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旅店

本命海哥,偏爱各种黑属性和小天使属性。在坑里长眠,用挖耳勺填坑……

英,我们回家吧

6
下课后,老师瞄了一眼金木。金木起身,决定还是先跟在老师身边。
  但是路途中,狭窄的过道被人恶意的挡住去路。越过一个,还有一个。老师的脚步也没有为金木停留,这是…规则。
  "哟~小金木~我有没有听懂的地方唉。作为同学,帮我个忙呗。"
  金木被围困在恶意中,尽管知道这种围困其实是一种心理战。只是让猎物自动臣服的花招,但是心理压力也是颇大…
  尤其是…
  课上已经盯了金木一节课的长发男终于起身,拨开包围站在金木的面前:
  "那个金发的小个子,是把你伺候的很舒服吗?看你现在一副死心塌地的样子。"
  金木身边一阵嗤笑声…
  长发男一脚踹到金木肚子上。强大的力道直接让金木摔到后面的墙壁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金木,你…]
  我没事。
  [如果你想要回力量,我…]
  没必要,这点程度不算什么。你知道的,现在的情况下,承受才是理智的选择。
  [金木,你比我想象用要强…]
  金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只是这抹笑容看在某人眼里,就是莫大的讽刺。
  怒火中烧的长发男,走到金木身边。抬起脚,冲着金木的脸就要踹下去。
  然而下一秒,短瞬的眩晕和后背的刺痛袭来。
  人群自动散开一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他们并不看中的金发新生,不知何时已经扶起了金木。长发男的身体撞断讲台的一角,血红的颜色从后背渗出。
  金木被英轻手轻脚的扶起来,看着明显处于暴怒状态的英,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英已经到了长发男面前。
  看着仿佛想从地上站起的长发男,英"好心"的掐住他的脖子,"帮助"他站了起来。
  "英良!"
  而应声而来的是一只针剂…双子淡定的等着药剂发生作用,然后才现身。
  听着耳麦里会长的命令,严肃的复述到:
  "把那个…躺地上那个(长发男)扔到c栋。永近英良在教室发生恶意中伤事件,交与学生会处理。"
  双子又依次看了看某几个不太安分的吸血鬼,以示警告。
  双子拖着永近走了。
 
  英会被带到哪?
  [金木,你…有点护短吧…刚才自己有危险都没那么大反应。。]
  回答我,我就不追问你为什么过于人性化。
  [暂时在禁闭室,钥匙我给过你。现在在你右边口袋里。]
  你可以预知吗?
  [不,我当时只是觉得很可能用到](没错,我的确可以预知…)
 
  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探头:
  "欸?已经完事了吗~"
  天谷(特殊能力者,葬科手下)带着标准的笑容出现在门口。
  貌似很惋惜的感叹一句后,笑着把目光锁定在金木身上。
  [金木,他能一定程度读取思想。别失去防范,我会帮你的。]
  金木脸色不变的回应:
  "有什么想的问吗?天谷君?"
  天谷第一次发现沉默而随和的金木,原来也拥有自己的感情。比如,现在为了某个人而显现出来的防御姿态。
  有趣~
  周围的人识趣的好像没有看到两人似的,都又各做各的去了。
  金木从教室走出去,走到天谷身边:
  "你想知道什么?"
  天谷随意的把胳膊搭在金木的肩膀上,丝毫感觉不到恶意的脸凑近金木:
  "我就是过来看看啊~听说小金木收养了只危险的宠物,而且意外的纵容啊。"
  天谷用另一只手扳过金木的脸,细细打量,然后露出困惑的神色:
  "和我所认识的金木有所差别呢~"
  金木认真的看着散发着懒散气息~而且从一开始的搭肩膀,现在几乎重心都放在自己身上,偏偏还!在!一脸认!真!的!询!问!
  "天谷学长还是没变…一点都没变呢…"
  天谷似乎是被这句话取悦了,不再故意逗弄金木。不过还是懒散的靠在金木身上: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不过会长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安分一点吧。"

评论

热度(11)