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英,我们回家吧

(有点无关的番外,只是其它世界的角色,稍微有点感情了,写的番外)
这个无关永研
  学生会
  天谷从门外一脸谄媚的笑着推开了门,看着葬科:
  "跑了,用双子的麻醉针。不过钥匙来源不明。你不是把备用的给那个叫浅野(女主)的了吗?"
  葬科听出天谷正把嫌疑牵扯到浅野身上,从处理的文件中抬起头。
  然后认真的看着一脸恶心的谄媚表情的手下:
  "你又玩什么?把那副表情收起来…"
  葬科会长把天谷的各种模仿和装扮当做天谷的爱好。
  天谷笑得又加上一些假意的恭敬,谄媚不变:
  "嗯,一切都听会长大人的。"
  天谷喜欢让葬科表现出无奈的表情,因为像是一种无声的纵容…就像对方也…
 
  然后,葬科不就出声了,知道天谷玩起来谁也阻止不了…
  天谷见葬科不再理会,心里有点失落。貌似又恢复常态的扑到自己柔软的沙发上…
  对于常年伪装的自己,就算流露出伤心,也像是假的一样…
  "你不去问问?我的钥匙从来没丢过,如果她不是自动给的,那就有危险了。会长大人不担心吗?"
  葬科沉默了一下,从椅子上站起。
  "喂!真去啊…"
  葬科仿佛没听到天谷的声音一般,径直的要走出会长室。天谷在葬科看不到的时候皱了皱眉。
  "我刚才看见她了,一点事都没有,钥匙也在。不用担心。"
  葬科回头看着抱着自己抱枕折腾的天谷:
  "真的?"
  葬科脸上一如既往的认真让天谷真的很失落。
  不过脸上慵懒的表情不变:
  "我从来不骗你。"
  从来…都没有过。
  葬科回去继续工作,天谷在心里很苦涩的挣扎:
  你真的不需要怀疑的…我从来…没有一句话骗你。
  装着想平常一样,哼着歌翻了个身。但只是想用抱枕擦掉眼泪…

   喜欢了这个人多久,在身边守护了多久…
  甚至从没有对他用过自己的能力。对方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越来越少…
  可是踏不出那一步,如果要分离,还不如在身边当个称职的手下。
  仿佛已经睡着,又像是死去的少年陷入在沙发里,眼泪藏的谁也无法看到。
 
  过了一会,葬科起身要出门。看着好像已经睡着的天谷,轻轻的把衣服盖在天谷身上。然后轻轻的关上门。
  天谷的手臂紧紧的环着柔软的抱枕,变形的抱枕温柔的吸干天谷的眼泪…
  就是这样偶尔的温柔…总是让自己有莫名的一点期待。然后一遍遍的破灭。
  沙发上的人影蜷成一团,肩膀有些脆弱的抽动着…
  我放弃不了,放过我吧…葬科…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