对自己最好的名字:筱原先生…
真户无奈的看着这一切,转身打算离去。
就看到如同一尊大型雕塑一样……挡路的亚门。
横了他一眼,示意他离开。
这样的场景,谁的安慰有能有用呢?
没有谁能真正理解他人,更没有办法分担痛苦。
亚门和真户走在医护科走廊,几个医生推着一个金发的少年从旁边经过,亚门认出那就是金木抱着的那个少年,叫…永近英良。

他就跟上了前面的医生。看着医生把少年推进一个房间。他透过玻璃观察着。看着医生似乎并不是在做普通的治疗…
有些奇怪…

"我一开始就觉得他很奇怪了…对ccg的事情很感兴趣。
还有意的打探消息,原来都是为了朋友。不过有些可惜了,他可能会忘了那个朋友。"

"!"
亚门吃惊的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晓。眼中尽是不解。
真户难得解释道:
"大概上头觉得这个人的头脑很适合为ccg效命吧…不过他的这些感情和记忆可能会对今后ccg的工作产生影响。大概也是为了他好……"
大概也有要测试新药的成分。
不过这个…不能跟亚门说就是了。
亚门有些担忧,也有些不满。
担忧于金木的反应,不满于上面如此草率的决定了消除一个人的记忆…
但是尽管会这样想…亚门也绝对不会对这个决定有任何的异议。
亚门是个好部下。遵从组织的决定从不会干涉,已经成为了习惯。
他信任着ccg的决策就像是信任着真户老师一样…
不过,亚门还是有些想见一见金木。
依旧希望着,金木可以成为ccg这边的人…尽管…尽管他是喰种。但,但他是特别的…
找到金木软禁(或者说关押?)地的亚门看着面前闭着眼睛略显惫态的白发少年。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金木睁开眼睛,刚才的疲累一瞬间在他脸上消失。认真的看着对面一身制度,和自己也算有些奇怪缘分的亚门搜查官。
等待着他开口,不过金木本来还以为他第一个见到的会是其他人。
比如…一个他不认识的,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审讯师?或者记录人员?
"金木。"
和金木,英良的比较少年的声线不同。亚门的音色有种让人沉溺的成熟与宠溺。
不过金木的注意力可可不会集中在这种地方…

"亚门 刚太郎。又见到你了"
亚门无奈的看着金木,
"是啊,算是又一次被你救了,毕竟你没有杀我…
谢谢。
还有,能跟我说说你之前的事吗?刚刚变成喰种的那段时间,是什么样子的?"
金木下意识的瞄了一下监视器,皱了皱眉头…
"我觉得你不是被派来审讯我的人。为什么?"
亚门对金木的回答也有些惊讶,不过依旧解释到:
"的确,我只是为了自己问的。不过,当然如果上面让我说出现在谈话的内容…我也不会有丝毫的隐瞒。"

金木有些了然…
"英呢?你有没有看到那个黄毛,有点刺猬头,穿着ccg战斗服的腹部受伤的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

金木比较淡然的眼睛说到英的时候才染上生气。看着亚门的眼睛不自觉的带着些焦急和期待。
亚门想到晓告诉自己的话,不禁有些不知再以什么表情面对金木。
而一直性格坦诚的亚门,虽然不会把事情告诉金木,但是那张脸已经把一些情况暴露无遗。金木看着亚门沉默的表情,瞳孔一紧。然而却不知道英良到底怎么样了,只能把事情想的越来越糟。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金木因为担忧而收紧的拳头,在坚硬的扶手上印出清晰的手印…
英…
勉强让自己冷静的金木看着对面一脸警惕,又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亚门上等,
"能不能…让我去看看他…拜托了…"
金木的声音带着无法掩盖的请求与脆弱,那个总是会默默承担起一切的家伙。最不能承受的…大概就是失去那个在自己生命中如同太阳一般温暖的颜色了。
如果英良,出事的话…

金木的眼神忽然变的有些阴郁和坚定。 长长的刘海因为金木低头的动作遮住复杂的眼光…
"就算你用库因克架在我脖子上也好,亚门,拜托了。让我见到他…"
亚门从未见过这个人这副模样。就算是妥协了。取来了一副库克因,弯弯的刀刃半囚禁着金木脆弱的脖颈。随着金木的移动,亚门调整着一个适当的囚禁位置…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